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四章 輸血二

太子瞇著眼睛看他,“你在威脅孤?”

“沒有,”白善否認道:“臣在勸誡殿下。”

“臣?”太子上下打量他,他這麼小的年紀自然不可能在朝為官了,能自稱臣的,他問道:“你是國子監的學生?”

“是,臣是國子學的學生。”

國子學裏多為恩蔭之後,不然就是特別傑出的學子才能考進去,從那裏出來的都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太子不是很喜歡國子監的人,因為那裏面的學子和老三更加的親厚,所以他對白善也不是很喜歡。

但這會兒他不想在這種事上浪費太多時間,所以揮了揮手,既沒說同意,也沒說反對。

白善和滿寶一看,立即行禮退到外面,讓人讓人小心的把躺在榻上的太醫擡出去。

下人們看了一眼中年太監,見他沒反對,這才上前擡人。

有現成的床板,就是把小公爺從外頭擡回來的床板,這會兒擡了太醫出去。

才出了院子沒多遠,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從對面走來,滿寶和白善一看他們的架勢就避讓到一邊。

被攙扶著的老夫人滿臉是淚,一身禮服,頭上的釵環都有些亂了,似乎是急匆匆的從外趕回來的。

迎面看到滿寶和白善,倆人身上都帶著血,尤其是滿寶,衣襟上都是血不說,臉上都還殘留有血跡,她腳越發軟了,她看向站在倆人身後的太監,幾乎站立不住,“吳公公,我兒,我兒怎麼樣了?”

吳公公立即上前一步行禮道:“回老夫人,小公爺的血已經止住了,小的這就隨小周大夫去她家裏取,取……”

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只能看向滿寶。

滿寶補充道:“血清。”

老夫人這才仔細的看滿寶,疑惑的問:“這是?”

吳公公連忙道:“這是鄭太醫推薦過來的大夫,老夫人不知道,她可厲害了,就是她止住的小公爺的血,這會兒回去取那什麼血清,要給小公爺用呢。”

滿寶忍了忍,沒忍住,解釋道:“血清不是給他用的,是拿來辨別血型的。”

老夫人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卻聽懂了吳公公的話,她看著滿寶驚疑不定,但還是很快的行了一禮道:“多謝小大夫救命之恩了。”

滿寶和白善避讓不開,連忙回禮,他們年紀那麼小,怎麼能受她的禮呢?

滿寶道:“時間緊,我們先走了。”

“好好好……”

老夫人立即帶著人避讓到一邊讓滿寶他們先走。

滿寶頓了一下,覺得推讓反而浪費時間,於是拉著白善走了。

身後擡著太醫的人連忙跟上,老夫人看清床板上的人驚了一下,“計太醫?”

還候在一旁的吳公公連忙低聲解釋道:“計太醫診治不力,殿下大怒,所以……”

老夫人沈默了一下後回頭與身後的人道:“去庫房裏取些珍貴藥材給計太醫家裏送去,務必要把人救活。”

滿寶和白善已經快步走到了前院,鄭大掌櫃正在前面來回的走動,一聽到動靜回頭看見他們一身血的走出來,心都快要涼了。

滿寶走過來道:“大掌櫃,後面有一個太醫,傷得可重了,您快帶回去讓丁大夫治一治。”

鄭大掌櫃這才抖著手指向內院,“那,那小公爺……”

白善沒好氣的道:“活著,沒死。”

鄭大掌櫃一點兒也不在意他的語氣,連忙問道:“血止住了嗎?”

“止住了,”這種問題當然還是滿寶來回答,“但失血過多,不一定能活。”

正巧趕上來的吳公公聽到這一句話差點平地摔,小周大夫,剛在內院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鄭大掌櫃的心也提了起來,“那鄭太醫……不是,我是說,太醫們沒開補血的方子嗎?”

“開了,但我摸過他的脈,我覺著有點兒玄,所以我現在回去拿點兒東西,大掌櫃,這太醫我就交給你了。”

鄭大掌櫃這才回過神來,他知道滿寶有很好的醫書,說不定有方子,立即點頭道:“你放心,我這就親自把人送回醫館,這,這是計太醫啊……”

鄭大掌櫃知道太子砍人了,但不知道砍的是計太醫呀。

他連忙幫忙扶住床板,帶著人去他的馬車。

吳公公也帶著滿寶他們坐上了自個的馬車,要親自帶著人駕車往常青巷去,結果他才把馬鞭拿起來,大吉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接過馬鞭,躬身道:“大人,小的來吧。”

白善看了一眼後道:“這是我家的下人,他路熟,讓他來吧。”

吳公公這才把鞭子給他。

白善邀請他道:“公公進來一塊兒坐吧。”

吳公公微微彎腰笑道:“不用,不用,咱家坐在外面就好。”

滿寶一坐進車裏才松了一口氣,她摸了摸臉,問道:“臉上是不是還有血?”

白善的帕子都紅了,所以扯了扯袖子給她擦了擦後道:“沒事,回去洗一洗就好了。”

“算了,吸了說不定還會臟,還是等不用治了的時候再洗吧。”

車轅上的吳公公聽著這話心驚膽戰的。

誰知道白善問了一個讓他更心驚膽戰的問題,“他真的能救活嗎?”

“七成吧,加上輸血,應該有八成的可能性,不過輸血也有失敗的可能。”

“不是同血型就可以了嗎?”

滿寶道:“不一定的,萬一血不相融,起了排斥反應,反而會要人命。”

白善:“那你還提議輸血?”

“開腹也有可能死,走路、吃飯、喝水都有可能會死,我們總不能因為有這個可能就不去做呀,輸血,找準血型,雖然有可能會起排斥反應,但這個可能性很小,我們不可能因為那很小的概率就放棄這個治療方案。”滿寶道:“我的老師告訴我,醫學從來都是以小博大。”

白善點了點頭,“紀大夫說的嗎?”

滿寶笑了笑,看了車外一眼,覺得這地方很陌生,問道:“剛才那小公爺是誰呀?”

出門的時候白善特意看了一眼門匾,道:“應該是邳國公之子蘇堅。”

在這種事上滿寶沒有白善了解,她在腦海中搜索了好一會兒也沒想起他是誰。

白善道:“太子妃是邳國公之女,蘇堅是太子的伴讀,比太子大兩歲,倆人素來親厚,他現在也是東宮屬官。”

車轅上的吳公公重重的咳嗽兩聲。

駕車的大吉瞥了他一眼,甩了一鞭子,讓馬車加快了速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