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八章 輸血六

水都是現成的。

滿寶一邊拆開她的寶貝東西,一邊隨手把器皿裏剩下的兩份血給倒進水裏,大家忍不住湊上去看。

就見那滴入水裏的血慢慢的散開,許久後,兩者漸漸的融合在了一起。

眾人看著都驚呆了。

滿寶將她很久以前通過範太醫準備的罐子和羊腸取出,然後對杜宇招手道:“過來,別怕,抽血不疼的。”

杜宇臉色發白。

杜舒擋在滿寶面前,厲聲質問,“你是誰,太醫院的太醫呢,救治蘇小公爺是你能做主的嗎?”

他聲音太大,嚇了滿寶一跳。

白善上前擋在他身前道:“這是殿下的意思,病人的肚子是她開的,如今太醫院太醫們的生死都掛在她身上,你說她能不能主事?”

滿寶道:“你們怕什麼呀,不就抽一罐子的血嗎,放心吧,回去吃點東西補一補血就回來了,屋裏的人流了這麼多的血都沒死呢。”

太子蹙眉,“你不是說需要很多血嗎?”

“這不是還有很多人嗎?”滿寶瞥了他一眼道:“每個人抽一點兒也就差不多了,殿下,我是大夫,就算輸血救不回輸血的人,那也不至於把采血的人給抽死吧?”

她又不是劊子手。

太子抿了抿唇道:“其他人的血過於低賤,怎能輸他們的血?”

滿寶忍不住懟道:“您的血倒是挺高貴的,要不一會兒您也來試一試?”

吳公公冷汗都冒出來了,連忙斥道:“周小大夫,慎言,你,你怎麼能這麼跟殿下說話呢?”

太子卻思考了起來,“我的血進去,他不會也認為我的血是親戚,然後放過病源吧?”

“您跟他有血緣之親?”

“沒有。”

“那就抽吧,”滿寶重新拿起一枚針,“先來看看血型一樣嗎。”

太子擼了袖子上前。

蘇老夫人和吳公公連忙攔住,“殿下不可呀……”

太子卻不在意,強硬的讓滿寶紮,滿寶也不管攔著的倆人,她覺得院裏的人都太啰嗦了,她倒是沒什麼,反正有故事可看,看上一整天也沒什麼,但屋裏的人卻是有可能死的呀,再由著他們這麼吵下去,屋裏的人死了,有可能還要帶走三個太醫呢。

滿寶拿著短針直接紮下去,取了血後回去試血型,等著結果的時候,她擼起袖子沖杜宇招手,“快過來坐著。”

杜宇看看她,又看了看太子用帕子按著的指尖,默默地上前坐下。

杜舒這會兒也不攔著了。

羊腸和中空的針管都是範太醫幫忙做的,連罐子都是托的範太醫,倆人在益州的時候其實有偷偷的紮過兔子,紮過羊,但就是沒紮過人。

而滿寶經驗要更豐富點兒,因為她還紮過擬人模特,不過面對真人和擬人還是有點兒不一樣的。

滿寶咽了咽口水,在他的手臂上找了半天才確認血管,然後拿了條繩子綁住手臂,她擡頭看向杜宇道:“我紮了呀。”

杜宇好奇的看著她,“這麼取血?不是用刀嗎?”

用什麼刀啊,大面積出血她還嫌棄會汙染呢。

滿寶氣沈丹田,手中的針便紮了進去,別說,這感覺和擬人的還真有點兒像,杜宇疼得尖叫一聲,差點蹦起來,卻被身後的禁軍一把按住。

杜宇整個人都抖起來,一管紅紅的血在半透明的羊腸中穿過然後灌進了罐子裏……

滿寶見他一直在“啊啊”的叫,就大聲的道:“別叫了,這會兒根本就不疼了。”

杜宇這才睜開緊閉的眼睛,冷汗直冒,“你,你騙人,你說不疼的。”

滿寶輕咳一聲道:“我又沒紮過人,我怎麼知道不疼?這都是我老師告訴我的?”

“你老師是誰?”

滿寶指著瓶子和他道:“看到沒有,你的血。”

杜宇就扭頭看去,就看見罐子裏的血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緩慢的上升,他有些害怕的移開視線,“這,這,這麼多……”

“不多,不多,還沒夠一罐呢。”

滿寶轉身去看太子的血液反應,高興的和他道:“巧得很,您的血也很適合,來來來,您坐這兒,我們也抽一罐。”

吳公公撲騰一下就跪在了地上,“不行啊殿下,您是千金之體,怎能抽血呢?要抽就抽老奴的吧。”

杜舒咽了咽口水,勉強上前一步道:“還是抽我的吧……”

滿寶就看了看他,然後又看了杜仲一眼,“你們是親兄弟?”

倆人點頭。

“那血型估計一樣,來來來,你也來試一下,這抽血嘛,多多益善。”

白善輕咳一聲,上前幫忙,他覺得根本不是多多益善,而是她找到手感,抽上癮二郎,但他敢說出來嗎?

滿寶也只做了五副抽血的裝置而已,她給太子和杜舒用上,再給病人用一副,這就還剩下一副了。

太子和杜舒雖然也有點兒怕,但不至於像杜宇那樣失態,畢竟已經看過他抽了,有了見識後便不會叫出聲了。

滿寶叫人壓住針,看了眼杜宇的血罐,覺著差不多了便拔了針,松了繩子。

然後用帕子給他按住針眼道:“自己按著,按個七八十息就差不多了。”

杜宇很懷疑,“抽了這麼多血,這針眼肯定很大吧,不會再出血了?”

這針是比她在系統裏看見的要大,她也有點兒不太確認,“那你多按按,按上半刻鐘試試?”

杜宇:……這到底是哪兒來的大夫,到底靠不靠譜啊?

太子和杜舒也有點兒懷疑。

但滿寶已經拿著血進去給病人輸上了,鄭太醫和屋裏留守的太醫幫忙。

鄭太醫低聲問,“真的有用嗎?”

“這是全血,其實有人跟我說過,輸血也分為很多種的,可惜我們沒有處理血液的手段,只能如此了。”滿寶道:“至少這也是一個希望不是?”

滿寶將一頭的空管針紮進罐子裏,等出了血後再紮進病人的手臂裏,太醫們就看到那血緩慢的流進病人的體內……

輸血也不能太急的。

滿寶也是第一次給真人輸血,因此很忙,忙著抽血,再忙著回來輸血,還要忙著觀察病人的情況,還要抽空將意識沈到系統裏和莫老師交流一下這次輸血的情況。

一直折騰到夕陽西下,滿寶將輸血裝置撤了,然後和鄭太醫他們一起輪流給蘇堅把脈。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