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五章 心狠

一個是太醫院出了名的老禦醫,一個是這幾日聲名鵲起,卻只有十來歲的小神醫。

兩個信誰?

殷老夫人想都不想就選擇了相信老譚太醫,何況周滿白善白誠三個還和他們家有過仇怨。

雖然當初的過節不了了之,這段時間孫兒貌似與他們相處的也不差,但涉及孫子的病情和性命,殷老夫人也不得不多疑心了兩分。

她扭頭對下人道:“把長壽拉下去,將這段時間的事兒問清楚。”

殷或忍不住擡起頭來,膝行兩步道:“祖母,您有話問我。”

殷老夫人見他一再忤逆她,忍不住怒道:“拉下去!”

下人立即上前將長壽拉下去,殷或“謔”的一下站起,急怒攻心之下腳步有些不穩,一把撞到了身後的桌子,桌子上的瓷碗啪的一聲摔在地上碎開。

他跌倒在地上,見長壽被拉下去,他忍不住急促呼吸起來,眼睛瞬時通紅起來,又是這樣,又是這樣,從來都是這樣,從沒人聽過他說話!

不論是誰,都當他的話從耳邊刮過一樣,從不過耳過心……

“或兒,你幹什麼——”殷老夫人淒厲的聲音響起。

已經被拖到門口的長壽擡起頭來,就見他們家少爺從地上摸起來一塊碎瓷片,想也不想的便劃向脖子……

長壽張大了嘴巴,掙脫開拉著他的人就撲上去……

長壽撞在殷或的身上,伸手就去奪他手裏的瓷片,但也晚了,可那一撞卻讓殷或的手歪了一下,沒有劃到脖子,而是劃到了鎖骨上。

但沁出來的血還是讓殷老夫人腳一軟,她跌跌撞撞的撲上去,伸手捂住他脖子上的血,喊道:“快,快去請譚太醫,快去——”

長壽用力的掰開殷或的手,將瓷片摳出來,幾乎要哭不出聲來,“少爺,少爺……”

殷老夫人被他的哭聲一沖,勉強回神,她指著門外道:“去,去請那個周滿來,她不是小神醫嗎,快去——”

長壽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低頭看了眼殷或,轉身就往外跑。

滿寶他們已經吃過了晚食,正坐在院子裏賞月。

圓月有缺了,但還是很亮,他們覺得挺好看的,所以就坐在院子裏邊賞月邊說話。

院門被砰砰的敲響時,他們就覺得這敲門聲特別耳熟。

大家不約而同的看向滿寶。

滿寶也有些遲疑,“又有人落馬了?”

白善忍不住起身,“走,我們去看看。”

結果他們才走到二院,劉貴便領了一個人進來,夜色中,那人直接撲到滿寶跟前來哭道:“小周大夫,您快去看看我們少爺吧。”

滿寶看到長壽一驚,再見他衣服和手上有血,臉色忍不住一變,“殷或怎麼了?”

“我們少爺,我們少爺自盡了……”

三人同時瞪大了眼睛,白大郎都咽了一下口水,結巴問道:“這,這是怎麼說?”

莊先生最先回過神來,對三人道:“還楞著幹什麼,還不快回去拿藥箱。”

白善和滿寶回過神來,白善轉身便跑向滿寶的房間,手腳有些發抖的去拿東西。

滿寶也很緊張,拽著長壽問,“他傷哪兒了?”

長壽看的也不是很清楚,只能大概的指了指脖子往下一點的位置道:“這兒,出了好多血。”

滿寶蹙眉,“用什麼劃的?刀還是劍?”

“是瓷片。”

滿寶問:“幹凈的?”

長壽一楞後搖頭,“不,不是,是裝過藥的。”

白善已經拎了背簍跑來,白二郎也咽了咽口水跟上,大吉已經套了馬車等著。

他看了一下夜色後道:“快宵禁了。”

長壽道:“沒事兒,在同一坊裏,有我家的牌子在,巡街的衙役是不會攔的。”

馬車便快速的往殷家而去。

滿寶有些忐忑,說起來,殷或是她接診這麼多意外病人以來第一個是自己好朋友的。

她問道:“他傷得嚴重嗎?”

長壽抹著眼淚道:“少爺用了很大的力氣,血一下就冒出來了,肯定嚴重。”

白善緊抿著嘴角問:“下午分開的時候還好好的,他怎麼會自盡的?”

長壽道:“少爺倒藥換大夫的事兒讓老夫人知道了,老夫人要把小的帶下去,少爺就,就想不開了……”

白善覺得不對,這不像他認識的殷或。

殷或雖然看著體弱愛哭,但他一直覺得他心理堅強得很,怎麼可能因此就自盡?

“自盡前他說什麼了?”

長壽楞了楞後搖頭道:“沒,也沒說什麼呀,”他努力的想了想,道:“好像是和老夫人說,有什麼話就問他。”

“這是最後一句話?”連白二郎都懷疑,“這怎麼可能?”

白善卻敏銳的問,“那你們家老夫人說什麼了?”

“老夫人也沒說什麼,就是讓人把我帶下去。”

白善和滿寶對視一眼,隱約有些明白了。

倆人沈默著沒說話,滿寶一低頭見長壽的手在出血,便拿過背簍,從裏面拿出些止血的藥道:“你先上點兒藥吧。”

長壽沈默的接過。

到了殷家,三人跳下馬車,背起背簍就沈默的跟在長壽身後快步進去。

譚太醫已經先他們一步到了,正在給殷或處理傷口,不過殷或似乎不太配合,殷老夫人一直在床邊哭著勸殷或。

看到滿寶他們三個進來,殷老夫人也顧不得算前賬,直接起來讓他們上前,“你們就是七郎的朋友吧,快來勸勸他,這孩子不願意看病,這怎麼可以?”

譚太醫也看向白善三個,目光很快略過白善和白二郎落在了滿寶身上。

他一直都知道殷或私底下另外找了大夫,以前不知道是誰,可剛才總算是知道了。

對這位聲名鵲起的同行,他很有些好奇。

不過現在也不是問話的時候,譚太醫起身給她讓了一個位置,道:“傷口不是很大,我給撒了止血粉,但他的血不好止住,得紮針才行,小公子不是很配合。”

滿寶看了一眼傷口後從背簍裏拿出自己的針袋,“我來。”

說罷坐在譚太醫剛才坐的位置上,手利落的扯開殷或的衣服。

殷或睜著眼睛看她,滿寶沖他笑了笑,道:“很快的,就跟之前紮針差不多,你睡一覺後就差不多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