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一章 暗查

老譚太醫也楞了一下,滿寶正捏著筆埋頭苦寫,將寫好的東西遞給他看,“您看改這個方子怎麼樣?”

老譚太醫回神,低頭看了一眼方子後擡頭看滿寶,良久,點了點頭道:“很好,我看,以後小公子的傷還真的得你來治。”

殷老夫人回神,“老譚太醫?”

老譚太醫對殷老夫人道:“老夫人,小周大夫比我更適合來醫治小公子。”

殷老夫人便看向滿寶,滿寶也睜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看她。

半響,她嘆了一口氣,點頭道:“那以後就有勞小周大夫了。”

滿寶揚開大大的微笑,並不推辭,直接應下來道:“老夫人放心,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的。”

殷老夫人嘆息一聲,扶著丫頭的手起身,回頭看了一眼內室後便走了。

滿寶看著殷老夫人慢慢消失的背影,奇怪的看向老譚太醫,“這不是能治嗎……”

為什麼就跟殷或要完了一樣?

老譚太醫淺笑道:“這是好事,以後啊,你就好好治吧。”

殷老夫人越糾結,就越說明她內心其實已經松動了,只有已經考量了殷或的想法,她才會糾結。

老譚太醫看著年輕的滿寶,微笑道:“初生牛犢不怕虎,有些事啊,還真需要你們這些小年輕沖一沖才好。”

雖然落在他們一群大人眼裏有些沖動,不夠穩健,甚至是有些不知死活,但人生就是這樣不是嗎?

總會出些小意外,已經墨守成規的老家夥們才願意動起腦筋想事情。

老譚太醫笑問滿寶,“你那什麼輸血大法能不能也教一教老夫?老夫聽說鄭家的小子用一本醫書跟你換了這個法子?”

滿寶立即道:“沒有,沒有,只是互相交流而已,我也只看了三天。”

然後把書抄下來慢慢看而已。

交流還好聽點兒,交換就顯得太霸道了。

老譚太醫就笑道:“正巧,我也有些獨門的醫術,不如我拿一個來和你交流交流?”

滿寶連連點頭,“好呀,好呀,那有空我去府上拜訪?”

“好呀,”老譚太醫笑道:“拿著我家的門帖上門就可以。”

兩個大夫在外面說得熱鬧,裏面的三個人也說得熱鬧,要不是長壽提醒,他們都不知道天黑了。

殷家留下他們吃晚食。

滿寶看了一眼殷或後答應了,本想拒絕的老譚太醫見了,也想和滿寶多說一會兒話,也答應了。

他們也不去別的地方,就在殷或的外間裏吃飯。

殷或傷的是脖子下來一些的鎖骨位置,雖然疼,但堅持一下他還是可以下床的。

他又素來能忍,於是也下床坐在了飯桌邊。

滿寶點著湯道:“這湯很清淡,你可以多喝點兒。”

白二郎正盛湯,順手就給他盛了一碗,喝了一口後道:“別說,你家廚娘做的還真不錯,可以和容姨比一比了。”

老譚太醫也先喝湯,然後感嘆道:“湯養人呀。”

滿寶深以為然的點頭,“所以要胖就得喝湯。”

殷老夫人還是第一次吃飯的時候這麼熱鬧,心情頗有點兒奇異。

她勉強找到了一個話題,笑著問兩個大夫,“不知道七郎適合喝什麼湯,回頭我讓廚房給他做。”

滿寶立即道:“那可就多了,我可以列出三張紙出來,你們再根據他的口味隨意調換唄,對了,你喜歡喝什麼湯?”

最後一句話是問殷或的。

殷或歪頭想了想後道:“我都可以。”

白善就道:“排骨湯好喝。”

白二郎提議,“我倒覺得羊肉湯不錯。”

滿寶道:“雞湯也好喝。”

老譚太醫笑瞇瞇的聽著,一直等到滿寶真的寫了滿滿的一張湯品給她,殷老夫人才回過神來。

她讓人送滿寶出去,再回過頭來看孫子時,就見他臉上又恢復了往常的面無表情,見祖母看過來,他表扯了扯嘴角淺笑開,行了一禮後就回內室休息去了。

殷老夫人嘆息一聲,到底沒有和他談心。

一是她還沒拿定主意,她怕如果殷或向她提起不成親的話題,她不答應,他又會傷害自己;二是,昨天晚上鬧得太過,恐怕她再說什麼,他也不會太相信,就好比她一樣,現在她還敢信他嘴裏說出來的每一句話嗎?

所以還是等兒子回來吧,到時候讓他們父子談一談。

不過……

殷老夫人皺了皺眉,扶著大丫頭的手回了正院,然後招來大管家問,“查到了嗎?”

大管家躬身道:“查了,那丫頭的哥哥是前院管著馬廄的,那些話是他教他妹妹說的,我查過,那小子前日從外面拿回來一包銀子,打了一頓他就招了,說是出門的時候被攔住的,那包銀子是定金,事成之後還有一筆錢呢。”

“那個人呢?”

“沒查到,他也再沒出現過,但小的讓人畫下了畫像,這幾日就讓人悄悄的去查。”

殷老夫人沈思起來,半響後道:“讓人拿著畫像去三皇子府、王家還有和三皇子走得近的那幾家裏查一查,悄悄的查,別驚動了人。”

大管家嚇了一跳,“老夫人……”

“也不需要做什麼,就查清楚那個人是誰就好,”她神色不明的道:“就差一點點兒,我總要知道是誰幹的……”

昨天晚上要不是長壽撞了那一下……殷老夫人只是想一想就脊背一寒,她不管背後那人是就要沖著他們殷家來的,還是沖著周滿來的,但有可能受傷害最大的卻是她的孫子。

殷老夫人在殷或的問題上是優柔寡斷了一些,但她在其他方面卻果決得很,且也不是個傻子。

她沈吟片刻,問道:“蘇堅靴子上釘子的事兒查出來了嗎?”

“沒聽到消息,倒是馬場和蘇家死了幾個下人。”大管家躬身問道:“要不要小的去查一查?”

“恐怕查不出什麼來……”殷老夫人沈思片刻後道:“我記得過不了多久盧家的大夫人壽辰是吧?打聽一下封老夫人去不去,要是去,我也去湊湊熱鬧。”

大管家連忙應下,躬身而去。

殷或刺殺自己的事只在小範圍內傳開了,這算是醜聞,殷家當然不會外傳,奈何正有人盯著滿寶他們,於是他們就發現老譚太醫連著兩天上門,一打聽便就打聽到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