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六章 閑病

人群朝著馬車就湧過來,大吉立即跳下馬車按住馬。

滿寶站在車轅上皺著眉,沖沖上來的人大喊道:“別動!再動我走了啊!”

沒人搭理她,小鄭掌櫃帶著人沖了出來,隔出一條路來,他沖滿寶喊道:“你這會兒來這幹嘛?”

滿寶跳下車,一邊往裏走,一邊道:“總讓他們這麼堵著也不是辦法呀,他們不是想看病嗎,那就來,對了,我的診費是多少來著?”

小鄭掌櫃:“……之前是一次五文。”

真少,滿寶問,“丁大夫的是多少?”

“一次十文以上,看情況而定,要是有些病太難,占的時間長,人家裏也不缺錢,丁大夫收的不一樣。”

滿寶揮了揮手,當著大家的面也不好說太多這個事,於是壓低了聲音道:“讓他們排隊,我也要一次十文錢,哼,我看他們面色紅潤根本不像是有病的樣子。”

小鄭掌櫃深以為然的點頭。

藥鋪的夥計擠開人群把滿寶送進藥鋪,裏面也擠滿了人。

她也不去後院了,直接掀開簾子進了自己診房,放下背簍,從裏面拿出脈枕等東西,一揮手,大聲的道:“要看病的進來吧。”

小鄭掌櫃生怕出事,也不走了,就待在診房內沒動。

外面留了兩個夥計維持秩序,一次只放一個人進來。

外面的人顯然沒想到滿寶真的坐堂看病,興沖沖的沖了進來。

滿寶便從一旁架子上摸出一個放著雜物的籃子,把籃子裏的東西倒出來,把籃子往桌上一放,第一個人笑嘻嘻的進來,滿寶就指了籃子道:“十文錢問診費,交錢。”

來人呆了一下,下意識的摸錢袋要付錢,摸到一半覺得不對,問道:“這不是開藥的時候結的嗎?”

“沒錯,可今兒病人太多了,為了不亂,所以先交問診費再問診。”

來人不明白後交問診費怎麼就亂了,但見滿寶目光炯炯的看著他,他便先弱了氣勢。

他數出十文錢放進去,滿寶滿意的頷首,示意他在桌前坐下,把手放在脈枕上,然後問道:“你哪兒不舒服?”

他哪兒不舒服?

他還真沒哪兒不舒服。

來人頓了好一會兒後問道:“小神醫,你真的把小公爺的肚子剖了?這肚子裏有什麼?”

滿寶仔細的看了看他的臉色,一邊把脈一邊回道:“五臟六腑,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替家裏看看鋪子,偶爾出去收收租子什麼的,這小公爺的五臟六腑跟常人的有什麼差別?是不是就跟豬啊羊的差不多?”

滿寶收回了手,扯過紙來給他開藥方,道:“跟你的差不多。”

滿寶開好方子,遞給他道:“好了,你的病看好了。”

來人低頭一看,“挑水十擔,劈柴五捆,拉磨五十圈……不是,這什麼病啊?”

滿寶看著他道:“閑病!”

她揮手道:“出去吧。”

小鄭掌櫃憋笑,立即按住來人的肩膀,推著他往外走,“好了,好了,小周大夫要看下一個病人了,你既然看好了就回去吧啊。”

會來這兒堵的,多半是沒病的,有閑得無聊來湊熱鬧的,也有別的藥鋪派人過來打聽情況的,更有一些也不知抱著什麼目的,反正就是要擠進來看一下滿寶的。

滿寶全讓他們大大方方的看,檢查得出來病的就給他們開藥方,看不出來有病的,卻確定了吃飽了沒事幹的,給他們開個閑方就打發走了,連抓藥都沒必要。

但也有真的是病了,因為聽說了滿寶是小神醫,特意找來求醫。

有親自來的,也有兒女或父母等家人先來問過的,慢慢全都一一記錄下來,跟他們約定好了時間再把病人送來。

就這樣,滿寶基本上一刻鐘看三個病人,外面排隊等候的人又自己散去了一些,所以等到午時,便把外面的人打發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便真的是來看病的了。

小鄭掌櫃見大堂裏留的人不多了,這才放心的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代替他在櫃臺後抓藥鄭大掌櫃見兒子回來,立即甩手把位置讓給他,笑問,“怎麼樣,小周大夫能幹吧?”

小鄭掌櫃沈默的點頭,的確是很能幹,也很出人意料。

之前他不太明白為什麼他爹這麼看重周滿,但此次見她行事如此果斷,他便明白了。

鄭大掌櫃便點了點頭,笑道:“這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但對滿寶來說,這日子卻有些短,因為這幾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她都沒有時間好好的理一理。

這邊才把排隊要看她的病人處理完,她就要收拾東西趕回去上課了,結果到了家門口才下車,便有邳國公府的管事來下帖子,請她明日上府裏幫小公爺看看傷情。

滿寶到底在蘇家呆過幾天,來下帖子的管事也和滿寶接觸過,因此提醒了一句,“好幾位其他公侯府裏的老夫人、夫人對小周大夫都感興趣的很,明日她們會來看望小公爺,想趁著這個機會見一見小周大夫。”

滿寶收了帖子問,“她們要看病嗎?”

管事一噎,頓了一下後道:“這個,應該是見一見小周大夫,和小周大夫說說話吧。”

就是想看病,那也應該是請到自個家裏,這要是在他們家看,多少會有些不方便的,那些老夫人和夫人恐怕也不能安心。

滿寶便明白了,點頭應下了,表示明天她會去的。

莊先生見了便道:“這段時間我就不給你上新課了,你自己看看書,練練字就好,時間可自由安排。”

滿寶應下。

“大吉不方便跟你出入內宅,你要不要把立君帶上?”

滿寶想了想,搖頭道:“不用,鋪子那邊也需要立君管賬,去給蘇堅檢查而已,我自己能行。”

莊先生叮囑道:“少說多聽。”

“先生放心吧,我一定會的。”

莊先生看著活潑的弟子,表示一點兒也不放心。

她什麼都好,就是話太多了。

滿寶卻覺得自己長大了很多,已經很收斂了,加上又去過邳國公府好幾次了,她一點兒也不慫,第二天中午從濟世堂裏下工後便坐上馬車去邳國公府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