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六章 輸血四

白善坐在滿寶的對面,開了紙袋子,從裏面拿出一個餅來給她。

餅是本來烙好的,但這會兒早過了午食的時間,容姨放進竈裏又烤了一下,烤得焦黃,然後切開,往裏塞了些肉沫和清脆的瓜條,再攪一勺醬便很好吃了。

白善自己也拿了一個,往裏看了看,便撩開簾子伸出紙袋去,“還有兩個,大吉,你分吳公公一個。”

大吉一手握著繩子,一手接過,應了一聲。

吳公公楞了一下連忙道:“多謝白小公子,咱家不餓。”

白善懷疑的看著他,“你吃過午食了?”

吳公公頓了一下後笑道:“這倒沒有……”

“那哪有不餓的道理,快吃吧,我家做的餅很好吃的。”

大吉也把紙袋遞給他,“吳公公先取一個吧。”

吳公公默了一下後滿臉是笑的道:“那咱家謝過白小公子了。”

他從裏面拿出一個餅來,大吉便叼了最後一個,七八口便把它都吃了。

吳公公看得一楞,然後笑了笑,背過身去小口小口的吃起來。

車裏的滿寶和白善也相對坐著吃得津津有味,滿寶還從背簍裏摸出一竹筒的水來喝。

等車重新停下時,倆人將將喝完水,擦了擦嘴巴。

倆人背著背簍進後院,同樣是那個房間,裏面正傳來啜泣聲。

滿寶進去,便看到剛才看到的那個老婦人正懷抱一個年輕的婦人安慰,身邊圍著不少下人。

滿寶一進來便聞到一股混雜著血腥味的花粉氣,味道濃重到她打了一個噴嚏。

老夫人擡頭,看到滿寶便眼睛一亮,正要打招呼,滿寶已經在鼻子前揮了揮手,皺眉問:“屋裏怎麼這麼多人?”

鄭太醫聞聲從裏面趕出來,看到她也是眼睛一亮,聞言立即對老夫人躬身道:“還請老夫人先到外面等著,我們要給小公爺治療了。”

老夫人懷裏的夫人擡起頭來,哭著問,“我們不能看著嗎?”

滿寶看了看她後道:“可以,但你得先換身衣服,最好先洗個澡,洗個頭,還有,屋裏的這些人都要退出去,只留原先的那些人就足夠了。”

她不太高興的看向鄭太醫道:“開了那麼大的一個口子呢,你們怎麼讓這麼多人進來,不知道人越多,氣越渾濁,傷口越容易發炎嗎?”

鄭太醫有些尷尬,低聲解釋道:“我們說了的……”

可病人家屬不聽,對方身份高,背後還有一個太子撐腰他們怎麼辦?

滿寶就回頭靜靜地看著老夫人。

老夫人聽懂了他們的話,一驚,連忙問道:“我們是不是不能留在這裏面?”

“最好不要留,”滿寶道:“不僅今天不要留,以後你們也盡量少進這個房間,以後進來看望盡量換了幹凈衣裳進來,不要熏香,不要抹粉,手上也要擦幹凈……”

滿寶頓了頓,放緩了語氣道:“他身上的外傷多,我開的口子又有點兒大,所以還是很危險的。”

美婦人呆呆的問,“什麼口子?”

“肚子上的口子呀。”

“咳咳,”太子從屋外進來,眾人連忙行禮,太子與老夫人回了半禮,這才看向滿寶問道:“東西取來了?”

滿寶點頭,“取來了。”

然後看向老夫人他們。

老夫人立即道:“我們這就出去。”

人群呼啦啦的出去,滿寶想了想,覺得輸血是大事兒,而且她也是第一次幹這樣的事兒,怎麼也要和家屬說清楚的,雖然太子也屬於家屬,但妹夫總沒有親娘親,於是滿寶也跟著出去了,打算好好的與他們說一說。

鄭太醫還等著和她商量病情呢,見她出去了,便進去找了同僚,留下一個看著床上昏迷的小公爺,其他人也跟著一塊兒出去了。

一出門,滿寶還沒來得及開口,鄭太醫已經圍上她了,道:“藥灌下去了,但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小公爺失血太多了,長此下去恐怕不好。”

另一個太醫也避著人小聲的道:“脈象再沒有好轉,恐怕今晚都熬不下去。”

因為是他們自己商討病情,所以說的便有些直白,但對上太子和蘇家人,他們還是會道:“小公爺得天之福,熬過這兩日就脫離危險了。”

至於熬不過,那就是沒有福氣了。

滿寶可是得過紀大夫點撥的,一聽便明白了,“藥一點兒作用都沒起?”

“甚微,”鄭太醫低聲道:“正如你所言,小公爺失血太多,偏年紀又大了點兒,比不上季小公子來得壯實。”

太子見他們在一旁嘀嘀咕咕的,煩躁的上前兩步問,“人到底怎麼樣了?”

大家互相看了看,然後一起看向個子最矮的滿寶,問道:“周小大夫,你說的那什麼血清和輸血……”

“我帶來了,”滿寶放下背簍,找了個桌子把東西放下,將盒子取出來後看向老夫人,“老夫人,鄭太醫他們和你說過輸血嗎?”

老夫人楞楞的搖頭。

滿寶就輕咳一聲道:“那好吧,那我就解釋一遍,病人失血過多,造血跟不上,所以得給他輸點兒血渡過難關,但這輸血呢也有可能失敗的,就是輸入他體內的血與他不相融,產生排斥反應,但您放心,我會辨別血型,這個幾率會大大降低的,不過依舊需要你們做一下心理準備。”

老夫人臉色發白,問道:“血,要的血多嗎?”

“現在還不確定。”

老夫人便把自己的手遞給她,“用我的,我是他親娘,還有老大,老二,快去把他們叫回來,快馬加鞭的去叫。”

美婦人痛哭出聲,叫道:“母親,大伯和二伯遠在臺州和蘄州,怎麼趕得回來呀?”

“快去宮裏把國公爺叫回來,他兒子都快要死了,他還在宮裏幹什麼?”

滿寶連忙攔住他們道:“輸血最好不要血親的血吧,同血型就好啦,不用如此大費周章。”

“不用血親的血?可不是要相融嗎?他們同出一脈,還有比他們更相融的血嗎?”

滿寶撓了撓腦袋,她和莫老師學過,倒是知道為什麼,可她說了他們也不懂呀,這可要怎麼解釋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