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三章 風起雲湧

邳國公回到府裏,便進了他兒子的房間,然後低頭看著他發呆。

這讓蘇堅心有些惴惴,他躺在床上跟他爹面面相覷,小聲問道:“父親,怎麼了?”

邳國公看了他半響,搖了搖頭道:“沒什麼,你好好養傷吧。”

說罷,伸手給他拉了拉被子,轉身便走。

杜家可以在這時候全身而退,但蘇家卻退不了,一是蘇堅傷成了這樣,這口氣不出,他咽不下去;二是,他是太子的嶽父,他和太子是天然綁在一起的,不是他想退就可以退得出去的。

所以邳國公嘆了一口氣,不得不一腳踏入這股亂流之中。

朝政是風起雲湧了,但外面的世界還是晴空萬裏,少年少女們並沒有感受到大人們那種緊呃住咽喉的迫感。

滿寶看了一下時間,把手裏的點心吃光,拿過帕子擦了擦手後把殷或伸手的針給拔了。

已經睡著的殷或迷茫的睜了一下眼睛又閉上了。

滿寶拔完針後也不叫他,給他的後背蓋上他的衣服,然後就又坐到一邊和白善他們吃東西。

白二郎摸著肚子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冷了,近來覺著餓得好快,吃點心都不管用了。”

滿寶擡頭看了他一眼後搖頭道:“不是,是你胖了。”

白善也擡頭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道:“也高了點兒。”

說到這兒,白善挺直腰背沖倆人比劃了一下,高興起來,“我好像也高了。”

滿寶比了比自己的個頭,默默地沒說話。白二郎就又捏了一塊點心道:“難怪我總餓,看來得讓容姨多做些肉,吃肉會長得快一點兒。”

滿寶道:“你就是饞。”

殷或動了動腦袋,也睜開了眼睛,小聲道:“要不我帶些肉來吧。”

白二郎好奇的問:“你家有什麼肉?”

殷或道:“羊肉,或者鹿肉?”

三人就一起咽了咽口水,然後一頭。

滿寶問得詳細些,“你是打算燉著,還是烤了拿來?”

“你們想吃什麼樣的?”

白善和白二郎:“烤的!”

滿寶:“燉的!”

滿寶覺著他們不識貨,道:“烤的要熱的才好吃,不好帶,而且一次兩次是好吃,次數多了就膩了。”

她道:“還是燉的好,用大料燉上,燉得軟軟糯糯的,入口即化,再用小爐子溫著,我們一下學和一下工就能吃,多好。”

白善:……人家也沒說天天帶呀,這種東西帶一次兩次也就算了,天天都帶來,家裏真的不會擔心嗎?

殷或卻已經點頭道:“那我兩樣都帶一些吧,我家廚娘的手藝還不錯。”

滿寶吸了吸口水,對他道:“你不好多吃,吃個兩三塊就可以了。”

白善和白二郎就同情的看著他,自個帶來的好吃的,結果卻還不能多吃。

殷或卻早已習以為常,起身穿上衣服,接過白善遞過來的竹筒喝了一口溫熱的水,和他們說了說話後就要告辭回家。

滿寶卻攔住他,問道:“你最近有沒有聽到我的傳說?”

殷或樂,“是小神醫的傳說嗎?”

滿寶連連點頭,問他,“聽到過嗎?”

“聽下人提起過,但我不常出門,所以不太了解,外面都是怎麼說的?”

滿寶就揮手道:“別管外面是怎麼說的,你的小廝肯定知道的,讓他給你祖母和家裏的姐姐們說一說唄。”

殷或一楞,問道:“為何要特意讓我祖母她們知道?”

滿寶道:“天氣越來越涼了,再過一個來月你就不好在車上做針灸了,我想去你家做,這樣方便點兒。”

殷或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來。

他沈思片刻後搖頭道:“到時候我去濟世堂做吧,實在不行便不做針灸了。”

白善擡頭看了他一眼,道:“那不如去我們家裏做,你不是和你家裏人說和我們交朋友嗎?那以後下學就隨我們回家玩一玩便是,吃藥什麼的也方便許多。”

殷或就看向滿寶,有些不自在的問道:“方便嗎?”

滿寶點頭,“方便呀,針灸現在是隔兩天一次,不針灸的時候你要無聊也可以上我們家裏來玩兒。”

殷或松了一口氣,笑著點頭應下。

坐在外面的白善先下車,殷或這才下車。

白二郎和滿寶則直接從窗口裏和他揮手作別。

長壽扶著殷或上了自家的馬車,先他們一步走了。

白善目送他的馬車離開,轉身回馬車前先看了一眼旁邊聽著的一輛馬車。

正撐著下巴看著他們發呆的劉煥立即笑著和他招了一下手,白善對他點了點頭,踩著馬凳上了自家的車。

大吉將凳子收起來,也趕著馬車回家了。

元寶順著自家少爺的目光看去,等到白家的馬車也走遠了便問道:“少爺,我們要不要回家?”

劉煥一臉的疑惑,“你說,他們到底在車裏幹什麼?”

元寶搖頭,“不知道。”

“每次殷或下學都要上白家的馬車坐好一會兒,隔三差五的,還要在上面待這麼久,這麼多人在車裏,他們不悶得慌?”

元寶搖頭:“不知道。”

劉煥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你就不能動腦子想一想?我覺得應該不是欺負殷或,上次白善他們沒來上學,他楞是站在門口等了半個多時辰,你說,他們是不是在車裏玩什麼好玩的?”

元寶想了想,還是搖頭,“不知道。”

劉煥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他一眼,摔下簾子道:“走走走,回家吧,我以後再也不跟你說這些事了。”

元寶也不在意,牽著馬車轉了一個彎便跳上馬車。

劉煥又忍不住掀開簾子探頭出來和他說話,“可惜貿然去掀簾子太過失禮,不然明天你去看看?”

元寶沈默了好一會兒後道:“不好吧,少爺,我是您的下人,小的失禮,也是您失禮。”

“也是。”劉煥憂傷的放下簾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滿寶也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本來還想把給他看病的事過了明路,現在看來卻是不行。”

白善道:“他家裏是不是還在給他開那種藥?”

滿寶皺眉,“如果殷家只打算留子嗣,那我們這邊的事的確不好叫他們知道,可不是有太醫給他看病嗎?殷或換了藥,他應該看得出來呀。”

白善道:“應該是殷或想辦法糊弄過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