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七章 揚名二

白二郎一頭霧水的跟白善回家,車上問道:“給滿寶揚名?她又不科舉,揚名做什麼?”

白大郎道:“掙錢。”

“二十兩銀子呢,得看多少個病人才能把錢掙回來?”白二郎隱約覺得不對,“不對呀,今天早上我怎麼聽見她念叨的是,你從她那裏拿了十兩銀子?”

白善瞥他一眼,沒說話。

白二郎立即摸身上,發現自個身上沒帶這麼多銀子,只能找出一錠五兩的銀子,他塞給白善道:“你也幫我補一份兒?”

白善把錢丟回去給他,道:“你做夢呢你,以你的才氣,要揚名,我不問你要雙倍的價錢就不錯了。”

白二郎憤憤道:“借口,你這分明是重色輕友。”

“胡說,她也是友!”

白二郎一想還真是,但總覺得哪兒不太對。

白善轉開話題道:“明天就要去上學了,你作業做完了嗎?別整天想些有的沒的。”

“早做完了,”白二郎自得了一下,“兩篇策論,全是我自己想出來,寫出來的。”

白善不太真心的沖他豎起一個大拇指。

白善今天也就出門辦這麼一件事,然後便去書房裏找了本閑書坐在院子的樹底下看,其實半天沒翻過一頁。

他在想這幾天的事,然後又將他們入京後做的每一件事,發生在他們身邊的每一件事都想了一遍。

確認沒有遺漏後才想今後的路要怎麼走。

書上說,聰明的人都是走一步看十步,先生也說做事要三思而後行。他沒有書上的那些天才那麼聰明,但他卻可以去做先生說的三思而後行。

至少要走一步,看到前面的三步要怎麼落腳才好。

莊先生站在書房前看了他一會兒,微微點頭,轉身回了書房。

白善在家裏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滿寶則在邳國公府裏和鄭太醫他們探討醫術。

蘇堅雖然醒了,但還是昏睡的時間多,燒有時候是退的,但有時候又是低燒,偶爾還會升級為高燒。

所以三位太醫都不敢離開。

宮裏也來了旨意,皇帝就讓他們在邳國公府,一定要治好小公爺。

三位太醫在這方面的經驗還算有些豐富,所以除非高燒的時候,大部分時間,大家都是輪流值守。

這一值守,精力就回來了。

所以這一天一大早,滿寶去邳國公府,檢查完蘇堅的情況,又看了一下藥方後,除了值守的太醫外,另外兩位太醫也從各自的房間裏出來,讓小廝守著蘇堅,然後他們在院子裏的桌子邊上一坐,四人就開始激烈的交流起醫術來。

開膛破肚這樣的醫術不是誰都敢開的,至少鄭太醫他們就只見過範太醫這麼看,且面對的大多是武人。

除此外就是一些傳言了。

比如齊國公的大腿叫範太醫縫過,據說當時在戰場上被敵將一刀砍在了大腿上,失血甚多,是範太醫把腿給縫上止血的;

再比如鄴侯的肚子也叫範太醫縫過,同樣是在戰場上傷到了,聽說腸子都流出來了,那腸子還叫範太醫截了一小節……

再傳說就是先帝和當今的故事了。

這兩位都上過戰場,範太醫出身軍醫,能成為太醫就是因為先帝提攜,據說先帝身上不少的傷都是範太醫給治的。

而當今,包括早先的幾位王爺,都被範太醫治過,不過也只有外傷大家才會找範太醫。

像大多數的病,包括傷後治療,大家找的還是太醫院裏正統出身的太醫。

但滿寶有點兒和他們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她身上有範太醫的影子,但又不止是範太醫。

她不僅開腹縫合做得溜,最主要的是,治療內癥她也不差呀。

尤其她還在濟世堂裏坐堂,鄭太醫可是知道的,她在藥鋪裏看得更多的竟然是婦人的病。

咳咳,所以,坐下來的三位太醫沒人敢小看了滿寶。

雖然已經共事第三天,彼此都不算陌生了,但一直到這會兒才互通姓名呢。

滿寶這才知道另兩位太醫,一位姓苗,一位姓郭,他們進太醫院的年限和鄭太醫差不多,不過鄭太醫的醫術略比他們高明一些,所以這次計太醫被砍後,他就直接是頭兒了。

天知道他一點兒也不想在這時候做主事,奈何計太醫之後的確是他的官職和資歷最高,這也是太醫院不成名的規矩。

官職與資歷最高者主事,當然,也承擔主要的責任。

大家先從這件事出發,慨嘆了一番後便開始交流醫術,主要是大家對滿寶這一次的開腹和輸血都很感興趣。

滿寶對他們身上的本事也很感興趣啊。

對於交流醫術,她太有經驗了,所以一邊回答他們的問題,一邊還反問了幾個問題。

三位太醫見滿寶說得詳細,連血清怎麼制作都仔細的告訴他們了,他們便也不吝指教,滿寶問的問題,他們也都細細的回答,有時候還會投桃報李,問一舉三的回答她。

於是,蘇老夫人扶著兒媳婦進院子時就看到四個大夫圍著坐在一張石桌上,正一人拿著一支筆狂寫東西。

她第一直覺就是她兒子又出事了……

正要上前問,就聽滿寶擡起頭來問,“那你們太醫院就沒有治療時疫的好方子?”

鄭太醫頭也不擡的道:“難,各地的時疫還因時節不同而不同,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也不同,所以想大規模的治療時疫很難,你要琢磨出一張什麼都適從的方子,那才是千金方呢。”

另一邊的苗太醫道:“可以青史留名了。”

郭太醫頷首:“不錯。”

蘇老夫人踉蹌了一下,連忙上前問,“我家有人得了時疫?”

正埋頭苦寫的四人一起擡起頭來看向蘇老夫人,四人一時沒回過神來,竟然同時眼睛一亮,興奮的問:“老夫人,您家裏有人得了時疫?”

鄭太醫三個還記得起身行禮,滿寶卻坐著沒動。

但四人興沖沖的問完後也反應過來了,鄭太醫連忙解釋道:“老夫人誤會了,並沒有時疫,只是我們四個說起一些醫術,正巧提到了時疫。”

蘇老夫人就拍了胸口道:“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府裏出了時疫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