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六章 不明白

殷或眨了眨眼睛,略有些遲鈍的看著她,滿寶卻在和他說話的功夫裏下針了。

等把止血針都紮下去了,滿寶這才看了一下他還在滲血的傷口,扭頭道:“去打熱水來,這傷口得仔細的清理後才上藥。”

殷或用的是瓷片,下手雖然狠,但傷口不是很大,也並沒有那麼深,就是這血看得有點兒嚇人而已。

但在見過許多意外的大夫們看來,這點兒血也不是那麼嚴重的。

至少滿寶在清理過後心裏就放松了不少。

她拿出濟世堂的三七藥膏給他塗抹,轉身和殷老夫人道:“老夫人,他的身體不同於常人,傷口好的要慢些,而且這瓷碗是臟的,恐怕更易發炎,所以這藥得按時塗抹。”

譚太醫微微點頭,他早發現了,殷或可能是因為體弱的原因,他比常人更容易生病,傷口也更難恢復。

滿寶給他止了血,摸了摸他的脈後沈吟片刻,轉身給他開了兩張藥方。

她習慣性的要把藥方遞給長壽,想想不對,手一轉遞給譚太醫,“您看看?”

譚太醫楞了一下後接過,他看了一下方子,微微頷首道:“小周大夫這方子開的不錯。”

殷老夫人聽了,立即讓人拿方子下去抓藥。

都不用跑遠,他們自家的庫房裏就有完備的藥材,沒辦法,家裏有一個常年需要吃藥的人,還要預備著各種情況發生,所以他們家裏的藥材總是有儲備更換的。

等人去抓藥的功夫,屋裏一下安靜了下來。

譚太醫不知道該說什麼,滿寶倒是有許多話要說,但見殷或閉著眼睛靜靜地躺在床上的樣子,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殷老夫人這會兒只憂心她孫子的情況,因此也不想說話。

殷四姐帶著兩個妹妹乖乖的候在一旁,正用帕子輕輕地抹眼淚,也不敢說話。

白善看著這一切,抿了抿嘴沒說話,白二郎踮起腳尖看了一下床上的殷或,挪到滿寶身邊憂心忡忡的問道:“殷或沒事吧?”

殷老夫人擡頭看向他們。

滿寶沖他微微搖了搖頭,也看向了殷老夫人。

殷老夫人扯了扯嘴角,勉強擠出一抹笑道:“周小大夫,我這孫子不會有事吧?”

滿寶沈默了一下後道:“老夫人,您知道嗎,病也分為兩種,身體上的病和心裏的病,殷或身體上的病我就不說了,您都清楚,但您知道嗎,人郁結於心,久了,心裏也會生病的。”

一旁的譚太醫微微點頭。

殷老夫人怔了一下,點頭道:“我知道,是心病。”

滿寶驚訝的看著殷老夫人,“您既然知道,為什麼還……”

殷老夫人頹然的坐在椅子上,沈默許久後道:“小姑娘,這世上的事兒不是你想怎樣就可以怎樣的,我知道他的意思,可他是我們殷家唯一的血脈,他母親掙命生下他,我當然也想他無憂無慮的過完這一世,可我們殷家也是大族,是由不得一個人任性的。”

滿寶搖頭道:“老夫人,你還是沒知道他的意思。”

白善走到了滿寶身側,看著殷老夫人道:“殷家需要殷或傳宗接代,想要他留嗣,您問過他了嗎?和他商量過了嗎?”

殷老夫人微微蹙眉,這種事怎麼會和殷或商量?

“他身子弱,不宜傷神……”

“但實際上,他一直為此傷神,且因為你們從不與他說,他思的還要多,傷的還要大。”到底是自己的朋友兼病人,下午分開時還好好的,這會兒就這樣了,滿寶還是有些生氣的,她道:“老夫人,您從沒和他說過,就怎知他不願意呢?”

一旁的殷四姐忍不住上前一步道:“周小大夫,這是我們的家事,不牢你費心的,而且才將小弟自己都說了,他不願意的。”

滿寶就看向她道,“這家事要是影響到了病人的病情,那就與我這個大夫相關了。他說他不願意,你們就聽他的了嗎?你們勸過他同意了嗎?”

滿寶道:“不論他同意與否,你們不都已經拿定了主意了嗎?也正因此,所以才覺得與不與他說都是一樣的。可我要告訴你們,這是不一樣的。”

滿寶道:“不說你們是大家大族,就是我這樣的小門小戶,從小爹娘也都教我們兄妹,我們是家裏撫養長大的,長大後就得回報家裏,要贍養父母,親愛兄妹,殷或聰慧,又從小才依靠家裏的錢勢才能活到現在,他不會不知道這些。”

“可是,我們父母再要求我們,也不會在地上畫了圈圈,非得讓我們一步一個腳印的落在那圈圈裏,也不會我們說想吃糖餅,卻硬往我們嘴裏塞肉餅,”滿寶看向殷老夫人道:“殷或的心病從來不是你們想要他成親,而他想要換藥多活幾年,而是他想告訴你們他想多活幾年,但你們卻沒人聽他說話。”

殷四姐一臉的迷茫,“這不是一樣的嗎?”

白善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道:“不一樣。”

白二郎都鄙視她,“你是不是不常看策論?我跟你說,策論裏一個字不同,它的意思都不一樣,何況這後一句還比前一句多添了這麼多字。”

這時候是討論策論的時候嗎?

白善推了他一把,讓他安靜點兒。

殷老夫人怔怔的坐著,沒有說話。

殷或眼角沁出淚來,緊緊地閉著眼睛,聽見屋裏又重新沈寂了下來,他一顆心也慢慢的沈寂了起來。

下人將熬好的藥送上來,殷老夫人親自拿了藥上前,輕輕地搖了搖他道:“七郎,先把藥喝下去吧。”

殷或睜開眼睛看了她一會兒,緊閉著嘴巴沒有張開,慢慢的又閉上了眼睛。

殷老夫人見他拒絕,不由回頭看向滿寶。

滿寶就接過藥碗,推了推他道:“先吃藥吧,吃完了藥我們再談。”

殷或沒理她。

白善和白二郎也湊上去,一個勸道:“殷或,你的身子前頭已經調理好了許多,總不好這時候前功盡棄吧?”

白二郎則楞楞的問道:“你不吃藥,傷口會疼吧?”

滿寶:“是啊,你還真想死啊,可他們派人看著你,你要死,這一時半會兒的也死不了啊,而且這麼疼死餓死,這死法也太慘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