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八章 氣死唐夫人

滿寶目光炯炯的盯著她們,只流露出一個意思——你們有病嗎,有病來找我呀!

眾人卻再次一靜,蘇老夫人沈默了一下後笑道:“小周大夫的外傷醫術我們是看到了,說真的,家裏孩子頑皮,摔摔打打是常有的事兒,再大一點兒的,跑馬習武,沒少受傷。我們這些做父母和祖父母的看著心疼的不行,不知道家裏要備著什麽樣的藥才好。”

滿寶微微有些惋惜,推薦道:“我們濟世堂的三七藥膏就不錯,藥粉也可以,止血消炎,藥粉還可以服用,生吃活血化瘀,熟吃則補血……”

唐夫人聽著掩嘴而笑,見大家輕易不敢和滿寶搭話了,她這才放松的坐在椅子上,笑問,“你給我們說說這血型的事兒吧,聽蘇老夫人說,你還把這血型取了名字,我就好奇這個,以前在益州城的時候也沒見你給季公子使呀。對了,這位是季大夫人,是季小公子的大伯母。”

季大夫人沖滿寶笑,“早聽聞過小神醫的大名了,我家老夫人來信說過,當初要不是你,我家浩兒恐怕要出大事了。”

滿寶謙虛了一下道:“是範太醫和紀大夫他們藥開的好,也是他們主治的,我就幫著止了一下血而已。”

滿寶解釋道:“當時還是範太醫縫合的呢,我第一次縫合就是和範太醫學的,也是因為季浩我才想著去琢磨這輸血的事。”

可惜就是一直沒機會用,沒想到這次來京城這麽巧,又遇上一個落馬的,正好用上了。

想起這個,滿寶就沖蘇老夫人甜甜的一笑。

大家還真對這個感興趣,紛紛問起來,比如這血清她是怎麽弄出來的,以前都是抽的誰的血……

滿寶一邊吃點心一邊回答她認為可以回答的問題,氣氛又其樂融融起來。

結果她聊嗨了,一下沒剎住嘴,已經從輸血的事兒說到了這養氣血和美顏上了,一屋子的青中老年婦人聽得是津津有味,就是和她最熟的唐夫人都聽得一楞一楞的,恨不得抓著她的手叫妹妹,直接從她這兒掏出兩個方子來。

一直到傍晚,下人們看著時間快差不多了,這才提醒各位老夫人夫人們該回家了,畢竟,家裏還有丈夫孩子等著呢。

滿寶一擡頭才發現時間不早了,也立即起身要告辭。

蘇老夫人醒過神來,連忙讓人準備了醫資給滿寶,然後讓人送她回去。

滿寶拒絕道:“不用,不用,我坐了馬車來的。”

蘇老夫人知道她家境也不差,出入總有一個下人跟著,便也不勉強了,親自起身把一大群人集體送出去。

唐夫人就拉著滿寶的手道:“來,我們許久沒見了,又正好順路,幹脆一塊兒走一段吧。”

滿寶點頭,到了前面看見大吉後便道:“我先和唐夫人坐一段兒,你在後面跟著我們。”

大吉應下,看了後面一眼後問道:“滿小姐沒事吧?”怎麽進去了那麽久?

滿寶知道他問的是什麽,憂傷的仰望天空嘆了一口氣道:“沒事兒,病只看了一刻鐘,但聊天聊了兩個時辰,唉~~”

太浪費時間了。

大吉:……

他總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那兩個時辰不會都是滿小姐在說吧?

唐夫人已經上了馬車,見滿寶還站在車下,就掀起簾子道:“快上來吧,難不成還要我扶你呀。”

“不用,不用,我這兒就來。”滿寶爬上馬車,一屁股坐到了唐夫人對面,笑瞇瞇的問,“唐夫人,您的氣色看著不如以前,要不要我給你看看?”

“這就不用了,我呀,這是少眠心焦引起的,你呀,開藥沒用。”

滿寶就語重心長的道:“唐夫人,凡事想開點兒,要實在煩悶,不如出門看看風景,反正就是不能把事兒憋在心裏,不然再好的人都能叫憋壞了的。”

“好說,那幹脆我告訴你好了,你替我排憂解難?”不等滿寶回答,唐夫人便道:“我大約是明白點兒了,白善的父親白啟曾是蜀縣縣令,當年華陽縣還叫蜀縣,他去上任的時候,先帝才登基沒多久,結果他才在任上一年余就因剿匪死了,他的死是不是和益州王有關?”

滿寶道:“唐夫人,我覺著您還是把話憋著吧。”

唐夫人沒好氣的橫了滿寶一眼道:“小沒良心的,枉我一直對你那麽好,結果問你點兒小事你都不肯告訴我。”

滿寶一臉糾結,還很有些好奇,“唐夫人,唐縣令為什麽瞞著你呢?”

唐夫人頓了一下後道:“這是公事,還是大事兒,他當然不能什麽都告訴我的。”

可滿寶覺得不對,“白善在學裏接的課業什麽的也屬於公事吧,他就什麽都告訴我,連學裏先生私底下和他說了什麽話,他也會告訴我的。”

唐夫人:“……我和唐縣令是夫妻,你和白善是嗎?”

“不是,可是……”滿寶糾結的想了一下後道:“不都是兩個人嗎,我覺著是差不多一樣的。”

唐夫人道:“你少轉開話題,我問你話呢,白善父親的死是不是和益州王有關?不然你們三個孩子為什麽要摻和進這種殺頭滅族的大事裏來?”

滿寶就小聲的問:“唐夫人,你知道益州王的事了?”

唐夫人壓低了聲音道:“我又不傻,上次你們都說的這麽明顯了。”

滿寶一臉驚詫,“很明顯嗎?”

唐夫人沒說話。

她和唐縣令夫妻好幾年了,成親前也沒少去了解他,自然知道他的為人,就連侵地案這樣不算小的案件,她只要問,他也會告訴她的,她又是世家出身,還有什麽事兒需要特意瞞著她的?

再結合唐縣令這異常的舉動,還有什麽不明白的?

唐夫人哼哼一聲,斜睇了滿寶一眼,“到底說不說?”

滿寶為難不已,“你幹嘛問我呀,你們大人就是這樣,總是喜歡撿軟柿子捏,有本事你去問唐縣令去。”

“就是他不肯告訴我,我才問你的。”

“這一點兒我就一直不了解,他為什麽不肯告訴你?”滿寶很懷疑的看著唐夫人,“他連楊縣令都告訴了,為什麽就不告訴你呢?不是說夫妻一體嗎?”

唐夫人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活生生的給她氣死過去,要不是跟她認識挺長時間了,唐夫人一定會懷疑這小妮子是故意氣她的。

但因為了解,她知道她就是單純的疑惑。

可也正是因為這個,她才那麽堵得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