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一章 調查

蘇堅和杜宇打架,杜宇打了蘇堅一馬球棒是在眾目睽睽之下,這個是抵賴不掉的。

刑部封尚書接手後,直接就把杜宇傳到刑部去問話了,雖然沒有把人收監,但意思也很明顯,近日,他是不能出京了。

可也正因為是眾目睽睽之下,所以大家都知道,雖然杜宇拿馬球棒打人,可以蘇堅的能耐,當時是可以翻身上門的。

那時蘇堅被打了一棒子,杜宇還做了防守的姿勢,就是預備著他翻身回來回身一棒。

可以說,當時杜宇已經做好了和蘇堅好好打一場的準備了。

可誰能料到蘇堅的靴子上釘了釘子,他翻身的時候,腳尖踢了一下馬肚子,馬吃疼,一下從奔跑變成了尥蹶子,翻身翻到一半的蘇堅一下就被顛倒,半掛在馬上了……

然後馬就發瘋了似的往前跑,還是旁邊的河間郡王看著不對,騎馬追上去揮劍斬斷了馬鞍,要不然,蘇堅能被馬拖死。

當然,他落在地上也沒落得好,被馬蹄子踢了一下腹部,馬這才跑了。

封尚書把這些前因後果都調查得仔仔細細的,一邊給皇帝寫折子,一邊在心裏慶幸,幸虧那馬踢的不是蘇堅的腦袋,不然他估計就是大羅神仙也救不回來人了。

封尚書才寫了一半,封宗平的腦袋便從門口探進來。

封尚書聽到動靜,掀起眼皮看了孫子一眼,又垂下眼皮問道:“何事啊?”

封宗平立即嬉笑著上前,“祖父,您案子查得怎麽樣了?”

“查好了,”封尚書一邊低頭寫一邊道:“此事告誡你們,沒事少去馬場這些是非之地,上次你就去了一趟西郊馬場?聽說還卷入了什麽同窗的是非之間。”

封宗平輕咳一聲道:“沒有,是太學的一個同學給另一個同學設局,本以為是想坑他高價買馬,卻沒想到是引人入賭,那同學的師兄正好在國子學,與我認識,知道以後氣不過,就反給他設了一局,當著我們的面給了他一個沒臉。祖父不信可以去問殷或,他當時也在的。”

封尚書微微有些驚訝,“殷或也在?”

“是,”封宗平知道祖父驚訝的是什麽,他笑道:“祖父不知道吧,殷或現在國子學裏也有朋友了,那個替師弟找回場子的就是他朋友,叫白善,他把我們帶上應該是做個見證。”

封尚書蹙眉問,“那個設局的太學學生是誰?坑一筆兩筆銀子也就算了,引人入賭,這可是毀家的根本。”

封宗平道:“叫張敬豪,他祖父是通議大夫張正。”

封尚書驚訝,“是他?張家一向家教嚴厲,怎麽會……”

封宗平笑道:“或許就是因為家教太嚴,所以他在外面才這麽胡來吧。”

封尚書若有所思的看向孫子,“說起家教嚴格,我們封家的家教也素來嚴格……”

封宗平一聽,立即站直了道:“祖父,我就愛玩鬧了些,什麽賭啊嫖啊的,我從不參與的。”

“那打馬球呢?”

封宗平道:“那就是個愛好。”

封尚書道:“最近沒事少往外跑,下學了就回來。”

封宗平神秘兮兮的問:“祖父,外面的人說的是不是真的?”

“外面的人說什麽了?”

“說這次邳國公府小公爺的事兒是三皇子做的,為的就是讓太子失智犯錯,”封宗平壓低了聲音道:“要知道因為東宮侍妾小產的事,太子對三皇子已怒氣橫生,此時小公爺再出事……”

封尚書擡手就給了他孫子腦袋一下,瞪他道:“這些話是你能說的嗎?這些流言蜚語你聽見了就該遠遠的躲開……”

封宗平捂著腦袋道:“祖父,大家也就私底下說說,您也知道,三殿下常來我們國子監,他要修書,與學裏的先生、學生關系都很好,我這不是擔心才來問您的嗎?”

封尚書就嚴肅的道:“朝堂之爭,你少摻和,以後三殿下再去國子監,你就離得遠遠的,老老實實的考官出仕,不要想著走什麽歪門邪道。”

封宗平轉了轉眼珠子,小聲問道:“祖父,您說他是歪門邪道呀?”

封尚書就沈重的嘆了一口氣,道:“東宮乃國之本,豈是說廢就廢,說立就立的?這兩年太子殿下雖荒唐了點兒,但也還不是太出格,趙國公和眾臣工是不會同意廢太子的。三皇子太想當然了。”

“可要是太子一直沒有子嗣呢?”

封尚書沈默了一下後道:“既然這次太子侍妾能有孕,那就說明一切都還有可能,真的沒可能了,將來再過繼一個就是了,只要太子穩得住,皇後和趙國公又在,他就不會被廢。”

封宗平暗道:那要是太子穩不住呢?

不過,他到底沒把這話問出口。

封尚書卻也自己想到了這一點,他幽幽嘆了一口氣,心道:太子要是穩不住,那就要看他們這位陛下心裏是怎麽想的了。

封宗平小聲問:“祖父,您更看好太子嗎?”

封尚書沒說話,只道:“這次東郊馬場的事兒沒你們面上看的這麽簡單,前天夜裏,邳國公府伺候蘇堅的一個小廝自盡了,東郊馬場裏也死了兩個人,全是自盡。”

封宗平張大了嘴巴。

“我能告訴你的就是,這件事不是三皇子的算計,更不是太子的苦肉計。”

封宗平脊背發寒,“這,這裏頭還有別人?誰呀,三皇子爭位還說得過去,畢竟他也是皇後所出,可其他皇子……”

封尚書就意味深長的看著他道:“你怎麽知道就是現在的皇子們幹的呢?”

“那是蘇堅的其他仇家?”封宗平問道:“想要借刀殺人,嫁禍給杜宇?蘇堅有這麽大的仇人嗎?”

封尚書沒提醒他,順著他的話問道:“你怎麽知道沒有?”

“平時他與大家相處得都還不錯呀,雖然有打鬧,但也沒有死仇吧。”

封尚書揮手道:“自己去想,不對,你不準想了,好好讀你的書去。”

封尚書想到這兒擡起頭來,“對了,你剛說的國子學的同窗,那個叫白善的,他是救了蘇堅的那個小神醫周滿的師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