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十章 追醫啊

“我們要見小周大夫啊——”

“就是啊,我們要見的是小神醫——”

大家揮舞著手臂就往前沖,小鄭掌櫃臉上的笑容維持不住了,連忙帶著夥計們擋在眾人面前,喊道:“冷靜些,冷靜些,小神醫只有一個,你們這麽多人要看病也得排隊才行啊……”

滿寶頭發也亂了,但白善和白二郎比她可狼狽多了,三人摸了摸頭發,勉強捋了捋,再看向一旁站著的大吉時便放棄了,算了,還是先解決眼前的事兒吧。

“你們也進來了呀。”

大家往後看,就見鄭大掌櫃和丁大夫他們剛整理好頭發和衣服從屋裏出來,見他們如此狼狽,見怪不怪的道:“去休息室裏整理整理吧。”

滿寶搖頭表示不急,她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小神醫?”

“可不是嗎,”丁大夫道:“今兒我剛到藥鋪的時候,門外就侯了不少人,一問,都是找你的,然後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大掌櫃來的時候,門外的街面上都站滿了人,我們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把人給搶進來的。”

鄭大掌櫃消息比他們靈通點兒,道:“昨天我就聽到街面上有人在議論你了,說是咱濟世堂出了一個小神醫,我想著他們也沒說錯,你的確給小公爺開腹止血,還創出了輸血大法這樣的醫術,還替你高興呢,誰知今兒來的人竟這麽多。”

滿寶咽了咽口水,目光忍不住瞟向白善。

白善也咽了咽口水,這銀子的效果這麽猛?

竟然一天一夜就如此了?

這不會是那小子故意雇了人來蒙他的吧?

他記得他說過,起碼得七八天才能見效的,最快也得三四天的時間啊。

三人面面相覷,到底是他們自個的秘密,滿寶不想公之於眾,於是輕咳一聲道:“可我看外面叫著嚷著的那些人也不像是病人啊。”

鄭大掌櫃就一拍大腿道:“是啊,這其中真是病人的沒幾個,多是替家人來問醫,或者幹脆就是來湊熱鬧的。”

“不是,我們這兒又不是賣別的東西的,我們這兒是藥鋪啊,是看病的地方,他們來湊什麽熱鬧?”滿寶沒好氣的道:“難道我們藥鋪也可以買一送一嗎?”

“還真可以。”鄭大掌櫃道:“鋪子裏的紅棗啊,紅糖啊什麽的還是很受歡迎的,而且老少皆宜。”

滿寶、白善和白二郎:……

“大掌櫃,”丁大夫都覺得大掌櫃昏頭了,忍不住叫一聲道:“我們總不能一直被人堵著吧,今天藥鋪還看不看病了?”

“看,”鄭大掌櫃的神智終於清醒了,他看向滿寶道:“滿寶啊,你想辦法從墻上爬出去,然後跑遠一點兒,再把店裏的人都引走吧。”

滿寶瞪眼,指著自己道:“我引走?”

“沒錯,”鄭大掌櫃沈重的道:“你聽聽外頭的聲音。”

三人就豎起耳朵去聽,就聽到外面的人都叫得聲嘶力竭了。

“聽到了嗎?”

三人沈重的點頭。

鄭大掌櫃就道:“這種時候什麽道理都是說不通的,什麽話都是進不了他們的耳朵的,咱又是藥鋪,治病救人的,總不能現場殺個人,或者打個人震懾對方吧?”

滿寶點頭,的確不能。

“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你出去,跑遠點兒,然後把人引走,反正你們有馬車,他們肯定追不上你們,等他們跑一陣就冷靜下來了。”張大掌櫃引著他們走到墻頭下,指著梯子道:“爬上去吧,我剛才已經和隔壁的保和醫館說好了,一會兒你們就爬到他們的院子裏去,從那兒出去。”

三人:……

大吉道:“我先過去吧。”

“那讓滿寶先和對方打個招呼。”鄭大掌櫃讓滿寶先爬上去跟對面的人打個招呼。

滿寶一頭霧水的爬上梯子,越過墻頭往隔壁院子一看,早就候在隔壁院子的大夫們齊齊擡頭,沖滿寶露出大大的笑容,紛紛擡手打招呼,“周小大夫是吧,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

“周小大夫,你記不記得我,你每天來上工的時候都能碰巧遇著我也上工,我們還打過招呼呢。”

“還有我,還有我,周小大夫,我們還在門口說過話呢,以後我們也可以交流一下醫術呀,我就特別好奇,這人和人的血果然都能相融,都能互相輸送嗎?”

滿寶立即回道:“當然不是,得找到血型才行。”

對面立即問,“這血型怎麽找?”

“用血清找,我把這血型啊分為一二三四……”

鄭大掌櫃見滿寶站在梯子上就跟對面的人交流起醫術來,氣得不行,連忙催到:“這個過後再說,過後再說,你過去以後立即出門去,可別在他們家停太長時間,我們藥鋪要被擠壞了。”

對面的大夫聽到了,立即點頭道:“對對對,小周大夫你先過來,過來我們慢慢談。”

“不能慢慢談!”鄭大掌櫃跳腳,隔著一面墻就和對面吵起來,“你們要請教就不能改天嗎,都說好了今兒先幫我把人偷出去,我們後院的門要守不住了。”

滿寶也不等大吉先過去了,連忙爬上墻頭,又踩著他們保和醫館的梯子下去。

白善和白二郎跟在後面爬上去,大吉最後爬上去,像一個普通的車夫一樣老實的踩著梯子落在地上。

這邊保和醫館的大夫們正圍著滿寶和她討論。

鄭大掌櫃的腦袋從墻那頭冒出來,他站在梯子上瞪著對面的人,“你們的錢掌櫃呢,讓他出來,他答應過我啥了,趕緊把人給我送出去。”

隔壁的大夫們不理他。

但滿寶不能不理呀,她對鄭大掌櫃拱了拱手,對這邊的大夫們道:“等我回來和你們討論,正好,我也有醫案想請教你們呢。”

保和醫館的大夫們樂得不行,連連點頭道:“互相請教,互相請教。”

白善已經往外看了一眼,拉上滿寶道:“快走吧,大吉去趕車了。”

三人弓著身悄咪咪的溜到前堂,保和醫館裏的病人大多也都跑出去看熱鬧了,三人用袖子遮住臉,在醫館大夫們的掩護下跑出去,一溜煙的爬上大吉趕過來的馬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