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二章 驚奇

皇帝在邳國公府待到深夜,去看過蘇堅後才被找來的禁軍護送回宮。

太子和太子妃當然要跟著他一起回去了。

三位大佬一走,杜家兄弟這才告辭,腳有些虛的離開。

邳國公等外人都走了,這才和老妻一塊兒回正院,“怎麼回事,我聽剛才的意思,杜舒和杜仲給我們三郎輸血?這,這血能直接入體?”

蘇老夫人今天受到的震撼也不小,點頭道:“我親眼看見她把血輸到我們三郎的體內的,太醫們也說三郎好了許多,之前失血太多,人差點兒就不行了。”

邳國公便若有所思,“有了這個輸血大法,那豈不是人多了一條命?”

蘇老夫人坐到椅子上給自己倒了一杯水道:“你可別想的太美,那小周大夫說了,這血不是隨便輸的,輸錯了血,人說不定直接就死了,得要相融的血才行。”

邳國公頗為嫌棄,“怎麼杜家的血和我們家的一樣呢?”

蘇老夫人往外看了一眼,壓低聲音道:“殿下的血還和我們家的一樣呢。”

她皺眉道:“我聽小周大夫的說法,這滴血驗親的法子竟是做不準的。”

邳國公仰著脖子道:“本來就做不準,也就你們女人家信這種。”

蘇老夫人就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聲,她就不信他以前不信。

坐了車架回宮的皇帝也很驚奇,“所以這滴血驗親的法子是做不得準的了?”

古忠哈腰的笑道:“看這樣子是做不得準了,不然這杜家兄弟和殿下總不可能是兄弟吧?聽小周大夫的意思,這世上是每四個人就有一人的血相融的。”

古忠小心的看著皇帝的臉色,輕聲道:“沒想到這小周大夫還真有些本事,竟然真的把小公爺給救回來了。”

皇帝微微點頭,“她膽子倒大,說開腹就開腹,且還說服了太子,大郎可是個暴脾氣。”

古忠憨笑著沒說話。

皇帝若有所思了一陣兒,問道:“讓封尚書去查一查那釘子的事兒,好好的,靴子底下怎麼會嵌進一根釘子呢?”

古忠應下,然後小聲匯報道:“陛下,才鄭太醫說,給他往外傳話的小廝被太子殿下的人拿了,這……”

皇帝微微閉了閉眼道:“拿了就拿了吧,查清楚他沒毛病自然就會放了。”

古忠松了一口氣,低頭應下。

京城的水一下就和這夜色一樣朦朧起來,讓人越發的看不清了。

只是水中浮萍的濟世堂大掌櫃一整個晚上都沒合眼,第二天黑著一雙眼睛守在濟世堂裏等消息。

同樣是浮萍的滿寶和白善卻是一夜好夢,第二天一大早就神清氣爽的從馬車上蹦下來,跳進濟世堂裏找鄭大掌櫃。

“大掌櫃,昨日送來的計太醫怎麼樣了?”

鄭大掌櫃看見他們便眼睛一亮,一邊回答一邊問,“人送回計家去了,丁大夫在那邊守著呢,止血得還算及時,人是救回來了。對了,小公爺怎麼樣了,鄭太醫怎麼樣了?”

“我回家的時候他們都沒事兒,這會兒子就不知道了。”

鄭大掌櫃:“……那,那你怎麼上這兒來了,不應該去蘇家嗎?”

滿寶道:“我這不是擔心您和計太醫嗎?所以過來看看,既然你們都沒事兒,那我就去蘇家了。”

鄭大掌櫃立即跟她一起走,特別熱情的道:“走走走,我送你們去。”

蘇家的下人早等著滿寶了,他們一來便把人請進去,連一同前來的鄭大掌櫃都受到了熱情的招待,這會兒不用在前院候著了,而是被請到了廳上喝茶。

滿寶和白善背著背簍去後院看蘇堅。

房間裏就只有兩個人,一個太醫,一個伺候的人。

昨天晚上就是兩個太醫,兩個伺候的人輪流值守下來的,這會兒值班的是鄭太醫,他正靠在榻上睡覺呢,另一個下人則是躺在腳踏上睡。

床上的病人也是昏睡得人事不知。

滿寶上前摸了摸他的額頭,有輕微的發熱,但這個溫度還可以。

滿寶放下心來,將背簍放下,從裏面翻出針袋來。

腳踏上躺著的小廝被驚醒,看到站在一旁的滿寶他一咕嚕爬起來,驚慌失措的跪趴在腳踏上,“小的該死,小的該死……”

滿寶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道:“我是不是把你吵醒了?在這兒是睡不好的,現在我來看著他,你休息去吧。”

她聲音溫和,小廝略微鎮定了些,悄悄的擡頭看了滿寶一眼,見她不像是生氣的樣子,這才松了一口氣,爬起來道:“多謝小周大夫,小的不困。”

見滿寶掀開被子,立即上前道:“小周大夫有什麼吩咐盡管使喚小的。”

滿寶想了想便道:“你幫我取一盆溫水來吧,我要凈手。”

小廝胸中最後一口氣落下,他高興的應下,轉身去端水去。

鄭太醫這會兒也醒了,他伸了一個懶腰,進來問,“怎麼樣,燒了嗎?”

“低燒。”

鄭太醫松了一口氣,“那還好,開了這麼大的口子,臟腑間也有傷呢,對了,這是我們今日打算用的方子,等他醒過來後,也差不多可以用些水米了。”

滿寶點頭,“不要油水,先補充些水米就行。”

她接過鄭太醫他們開的藥方認真的學習。

等小廝把水端來以後便洗手給他紮針。

鄭太醫在一旁看了一會兒問道:“退燒和促血流動的?”

滿寶點頭,“我不打算再給他輸血了,反正他的血都止住了,接下來就得靠他的身體自己造血了,讓臟腑早些恢復生機,對他的身體有好處。”

鄭太醫深以為然的點頭,覺得滿寶其中的兩個穴道取得不錯,他以前就沒想過要這麼行針。

倆人就這麼討論起來。

等滿寶把所有的針都拔了,和鄭太醫往外一看,這才發現,蘇家的人不知何時都聚在了院子裏,正圍著白善說話呢。

鄭太醫對白善的印象也挺深刻的,畢竟昨天這人可是兩次硬扛上了太子啊。

天知道他一直提著一顆心,就怕太子什麼時候也提著劍給他一下。

鄭太醫輕咳一聲,問道:“忘了問你了,你怎麼總是帶著外面那位白小公子呀?”

滿寶道:“那是我師弟,他跟著我有什麼問題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