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七章 輸血五

滿寶沈默下來,老夫人便看向鄭太醫幾個,目露懇切。

鄭太醫輕咳一聲,輕聲解釋道:“這輸血之事一些書上倒是也有記載,但,不論是輸血之人,還是供血之人,最後死亡之數都頗大,所以……”

滿寶見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立即解釋道:“那是因為那些人沒分血型,而且哪有可著一個人身上采血的?天下這麼多人,來去就這麼幾種血型,多采幾個人就是了。”

“周小大夫怎麼知道天下的血只分為幾種?血不都是一樣的嗎,這個怎麼分?”

“現在是討論這個的時候嗎?不是在說輸血之事嗎?”

滿寶總算是想到了解釋的詞兒,轉頭對老夫人道:“之所以不用至親人的血就是因為血。”

滿寶舉起袖子讓老夫人看上面的血,道:“您知道嗎,血裏面有很多東西,您也說了,至親之人的血相融,那就意味著這血裏有很多一樣或相似的東西是不是?”

老夫人楞楞的點頭,這個她聽得懂。

“這些東西,有好的,也有壞的,這壞的,就是病源,它一旦進入體內,就會可能與他原先體內的病源合在一起,或是單獨攻擊輸血的主人,這種病很急,所以往往都救不過來。”

老夫人琢磨了一下,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

一旁的太子問,“至親之人的血上有這樣的病,其他人的血沒有嗎?”

“有呀,”滿寶撫掌道:“這就是不輸至親之人血的原因了,你想呀,至親之人的血和自己的那麼像,自然連病源也像的,這就跟有人進了自家的門,你一看是自家的兄弟,那就掉頭不管了,身體就放過了那病源。”

“但要是陌生人的血,一進入體內,就跟陌生人進了自家的門一樣,你會打量,會戒備,一旦發現病源,身體裏便升起屏障將那些病源殺死,然後只吸收好的那部分。”滿寶總算是解釋清楚了,長呼一口氣道:“就是這麼回事了,所以你們看看吧,隨便拉拔一些人來給我抽血,我先看看誰的血型合適,一會兒就抽誰的,不用至親之人的血。”

滿寶的這個比喻通俗易懂,老夫人和一旁的美婦人也都聽懂了。

於是倆人一起看向家中的下人。

太子卻若有所思道:“孤明白了,這陌生人最好還得和三郎有仇才行,這樣他才能更快的發現那血中的病源,杜宇還沒請來嗎?”

滿寶:“……太子殿下,你可能誤會了我的意思,身體只會分辨血中的病源,不會分辨人的臉。”

太子卻瞥了她一眼道:“孤覺得不是,每個人的血都是不一樣的,他的模樣肯定也印在了血裏。”

正說著話,禁軍帶了一人進來,他沒被束縛,但前後左右都夾擊這人,臉色很難看。

他身後急匆匆的跟著一人,那人一進來便小跑著上前,遠遠的便沖太子行禮,然後對著老夫人一揖到底,一臉的抱歉,“老夫人,實在羞愧得很,杜舒羞於見老夫人和弟妹了。”

老夫人按了按眼角道:“這事不與大郎相關,我老了,這些事也管不了,只想著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好。”

杜舒立刻問道:“不知道三郎怎麼樣了,他,他要是出事,我一定把他打死給三郎償命。”

這話也不過說得好聽而已,杜宇可是他親弟弟,他怎麼可能舍得?

老夫人抹著眼淚坐在凳子上沒說話。

太子便冷冷地道:“杜大郎有這心就好,正好,他如今失血過多躺在床上,正需要輸血,剛才大夫說了,至親之人的血不能輸,這府裏多是粗鄙之人,他們的血怎配進入三郎的血脈?所以孤特請杜二郎一試。”

杜舒驚呆了,問道:“輸血?這不是巫醫的法子嗎?殿下,這,這可行嗎?”

杜宇冷哼一聲道:“殿下想取我性命便直說,何必找這樣的借口?誰不知道輸血是庸醫的法子?”

滿寶本來一直靜靜地站在一旁聽的,聞言忍不住了,她擡頭瞪了杜宇一眼,說誰庸醫呢,你才是庸醫呢。

滿寶直接打開盒子,從裏面取出一個白色的器皿來,然後拿了一根短針便上前,無視還要和杜宇爭辯的太子,直接拉起杜宇的手就眼疾手快的在他的指尖紮了一下。

杜宇伸手就要甩開滿寶的手,太子叫道:“按住他!”

禁軍立即一左一右的壓住杜宇。

杜宇掙紮起來,“放開我!”

杜舒忍不住上前兩步,叫道:“殿下!”

太子面沈如水。

杜舒便回頭去看蘇老夫人,老夫人用帕子捂住臉,似乎正在傷心的哭。

滿寶已經從他的指尖裏取出一滴血來,也不給他包紮,直接甩掉,她道:“怕什麼,就取一滴血而已,還有,我不是庸醫!”

滿寶轉手給了鄭太醫一個小器皿,“去取點兒病人的血來,要新鮮的。”

說罷還遞給他一根新的短針。

白善這會兒總算是看清楚了那根短針,他覺著這些東西都特別眼熟,一看,指尖隱隱還泛著疼。

他震驚的看著滿寶。

滿寶正把東西不斷的擺出來,轉頭對上他的目光便有些心虛的低下頭去。

鄭太醫很快取了血出來,滿寶先辨別了一下病人的血型,見是一型,便給他貼了一個標簽,然後才去試杜宇的,發現也是一。

她頓時樂了,高興的看向還被押著的杜宇,“這一定是特別的緣分,你們的血型是一樣的,可以輸。”

杜宇瞪大了眼睛,叫道:“你還敢說你不是庸醫,我的血怎麼可能會和蘇堅的一樣,我又不是他血親。”

滿寶一邊取出盒子裏包裝好的東西,一邊喜滋滋的道:“誰說只有血親的血才是一樣的?這天下的血就分為幾種,你想想這天下有多少人。”

杜舒不太想他弟弟被抽血,腦筋急轉,問道:“你這麼說豈不是天下很多人的血都相融了?”

“不錯。”

“那還怎麼滴血認親?”

滿寶道:“你們還信這個呀,早說呀,簡單得很,來人呀,去取一盆水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