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章 眼熟的短針

蘇家派了管家和護衛送滿寶和白善回去,他們坐著自己的馬車回去的,大吉趕著車。

等到了常青巷,後面的管家便從自家的車上搬下來一匹匹布料和一盒盒的禮盒,領著護衛送進去。

白善和滿寶都沒怎麼管這事,讓迎出門來的劉貴去處理了。

莊先生也只看了一眼便知道今天的事還算順利,見兩個弟子身上都是血,便揮手道:“先去洗漱吧。”

滿寶和白善沖先生一揖到底,乖乖的去後院沐浴洗漱去了。

蘇管家看著這一切,滿臉是笑的去與莊先生見禮。

莊先生也沖他露出笑臉,走上前去招待他。

滿寶洗了頭,又洗了澡,容姨給他們用艾草煮了水給他們洗,正巧祛晦氣。

滿寶擦了頭發,暫且還幹不透,也不管,幹脆穿好了衣服便披散著頭發出去。

白善也是如此。

倆人一坐到院子裏白二郎便坐在他們身邊撐著下巴看他們,一副要聽故事的模樣。

倆人沒理他,接過容姨端上來的面就吃起來,一邊吃一邊問,“你們都吃過了?”

“巧了,你們回來前剛把碗筷收拾下去,”白二郎道:“那邳國公也忒小氣了,連晚食都沒給你們吃?”

滿寶這才想起這事,擡起頭來道:“想起來了,蘇老夫人和太子他們好像都沒吃晚食。”

白善點了點頭。

倆人低頭看了一下熱騰騰的面,都覺得他們有點兒可憐,於是低頭大大的吃了一口。

莊先生送走蘇管家後進來便看到兩個弟子披頭散發的在吃面,而另一個則坐他們對面撐著下巴在發呆。

莊先生先訓了倆人一句,“衣冠不整像什麼樣子,下次不許這樣了。”

滿寶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後道:“先生,衣冠整齊了的。”

莊先生就看著她亂糟糟的腦袋。

白善憋著笑道:“先生,這不是冠。”

莊先生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後坐下,等他們吃完了才問,“如何了?”

救人的事自然是滿寶來回答,她把輸血和蘇堅的脈象匯報了一遍,表示他明天中午只要醒來,那就活了一半了。

莊先生微微點頭,好奇的卻是另一點,“天下人的血就只分為四種?那豈不是每四個人的血都能相融?”

“不是,不止是四種,只是大體可分為四種,少有的幾種血很少有而已,我目前還不知道怎麼分。”滿寶想了想後道:“就算是同類型的血,在體內相融其實也是有一定風險的。所以補血最好的法子還是應該依靠自身造血,像太醫院開的補血方子就很好,其中有一張……”

莊先生止住她的滔滔不絕,繼續自己的問題,“那滴血認親豈不是無用了?每四人的血都能相融,那……”

“……”滿寶默了一下後糾正道:“先生,不是每四個人的血都能在水裏相融,而是每個人的血最後都能在血裏相融,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已。”

莊先生:“……是這樣嗎?”

“不僅人和人的血能相融,人和雞的血,羊的血,牛的血應該也能相融,咦,改明兒我們可以試一試呀。”

白善就覺得指尖有點兒疼。

一無所知的白二郎還興致勃勃的問,“怎麼試?”

“我們去菜場,看誰家新殺的羊,取一滴血滴進去,我們再自己滴進去一滴自己的血就好了。”滿寶越說越高興,“還可以和容姨說一聲,廚房要是殺雞了叫我一聲,我現取新鮮的雞血試試看。”

白二郎高興的點頭,“好呀,好呀。”

白善盯著他看,只覺得他是傻子,“取你的血?”

白二郎臉一僵,問道:“怎麼取?我,我不動刀子的。”

“不用刀子。”滿寶的用具還沒清洗,所以東西還放在背簍裏,她直接把背簍裏拖過來,拿出一枚短針給他看,“用這個就好,紮一下指腹就出血了。”

莊先生瞇著眼睛看她手裏的短針。

白二郎湊上去看,眨了眨眼,“我怎麼覺得這短針很眼熟?”

滿寶眨了眨眼,收回短針,歪頭道:“有嗎?可能是因為與我常用的針有點兒像吧。”

白二郎總算是想起來了,他跳起來道:“不對,這是你把我們紮出血的針,特別疼的那根針,我一輩子都記得……”

滿寶拎起背簍道:“先生,我去後廚清洗用具了,明天說不定還會用著呢。”

說罷撒腿就跑。

白二郎氣瘋了,見白善一臉淡然,扭頭就瞪他,“你也知道,你們都騙我!”

白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道:“我也是今兒才知道的,而且你氣什麼,你就出了一次血,我還被紮兩次呢。”

白二郎一想也是,總算是想起來了白善比他還多一次。

一旁的莊先生重重的咳嗽了一聲,倆人這才想起莊先生似乎也被紮過。

倆人默默地低下頭去不敢說話了。

滿寶將東西放在鍋裏燒上水泡了泡,覺得他們的氣應該差不多消了,便又屁顛屁顛的跑回來。

莊先生他們已經泡上了茶,就等她一人了。

滿寶嘿嘿一樂,跑上去坐在自個的位置上,白善順手給她倒了一杯茶。

莊先生抿了一口茶後問,“小公爺受傷,他們家怎麼會找到滿寶這兒來?”

這話自然是問白善的。

這也是白善跟著去的目的之一。

他道:“今日蘇堅和杜宇他們在東郊的馬場裏打馬球,結果為了爭場地打起來了,他們自己先賽了一場,比賽的時候,倆人針鋒相對,互相攻擊,蘇堅就被杜宇打中半落下馬來,他的鞋底不知為何嵌了釘子,掛在馬上的時候釘子紮到了馬腹,馬就發瘋了。”

“太子當時微服去湊熱鬧,著人把蘇堅救回了邳國公府,然後讓人去請太醫去醫治,主治的是計太醫。計太醫說話惹惱了太子,太子激憤之下砍了計太醫,主治便成了副手鄭太醫。”白善道:“鄭太醫比計太醫還沒把握,悄悄叫人回濟世堂請了鄭大掌櫃,我猜鄭家就出了這麼一個太醫,肯定舍不得鄭太醫就這麼折在裏面,知道滿寶止血好,這才把滿寶叫去了。”

莊先生嘆氣,“還是太危險了。”

白善深以為然的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