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七章 老譚太醫

殷老夫人都忍不住去瞪滿寶了,可殷或還是不理她。

白善忍不住道:“學裏不是計劃著重陽去登高嗎?你今天還和我們說也想去呢,你的傷要是不好,怎麽去?你長這麽大登高過嗎?”

白二郎道:“肯定沒有。”

殷或微微扭頭看向他們。

三人一見有戲,立即道:“京城附近的山還是挺漂亮的,又是秋高氣爽時,路邊還有野花蟲子什麽的,肯定特別好看。”

白二郎本來也找了理由,一聽滿寶這話便抖了一下,“蟲子有什麽好看的?”

“蝴蝶也是蟲子,”滿寶道:“你抓過蝴蝶嗎?到時候我可以給你做一個網,我們去抓蝴蝶。”

白善道:“還可以登高做詩,在山上露宿,都很好玩的。”

白二郎連連點頭,“你還有好多好玩的沒玩過呢,別總想著死啊活啊之類的事,不就是不想生孩子嗎?不想生就不生唄,他們不聽你說話,你不說給他們聽就是了,說給我們聽也行啊。”

滿寶見他態度有些松動了,就讓白善和白二郎把人扶起來,墊上枕頭,然後舀了一勺藥遞到他嘴邊。

殷老夫人緊張的看著。

殷或垂眸看了一下遞到嘴邊的藥,沈默了一下還是張開嘴喝了。

滿寶見他喝了,便幹脆把碗遞到他面前道:“一口幹了吧,一勺一勺的也太苦了。”

殷或看了她一眼,伸手接過,將藥飲盡。

白二郎摸了摸伸手,摸出一顆糖來剝開糖紙塞到他嘴巴裏,憨笑道:“怎麽樣,不苦了吧?”

譚太醫默默地看著這一切,側身請殷老夫人去院子裏說話。

殷老夫人看了眼圍在床前的三人,轉身與譚太醫去了院子裏。

“老夫人,小公子已經有了自己的主意,那藥……”

提起這事殷老夫人還有些怨氣,她懷疑的看著譚太醫道:“七郎換藥的事兒,譚太醫就沒看出來嗎?”

譚太醫垂眸嘆了一口氣,後退一步後深深一揖道:“看出來了,沒有告知老夫人,這是下官的不是。”

殷老夫人臉色很難看,問道:“譚太醫為何不告訴我?”

譚太醫沈默著沒說話。

殷老夫人握緊了手中的拐杖,沈怒道:“譚太醫,我們請你來是看病的……”

“老夫人,”一道聲音在殷老夫人的身後響起。

殷老夫人回頭,見老譚太醫抱著一個藥箱站在她身後,她立即收斂了臉上的怒氣,迎上去道:“老譚太醫怎麽來了?”

老譚太醫笑吟吟的道:“我聽家中下人說,府上來人了,我就想著是不是小公子出事了,所以來看看。”

他看了一眼譚太醫,嘆息道:“七郎那孩子劫難多,雖說我早致仕了,可畢竟是我保大的孩子,一時還忍不住。”

他指了譚太醫道:“早些時候他回來和我說,小公子似乎換了張更好的藥方,人也開朗了許多,我一聽,還很高興呢。”

殷或現在用的藥方是老譚太醫留下的,一連三個藥方,分階段使用,殷家是不會換藥方的,對於這一點兒,他怎麽可能不知道?

他現在這麽說不過是想揭過去譚太醫查出問題卻不報的事兒罷了。

殷老夫人也只沈默了一下便點頭,順著他的話頭往下說道:“新藥方是濟世堂一位坐堂的小大夫開的,她年紀小,也不知道那方子怎麽樣,今日有幸得老譚太醫上門,不如幫我們看一看。”

“好啊,我也許久沒給七郎摸脈了,”老譚太醫笑道:“聽說這小大夫是京中盛名的小神醫,她的開的藥方應該差不到哪兒去的。”

說著話的功夫,老譚太醫已經隨殷老夫人入內了。

他瞇著眼睛看向坐在床邊的一個少女,兩個少年,三人正嘻嘻哈哈熱鬧的說著什麽,床上靠著的殷或雖然不說話,但神情很放松,身上看上去也有了點兒活勁兒。

譚太醫扶著他父親上前,殷或也看到了老譚太醫,他微微坐直,沖老譚太醫彎腰行禮。

老譚太醫緊走兩步,虛扶道:“你身上有傷,還是躺著吧,不必多禮。”

他從藥箱裏拿出自己的脈枕,笑道:“來,我給你摸摸脈。”

滿寶在老譚太醫上來時便給他讓開了位置,站在帳子邊。殷或便下意識的先擡頭看了她一眼。

滿寶早想和這位老譚太醫聊一聊了,她看過殷或給她默的方子,雖然是培固精元的藥,但說真的,能在殷或這樣的身體裏培固精元就是很厲害的了。

要不是有莫老師在,她可開不出比他更好的方子來了,基本上殷或這樣的身體,就只能看著他慢慢虛弱死去了。

就算補,也多會虛不受補,反而補出其他病癥來,她就覺得他的用藥和用量特別的神奇。

所以一見殷或看她,她便沖他連連點頭。

老譚太醫也看大了倆人的互動,微微一笑,先給殷或拔了脈,這才笑瞇瞇的看向滿寶,“這位就是小神醫吧?”

“小神醫當不上,”滿寶連忙道:“就是個才坐堂的大夫而已,老譚太醫,您看著怎麽樣?”

殷老夫人也關切的看著老譚太醫。

老譚太醫笑了笑道:“你新開的方子是什麽樣的?我瞧著,倒比我之前想的還要好點兒。”

藥方都是記在心裏的,滿寶當場就能念出來。

老譚太醫斟酌了一下後點頭道:“是固本運血之法,這藥方主輔倒是第一次見這麽配的,但藥是常見藥,倒不至於讓他能在換藥後還狀如常人。”

他道:“這孩子體弱,一直吃著我的方子看著才好點兒,你突然減了補益的度,按說是會虛一段時間的。”

滿寶道:“我給他紮針了。”

“不知運的什麽針?”

滿寶也不隱瞞,將她的運針法告訴他。

其他人都聽得雲裏霧裏的,但滿寶他們卻越討論越興奮,譚太醫默默地站在老譚太醫後面聽,偶爾也插那麽兩句嘴,成功加入到他們的群聊中。

殷老夫人焦急的在一旁等,等他們似乎終於說完,老譚太醫端起茶杯來喝,連忙問道:“老譚太醫,孩子怎麽樣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