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十章 陰差陽錯

滿寶道:“益州王也想搶他的帝位。”

白善道:“現在帝位是皇帝的,益州王要搶也是和皇帝搶,三皇子想搶的是東宮位置,所以太子自然要跟三皇子幹起來。”

白二郎嘀咕道:“太子和三皇子不是同胞嗎?同一個娘生的都搶?”

白大郎忍不住低聲道:“當今和先太子、三皇子不也是同一個娘生的嗎?而且皇帝和益州王也是同胞。”

大家一聽還真是。

滿寶就嘆氣,“我要是太後和皇後,一定傷心死了,這幾個倒黴孩子,都該打。”

她道:“我爹娘在,我哥他們都不敢搶家產。”

白善卻道:“這家產可是整個天下,古往今來,因為爭那把椅子,父子、兄弟相殘的有多少個?”

滿寶不太贊同,“誰說這天下是他們家的家產了,這是不是,天下的百姓有時候也是能說得上話的,太子要是動不動就砍人,等他當了皇帝,臣民該多害怕呀?”

白二郎連連點頭,“上位者殘暴,到時候我們的日子一定不好過。”

白大郎聽得目瞪口呆,恨不得去捂住他們的嘴巴,他扭頭去看先生,“先生,就讓他們說這些話嗎?”

莊先生不在意的道:“我們自己在家裏說的,沒什麼。”

“可隔墻有耳啊。”

大家便一起扭頭去看他們家的墻,特別放心道:“放心吧,隔著房子呢,我們又不是大聲嚷嚷,不會有人知道的。”

滿寶三個一起對白大郎道:“只要白師兄(大哥)不往外說就行。”

白大郎:……我這是傻呀,還是蠢呀,這種要命的話為什麼要往外說?

於是大家繼續討論起來,白善人在國子學,接觸到的消息是最多,且最快的。

而且他今天還有意的打聽了一下太子和三皇子之間的恩怨,雖然肯說的人少,但他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下其他的事兒,再結合以前聽到過的一些事情,還是總結出了他們的恩怨。

再加上,莊先生也不是真的兩耳不聞窗外事,他道:“太子是陛下登基的第二年冊封的,雖說民間常有流言說太子不愛讀書,更愛騎射兵馬,但這十多年來,東宮也盡職盡責,陛下兩次出外親征,都是太子留下監國,兩次都沒發生過意外,不論是春種還是秋收,甚至是祭天都平安無事,可見太子之能。”

白善點頭,其實太子比三皇子大上三歲,用國子學裏同窗們的說法是,小時候太子和三皇子的關系還是不錯的。

太子年長以後,對底下的弟弟妹妹還有教導之責,對他們便不由嚴厲了些,白善道:“我仔細打聽過,說太子見到幾位小些的皇子和皇公主,都喜歡問功課,常因為他們調皮和處罰宮人訓斥他們,但具體說來,太子並沒有真的處罰過幾位皇子什麼,反而有好幾次都替幾位小些的皇子領罰。”

滿寶道:“聽著還不錯啊,那他是怎麼和三皇子鬧掰的?”

白善道:“太子生不出孩子。”

這一點是他猜出來的,他壓低了聲音道:“好幾次我都聽見有人私底下說,太子還是沒子嗣,又說三皇子為人謙和,才華出眾,但太子作為東宮,他的能力也一直不差,所以我猜,主要還是因我沒孩子。”

白善掰了一下手指頭道:“我算過了,太子成親已經快五年了,這五年,別說太子妃,就是東宮裏的其他側妃和侍妾也一個孩子都沒生,這要是太子妃的問題,那其他侍妾也該生孩子了,所以我覺得這應該是太子的問題。”

滿寶若有所思:“不育呀……”

白善點頭,“上一次,東宮裏有個侍妾懷上了,聽說太子和太子妃都高興得很,但倆人都沒往外說,而是把那侍妾保護了起來,誰知道才滿三個月,他們還沒往外說呢,那侍妾就小產了,太子查出是有人暗中動手,尋跡查到了三皇子身上。太子一下就瘋了。”

白善道:“我聽人說太子妃也很傷心,當場就病倒了,那侍妾更是心中有愧,覺得自己沒護好孩子,沒兩天就找了個空隙懸梁自盡了。”

滿寶和白二郎聽得目瞪口呆,“就因為小產就自盡了?”

白善沈重的點頭,“學裏還好多人贊她貞烈呢。”

雖然他不太能理解這到底貞烈在哪兒,但他聽到這件事的原委時還是覺得透不過氣來。

他道:“反正事兒就是這麼個事兒,所以太子就盯上了三皇子,巧的是,杜宇一向和三皇子玩得好,而蘇堅又是太子的伴讀,更是太子的三舅哥,十六那天,他們去東郊的馬車裏打球,本來是有場地的,可倆人楞是要搶同一塊場地,一言不合就打起來了。”

白善扭頭對滿寶道:“這一次要不是你抽了杜家兄弟的血給蘇堅,這會兒朝上肯定會鬧得更厲害的,現在只是太子和三皇子在互相攻訐,蘇家和杜家都保持了緘默,私底下把這事給解決了。”

要是蘇堅這一次死了,杜宇就算不會被償命,也會去半條命,且蘇家和杜家會徹底成了死仇;

蘇堅要是沒死,杜宇也不會好受,畢竟他受了那麼嚴重的傷,兩家小輩又素來不睦,在朝上打起來都是輕的。

偏滿寶治蘇堅的時候用了杜家兄弟的血,當時一人抽了一罐紅汪汪的血,在蘇家人的註視下可全輸進蘇堅的身體裏了。

所以蘇家氣勢弱了一點兒,便沒有找杜家的麻煩。

杜大郎也自知理虧,當時那血汪汪的被子,還有蘇堅身上的傷他都是看到的,聽說五臟六腑都出了不少的血。

所以回去後他便叫人收拾補品、禮物給蘇家送去,今天這麼多人上門去看蘇堅,一是去表示慰問的,二也的確是對滿寶好奇,三則是有些人家是接到了杜家的懇求,上門和蘇家說和的。

蘇家雖然一時沒給出準確的答復,卻也不會這時候在朝上彈劾杜宇,把杜家拉下水,所以現在局勢是比預想中的要好很多的。

往蘇堅鞋子上嵌釘子的人就沒想到會發展成這個局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