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九章 如海綿吸水

滿寶摸著下巴思考了一下,見最後一個太醫摸完脈了,又去摸了一遍,確認過後微微點了點頭。

太子他們手臂上還綁著帕子,見狀連忙問道:“怎麽樣了?”

“脈象上是好了點兒,但還得再觀察幾天看看。”滿寶看向鄭太醫等人。

鄭太醫他們連忙點頭:“正是。”

滿寶大功告成,心裏很高興,起身正要告辭,突然想到了什麽問,“對了,他應該沒傷到腦子吧?”

鄭太醫他們一起看向太子和杜宇。

太子則冷笑著看向杜宇。

杜宇沈默了一下後道:“應該沒有。”

滿寶就松了一口氣,“那就好,那便等明日吧,如果順利,明日黃昏前他應該可以醒過來,醒過來便定了一半了。”

鄭太醫等人連連點頭。

只帶了兒媳婦進來的老夫人聞言,焦急的問道:“醒過來怎麽只定了一半?不應該是就好了嗎?”

滿寶輕咳一聲道:“他身上的傷口大,有發炎的危險,所以還得看後續。”

鄭太醫連忙在一旁解釋道:“小公爺臟腑出血,虧得周小大夫當機立斷開腹止血,這才把人救了回來,但之後傷口恢復得如何,還得看天意。”

神的天意啊……

滿寶忍不住瞥了鄭太醫一眼,和老夫人道:“傷口最忌諱臟汙,所以從現在開始,除了太醫和一兩個伺候照顧的人外,其他人不要再進出了,對了,你們這裏還有沒有空的房間,最好重新收拾出一間幹凈的來,把人換過去,這床太臟了。”

三位太醫連連點頭。

美婦人皺眉道:“可是病人不是最忌諱移動嗎?萬一又出血……”

三位太醫:……

滿寶道:“臟汙比移動更危險,從他擡回來到現在,他身上的臟東西,還有大家進出帶來的臟東西,你能控制人移動,還能控制這些臟東西嗎?”

老夫人略一思索便道:“聽周小大夫和太醫們的,讓他們把側屋收拾出來,裏面什麽東西都不用擺,清潔幹凈後把三郎移過去。”

眾人應了一聲。

移動的事太醫們可以指導,甚至他們經驗可比滿寶豐富多了,在哪兒換下衣服,怎麽換,怎麽挪,後續要開什麽藥,上什麽藥……

滿寶屁顛屁顛的跟在他們後面學,他們開出一張藥方她都要先看一遍才遞給下人。

三位太醫不知道滿寶底細,還以為她是在檢查藥方,她偶爾點著幾個藥問他們為何要這麽開,君臣怎麽論,還以為她是要考校他們,於是細細的給她解釋。

滿寶仔細的記在心裏,覺得他們對於具體的病癥開方比莫老師還厲害些,她打算回去後就把這些方子默寫下來再記上註解,然後和莫老師一同學習。

白善只聽了一耳朵便不聽了,因為他大部分都沒聽懂。

雖然沒少受滿寶的影響知道些醫理,但太高深的他就聽不懂了,他站到了太子身邊,就聽見他在諷刺杜家兄弟。

他略略後退兩步,豎著耳朵聽故事。

滿寶把太醫們今天晚上的治療方案都掏幹凈後便拍拍屁股起身要走,鄭太醫連忙挽留她,“周小大夫今晚不留守嗎?”

滿寶便往外看了一眼白善後搖頭,“算了,不方便,我還是回家吧,明兒一早再來。”

“可要是人燒起來……”

“實在厲害,你們就派人去叫我就是了,我們同在一坊,是可以夜走的。”滿寶道:“不過論退燒,我恐怕還比不上你們。”

鄭太醫:“周小大夫過於謙虛了,我聽紀大夫說過,你針灸用得特別好,其中有一套退燒的針法……”

滿寶問:“你想學嗎?”

鄭太醫臉一僵,不太好意思的道:“……倒是想學,但……”

“我教你,”滿寶笑瞇瞇的道:“你剛才說方案二的益血退熱的方子在你家的一本書上記載有,是改良過的藥方,還有記載……”

鄭太醫沈默了一下後道:“我可以將書借給周小大夫讀一陣。”

滿寶高興得不行,覺得今天的收獲實在是太大了。

她笑瞇瞇的和鄭太醫道別,又看向另外兩位太醫,“以後大家一起交流醫術呀。”

三人僵笑著點頭,都不約而同的想,難怪她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醫術,膽大心細是一個,恐怕臉皮厚也是一個吧。

初初相識,誰會想著交換醫術?

他們和鄭太醫共事好些年了,平時交流也只是點到即止,互相學習也有個度,每個太醫都是有自己拿手的病例和方案的,給別人學去了,他們還以什麽在太醫院中立足呢?

提出這提議的要不是個不能進太醫院的女娃,別說他們不會答應,恐怕和她淵源更深的鄭太醫也不會答應的。

雖然也能從滿寶那裏學到東西。

但自己的天賦自己知道,他們一看就比不上滿寶。

一樣的知識,並不是學了就都能掌握的,也不是學了就只掌握學的那部分的。

回想起這位周小大夫開腹,找出血口,縫合的熟練度,私底下還不知道剖了多少只兔子和豬羊呢。

兩位太醫抖了抖,然後齊齊看向鄭太醫,“鄭太醫,我看周小大夫用的工具包似乎是範太醫的。”

鄭太醫便道:“她在益州時曾和範太醫交流過醫術,聽家裏人說,範太醫和她很投緣。”

太醫們便嘆氣,“範太醫是出名的瘍醫,以前還不覺得,他這一調任才發現太醫院中竟沒有繼承他技藝的太醫,唉~~”

以前大家都看不起瘍醫,覺得他們總是切割東西,流於下乘,可現在看來,瘍醫治療緊急的出血傷的確比他們占些優勢啊。

“雖說給小公爺補了血,但最主要的還是靠他自身造血將身體穩固住,”鄭太醫最先回神,看了眼寫出來的藥方,選了一張道:“第二張藥方用這個吧。”

兩位太醫也慢慢回神,看了後斟酌了一下,頷首道:“不錯,便如此吧。”

滿寶找到白善道:“我們回家吧。”

老夫人連忙也挽留,滿寶拒絕了,“我們住的地方府上應該都知道了,要是發熱太醫們斷不了就再去接我就是,我明天一早還過來的。”

老夫人見她年紀小,又是個小姑娘,家裏恐怕也不放心,便對一旁的嬤嬤道:“送周小大夫和白小公子出去,讓管家親自送回去,備上厚禮。”

剛才換衣服的時候她偷偷看了一眼她兒子肚子上包紮的傷,又問了一下伺候的人,這才知道她兒子之前已經半邊身子踏進鬼門關了,也是因為這個,太子才砍了計太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