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八章 揚名三

滿寶就道:“是怪嚇人的,要不我們來談一下精元弱,難成育的病例?正巧……”

三位太醫額頭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就落了下來,鄭太醫連忙打斷她的話,“不,我們還是仔細的來說一下時疫吧。”

滿寶眼睛一亮,“你們有好方子?”

她這不是覺得時疫沒好方子,想換別的探討嗎?正巧她手上有一個不育的病例在。

丁大夫他們總是不愛和她討論這個病例,她以為太醫院的太醫們醫術應該更精深,應該會知道點兒什麽的。

可現在看他們的反應,他們似乎也不是很喜歡這個類型的病例。

真是的,都說女人喜歡諱疾忌醫,可她怎麽看著,男人比女人還諱疾忌醫呢?

蘇老夫人卻看了滿寶一眼,也不走了,就讓人搬來一張椅子來坐在旁邊聽他們說話。

三位太醫都冷汗淋淋的,滿寶正低頭寫東西,還沒察覺到,她抽過一張紙來道:“我記得我在一本醫書上看到過一張有關時疫的方子,你們看看當不當用。”

滿寶將方子寫下來給他們看。

鄭太醫他們勉強把心神轉回到醫學探討上,但坐了不到兩刻鐘便各自找了借口離開。

滿寶頗為惋惜的看了一眼他們的背影,真是可惜,他們才探討了一個上午呢。

蘇老夫人這才笑著坐到滿寶身邊,掀起眼皮看了一眼跟在她身邊伺候的嬤嬤。

嬤嬤便躬身領著丫頭們退遠了。

滿寶扭頭看了他們一眼,然後擡頭看向蘇老夫人。

蘇老夫人沖她笑了笑,壓低了聲音問:“小周大夫還會治療不孕不育?”

滿寶斟酌的道:“年紀太大的話就不好治了,邳國公不是有兒子了嗎?”

蘇老夫人:“……我說的不是我家老頭子,我是說一個二十來歲的年青人。”

滿寶:“小公爺?他也還好吧,不算不育,藥不好亂吃的。”

蘇老夫人:“……年紀跟他差不多,略小兩歲。”怎麽都是找的她家裏的人?

滿寶雖然很想知道是誰,但這到底是病人的隱私,不好深問,她便斟酌了一下道:“這個得看過病人才知道。”

蘇老夫人泄氣,“我以為周小大夫有經驗的。”

“現在還在累積經驗中,過個三五個月就有一點兒經驗了。”

蘇老夫人精神一振,問道:“這是怎麽說?”

滿寶覺得不能泄露病人隱私,所以只道:“我手上有個病人就是不育,所以才想和鄭太醫他們取一下經。”

“是男的問題?”

滿寶點頭。

蘇老夫人大松一口氣,她揮手道:“不用問鄭太醫他們了,他們不中用。”

滿寶瞪圓了眼睛。

蘇老夫人反應過來,輕咳一聲道:“我是說他們在這方面也不擅長。”

滿寶若有所思,“哦,那真是可惜。”看來蘇老夫人問的那個病人在鄭太醫他們那裏看過呀,真是可惜。

蘇老夫人神秘兮兮的問她,“你有把握能把你那個病例治好嗎?”

“只有七成的把握,”滿寶道:“這個也急不得的。”

蘇老夫人若有所思的點頭。

滿寶在蘇府裏待到傍晚,離開前道:“明日我要去藥鋪上工,就不過來了。”

蘇老夫人忙問道:“那我兒……”

“鄭太醫他們在呢,肯定沒問題的。”滿寶說到這裏,看向鄭太醫道:“鄭太醫,你說的那本醫書……”

“周小大夫放心,晚上我回去就和家兄說,明天給你帶去。”

滿寶高興的點頭。

鄭太醫就不好意思的道:“周小大夫,這醫書是我家藏書,我也不敢取出來太久的,所以我恐只能借你三天。”

滿寶就拍著胸脯道:“你放心,三天後一定歸還。”

滿寶高興的告辭,打算回去以後就找白善和白二郎幫忙,明天輪流幫她抄書。

蘇府的管家再次親自把滿寶送回去,這一次依舊帶了不菲的禮物過去,還有一盤銀子。

是真的銀子,特別白的那種。

滿寶眼睛總忍不住瞟向它們,等蘇府的下人走了以後,她立即蹲到托盤那裏去看那一錠錠排列整齊的銀子。

一錠十兩,一排五錠,一共三排。

明明銀子都是差不多的,她也沒少摸,但她就是覺得這次的銀子特別的白,特別的好看。

她握著一只銀錠摸了又摸,臉上笑開了花。

白善見了都忍不住笑瞇了眼,莊先生見了覺著傷眼,忍不住重重的輕咳了一聲。

滿寶立即抱著銀錠起身,繃得直直的看向莊先生,“先生好!”

莊先生瞥了她一眼後問:“這是醫資?”

“嗯,”滿寶點頭道:“我說了明天我要去濟世堂坐堂了。”

莊先生點了點頭。

“我們回來啦!”周五郎領著弟弟和侄子侄女們跑進來,看到院子裏放的東西驚了一下,目光一下就盯住了桌子托盤上的銀錠,他問,“這些是什麽?”

滿寶一邊把托盤上的銀錠收到懷裏抱著,一邊道:“是病人家裏給我的謝禮,五哥,你們怎麽都回來了,今晚鋪子不開嗎?”

周五郎看著她懷裏都快抱不下的銀錠道:“滿寶,原來你真的成了神醫了?”

滿寶勉強抱住懷裏的銀錠,扭頭看向他,“神醫?”

“你還不知道吧,今天到處都有人在說京城出了一個小神醫,就是濟世堂裏坐堂的小周大夫,人的肚子破了可以縫上,血流光了還能換血,把死人給救回了。”

周立君連連點頭,“是啊小姑,都在傳你是神醫呢,五叔就說晚上回來看看,正好休息一晚上。”

滿寶立即扭頭看向白善。

白善搖頭道:“我可沒讓他們這麽傳,我給他們講的時候說的可都是照實說的。”

白善問周五郎,“傳這種話的是一群小孩兒?”

“那倒不是,是一群大老爺們,來吃飯的時候說的熱火朝天的,說是內城都傳遍了,還有一些大嬸大嫂子也在傳,”周五郎看向滿寶和白善,“這事會不會是個麻煩?”

滿寶自然覺得是個麻煩的,雖然她是很想自己聲名遠揚的,但這也忒假了吧。

肚子破了倒是可以縫起來,但血流光了換血也沒用啊,最主要的是,人死了真的不能救回來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