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三章 實驗

滿寶和鄭太醫一出門,邳國公便笑著上前來,先和鄭太醫點了點頭,客氣的打過招呼後才看向滿寶,“這位就是小周大夫吧,果然是年輕有為,不知師從何人呀?”

滿寶道:“我老師姓莊。”

邳國公看了一眼鄭太醫,見他沒什麼反應,便摸著胡子笑道:“名師出高徒呀。”

鄭太醫知道滿寶有個老師姓莊,但那個並不是教她醫術的先生,而是教她讀書識字的。

滿寶和白善在一旁深以為然的點頭,既認為他們先生當得起名師,他們也當得起高徒。

邳國公比較在意的是他小兒子什麼時候能醒來。

滿寶道:“等中午吧,他這會兒低燒,正在好轉。”

蘇老夫人著急道:“既發燒了,不是壞事嗎?”

“不算壞事,不是高燒,燒著沒事的,多餵他喝點兒水,註意體溫就行。”滿寶道:“他中午要是能醒,那會兒我們才好問診,確定沒其他的毛病後就是傷口的問題了。”

鄭太醫深以為然的點頭,這也是他和同僚們的想法。

接下來就是等人醒了,熬了藥來,伺候的小廝小心翼翼的灌了他半碗藥,然後才停下。

滿寶接替鄭太醫守著,讓他睡覺去了。

另外兩位太醫又勞累、又擔驚受怕了一天一夜,昨天晚上就沒睡好,這會兒醒來看到有滿寶在,轉身便又去睡得天昏地暗了。

滿寶當然不會一直在屋裏守著了,屋裏還有兩個小廝呢,她只要時不時的進來看一看就行了。

於是她就坐在了院子裏和人說話。

主要是蘇老夫人和三太太也擔心蘇堅,所以坐在院子裏守著,既然都是守著,自然要說說話了。

尤其她們對滿寶還挺好奇的,白善也留在此處。

不過他年紀還小,且長得好看,蘇老夫人很喜歡他,沒讓他到前廳去和她那糟老頭子在一處。

四人就坐在院子樹下的石凳上說話。

三太太把懷裏的兒子交給下人,讓抱下去玩兒,滿寶看了一眼孩子,問道:“他多大了,有兩歲了嗎?”

三太太笑道:“虛歲是兩歲,剛學會走路,頑皮著呢,昨天府裏鬧哄哄的,他被嚇到了,所以今天才纏著我一些。”

滿寶點了點頭,評價道:“長得很像小公爺。”

蘇老夫人聞言也高興起來,“連脾氣都是一樣的,小小年紀主意大得很。”

蘇老夫人頓了頓後憂心的問道:“小周大夫,你看我兒要是好了會不會留下什麼後遺癥呀?”

滿寶道:“還不確定,他的腿斷了,得等他肚子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再接上,這會兒也不知道斷成什麼樣兒,不知道接好以後會不會瘸。”

三太太一楞,問道:“鄭太醫他們怎麼沒說呀?”

滿寶道:“腿跟命比起來自然是命比較重要了。”

昨天連命都沒確定能不能保住呢,誰那麼閑的心去操心腿呀。

蘇老夫人也反應過來,連忙道:“能保住命就很好了,就是不知道他將來會不會對壽數有影響?”

滿寶仔細的想了想,脾臟是可再生的,昨天她可不止是縫合而已,還從裏頭夾了不少破碎的塊兒出來,這個多少是有些影響的,但最大的影響是……

滿寶輕咳一聲,將這一情況告訴他們後道:“我發現小公爺的脈象有點兒虛,當然,這和他受傷有關,但我看他的底子也有點兒虛,這對壽數是影響很大的,老夫人要想他身體康健一點兒,壽數長一點兒,那還是建議他節欲吧,不要太過縱欲。”

蘇老夫人臉色一僵,三太太眼都泛淚了。

一旁的白善忍不住輕咳一聲,給她倒了一杯茶,小聲道:“喝口茶吧。”

滿寶就端起茶來喝,但一雙大大的眼睛依舊撲閃撲閃的看著對面。

蘇老夫人緩緩地點了點頭,“等他好了,我一定教他。”

滿寶點頭。

三太太連忙轉開話題,“周小大夫,照你昨天那麼說,那滴血認親就完全做不得數了。”

滿寶立即放下茶杯道:“對呀,不過我還有些好奇的地方,不知道人血和雞血、羊血、牛血這些能不能相融。”

蘇老夫人和三太太:……這可就有點兒嚇人了。

但倆人也有點兒好奇,“那是不是把血滴到水裏就知道了?”

“是啊,可惜我現在沒空,沒法兒去菜場找新鮮的血。”

蘇老夫人想了想,便轉頭對嬤嬤道:“去叫廚房殺只雞來,取新鮮的血滴進水盆裏端過來,還有羊血,嗯,出去尋摸尋摸,看哪兒有牛,也買一頭回來。”

滿寶和白善目瞪口呆的看著,等嬤嬤領命而去了才回過神來,齊齊看向蘇老夫人,“牛不是不能隨便殺嗎?”

蘇老夫人就笑道:“我們要殺的自然是些老牛、病牛之類的。”

滿寶和白善半信半疑,因為就是他們家,病牛肉也是不吃的。

而白家倒是偶爾能買到些老牛的肉,但分到的也不多,多數時候是殺的自家莊子裏老邁的牛。

他們吃的最多的是羊肉和豬肉。

兩盆水很快被端了過來,裏面的那滴血已經慢慢漫開,滿寶立即從背簍裏摸出一根短針來,目光在人群中掃來掃去,問道:“紮誰的?”

大家都沒說話。

蘇老夫人便放下茶杯,茶杯輕輕地碰在石桌上發出清脆的聲音,一個丫頭抖著手上前,“周小大夫,紮,紮我的吧。”

滿寶擡頭對她一笑,握住她的手道:“你別怕,不怎麼疼的。”

說罷便往指腹上輕輕地紮了一下,她就覺得刺痛一下,然後就不痛了,就跟平時她做針線被自個的針紮了一樣。

滿寶等了等,等它開始出血了才開始擠出一滴血來,然後又擠出一滴血來,分別滴在了兩個盆裏。

滿寶摸出一瓶藥膏給她擦了一下指腹,然後讓她用幹凈的帕子捂住。

蘇老夫人見了微微一笑,道:“倒是個勇敢的孩子,來人,賞她一錠銀子。回頭提作二等放到屋裏去。”

丫頭眼睛一亮,立即跪下磕頭謝恩。

滿寶看了蘇老夫人一眼,見她笑著說起來,便伸手將人拉了起來,這才去看兩個水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