第一千六十二章 各方湧動

殷或自殺的事,有些人聽了最多惋惜一聲,然後感慨道:“殷家養孩子不易啊。”

太子卻覺得很奇怪,“好端端的,殷或怎麽自殺了?”

“小的查過,聽說是殷老夫人要拿他身邊貼身伺候的小廝問話,小公子攔不住,就自殘了。”

太子皺眉,“殷老夫人素來順從她這孫子,為何要去拿他的小廝問話?”

“這,小的沒查出來。”

太子就瞥了他一眼,“去查。”

封尚書也覺得很奇怪,不過他沒有悄悄的派人去打聽,而是親自上門去問。

殷家,可不是那麽好查的。

不說殷禮是京兆尹,就是殷老夫人管家也素來嚴格,派人去打聽,費的時間多不說,還有可能啥都查不到反而會被殷家摸出來,那可就得罪人了。

楞是誰家內宅被窺視,心情都不會很好。

殷老夫人只沈吟片刻便請封尚書在前廳說話,兩個老狐貍你來我往的說了些話,喝了一盞茶,然後封尚書便背著手心滿意足的走了。

殷老夫人也決定不用去參加什麽壽誕了。

她叫來大管家道:“派去三皇子那邊的人不用撤回來,你再從莊子裏選幾個機靈的人,得是城裏的生面孔才行,讓他們去查一查益州王。”

大管家驚訝,“益州王?”

這跟益州王有什麽關系?

殷老夫人面色冷淡的道:“沒錯,去查一查他,看我們這位尚書大人猜的對不對。”

殷老夫人內心有些不安,如果只是太子和三皇子相爭,結果卻拿他們殷家當筏子也就算了,她可以反咬回去一口,晾他們也拿他們殷家沒辦法。

可要是再牽扯進益州王,那這水也太渾了。

渾水出厲魚,到時候殷家身處水中,被誰咬一口,或是被一擁而上分食……

殷老夫人閉了閉眼,悄聲問大管家,“老爺還沒信回來嗎?”

“算著日子,過兩天應該會有一封報平安的信回來。”

殷老夫人點了點頭,“等信回來,立即拿來給我,我有一封信要送去給他,讓送信的下人先別急著回去復命。”

“是。”

而出了門的封尚書則是立即回到刑部,招來一個心腹道:“你帶著人悄悄的去殷家後門,拿著這封手書進去提兩個人。”

“這……”

“我已經和殷家的老夫人提過了,你只管去提人。”

心腹一聽是商量好的,立即高興的應下,他最喜歡辦這種差了,不用自己再上前挨罵了。

益州王也聽說了,他知道的甚至比太子更快,也更詳細,聽說殷或把自己刺傷了,周滿三個蹬蹬的跑進去,又安全無虞的蹬蹬的跑出來。

三人不僅丁點兒事沒有,聽說以後殷或的病也由周滿來治,益州王很是不開心。

益州王的心腹快步進來,躬身道:“王爺,查出來了,周滿、白善和白誠的確都出自我們劍南道,白善先父白啟,是前蜀縣縣令,有剿匪之功,所以才被恩蔭進京讀書的。”

益州王驚訝的回頭,“誰?”

心腹頓了一下後道:“白啟,字子啟……”

“夠了,本王知道他,他一個小小的縣令之子,怎麽會被恩蔭進京?”

“這,此次恩蔭的子弟頗多,皆是七品以上,四品以下的官員後人。”

因為上了三品的,也就不用特意下恩召了,基本上每家都有一人可恩蔭入學,也就他們官品低,又是外地的官員,這才因為各種原因輪不上他們。

益州王抿嘴,“白善?去查一查他,將他從出生的時候開始查,他家裏現在還有什麽人,這些年都做過什麽,給本王查得仔仔細細的。”

“可白善本家在隴州……”

“那就去隴州查,是人不夠嗎?要不要本王給你派幾個人協助?”

“不敢,人夠了的,小的這就派人……”說罷,見益州王心情很不好,只能躬身退下去。

心腹一邊往外走,一邊在心中苦惱,說的好聽,去隴州查,從京城到隴州需要多少時間?

更別說在那查十幾年前的事兒了,查完了隴州還得去綿州,這兩個地方都不是他們的地盤,要查,沒有兩三月是查不出什麽東西來的。

再算上路上的時間……

心腹覺著,與其這麽浪費人手和時間,還不如等他們回了益州再查呢。

而且,一個小少年罷了,有什麽好查的?

但眼看著王爺越來越生氣,他不敢說出口而已。

等太子的人終於摸到一點兒邊的時候,益州王的人已經快馬在去隴州的路上了。

殷家在經歷過那麽一件事後,殷老夫人不動聲色的將府裏的人都過了一遍,換下去了不少人。

外面的人再想從殷家打聽消息很艱難了。

殷家的三位姑奶奶依舊喜歡回娘家,隔三差五的回,益州王和太子的人不是沒想過從她們身邊的下人下手,可奇怪的是,她們的嘴巴就跟殷府裏的下人一樣嘴硬,怎麽撬也撬不開。

打聽的人也不敢太露行跡,好幾次,他們都發現背後悄悄跟了人,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甩脫的。

什麽都沒查到,這讓殷大姐很生氣,打發了下人以後回房就忍不住擰了丈夫好幾下撒氣。

殷大姐夫被掐得嗷嗷叫,氣得殷大姐拍了他好幾下,壓低了聲音怒道:“你叫什麽叫,用沒用力我不知道嗎?”

殷大姐夫揉著自己的胳膊道:“肯定紅了,不信你看。”

“一個大男人,掐你兩下怎麽了?”

殷大姐夫委屈,“你在外面受了氣,回來就撒在我身上。”

“放屁,在外面誰敢給姑奶奶氣受?”

“是是是,你沒受氣,那你告訴我你為什麽掐我呀?”

殷大姐冷哼了一聲,卻沒告訴他。

殷大姐夫也不在意,在她耳邊念叨道:“我聽說,小弟想從我們這邊過繼一個孩子過去?”

殷大姐眼刀飛過去,問道:“你聽誰說的?”

“沒有,前兒我不是跟你去府裏看小弟嗎,聽府裏的下人議論起來的,現在小弟的大夫不也換了嗎,藥也換了,所以我想……”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