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三章 輸血一

治季浩的時候,莫老師給滿寶制定了好幾種治療方案,但因為技術問題,她只用得上一樣——三七!

這藥還是現找的,配以莫老師給的藥方做出了止血藥,又加以補血方,這才把人從死神裏拉回來。

但這也讓莫老師知道了他們這個世界到底有多遠古,也讓滿寶知道了許多種醫學知識。

原來一個失血便能有這麼多種治療方法,而每一個方法裏又包含了這麼多技藝。

她全都想學!

不過莫老師在綜合兩個世界的差距後打破了她的幻想,只讓她拿擬人模特練手,他能給她提供的就是更好的止血藥方和補血方法。

其中補充血液的方法分為兩種,一種是自身造血,還有一種就是滿寶說的直接補充血液。

兩種方法,自然還是第一種最好,畢竟依靠的是自身的造血能力,完全沒有不融的顧慮。

但這世上,就是有些人造血能力差,或是失血太多,過不了那一關,這時候就需要輸血來幫忙渡過最初的那一關。

滿寶仔細的和莫老師學過,在科科的世界裏,輸血根本就不是問題,因為這是在他們的古時候就已經研究出來的東西。

難的是滿寶怎麼在她的世界裏把這件事琢磨出來。

她失敗過很多次,但四種不同的血清的確是做出來了,她沒有用老師的字母標註法,她自己給它們標成了一二三四,她認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因此三就是莫老師說的可以配所有血型的血。

莫老師曾經被她這個言論給驚呆了,一度害怕她弄混血型,但他費盡腦筋了想了許多題考她,發現她代入一二三四後竟然都解對了。

莫老師自認聰明過人,學識豐富,但被她的一二三和ABO一沖也頭暈得很,最後他實在是沒忍住問她,“既然有現成的標記,為什麼還要自己再設計一個呢?”

滿寶道:“但先生說的這幾個字我都不認識呀。”

“我教你了。”

“我認識了,可我的世界裏其他人不認識呀,知識只有我知道有什麼用呢,將來它是要傳播出去的,與其讓他們費勁兒的去理解這幾個字,還不如我現給它們再取一個名呢。”

“那你也取個好聽容易分辨的,哪有直接用一二三四來代表的?”

“我認為這就是最好的名字,血為精氣之本,精氣為血之源,而人又以精氣為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以一二三來代表血的不同最合適不過了。”

莫老師頭都大了,他竟然聽不懂學生在說什麼,他硬著頭皮問:“這話誰說的?”

“哪一句?前一句是我自個的理解,後一句是老子說的?”

因為倆人交流都是用文字,莫老師回道:“那不都是你說的嗎?”

滿寶不明白莫老師是怎麼得出這個結論的,她看著自己發過去的文字發了一下呆,慢慢回過味兒來,又給發了一句:“老子叫李耳,字伯陽,是一個很厲害的人,我娘說他是神仙,又叫太上老君,我們都愛叫他天尊老爺。”

這一系列的名字成功的讓莫老師懵了,他不理解一個人為什麼有這麼多稱號,反正這跟醫學無關,莫老師最後強迫自己略過這行文字,再次和滿寶交流起其他問題來。

莫老師不理解,但太子理解啊,應該說,這個世界的絕大部分人一聽滿寶的話都能理解。

反正現在人躺著,熬藥餵藥有太醫們,滿寶幹脆找了張椅子坐下和太子解釋了一下這血型。

“一般來說,人的血可以分為四種,一二三四,相同血型的人輸血的相融性最大,所以我們只要找到一個人和他的血型一樣就可以試著輸血了。”

太子眼睛亮晶晶的問,“不需要至親的血?”

“不需要,血型相同就行。”

太子“謔”的站起來,和身後的太監道:“去杜家,把杜宇給孤帶來,你抽他的血看適不適合。”

滿寶楞了一下問,“不得先吃吃藥看看嗎?”

太子揮手道:“先準備著,要是藥不起作用,立即給他……輸血是吧?”

“這個杜宇是誰啊,”滿寶道:“是他的親戚嗎,一般來說親戚裏會有很大概率同血型。”

太子蹙眉,“不是。”

那幹嘛大費周章的把人找來?

這裏外這麼多人,大家排隊抽一抽不就好了?

想到這裏,滿寶才想起一件事來,立即起身道:“血清還在家裏呢,我回去拿。”

太子皺眉,“你放在何處了,我讓下人回去取就是。”

“不行,那東西要小心翼翼的拿,而且我的東西放哪兒只有我知道,反正藥熬好了還得灌下去看效果,不急於這一時,我先回去拿東西唄。”

太子皺著眉頭思考了一下,扭頭與身後的太監道:“你親自送這小大夫回去,取了東西要立刻送回來。”

太監大松一口氣,應了一聲後小心翼翼的問:“那杜公子那裏……”

太子冷笑道:“孤讓禁軍去請。”

太監冷汗淋淋的應下,向白善和滿寶揮了一下手,讓他們趕緊走。

白善拎起背簍,牽著滿寶出去,到外間時,那個小官已經叫人把地上躺著的太醫挪到了榻上,傷口也縫合包紮好了。

滿寶腳步一頓,轉過去摸他的脈。

太監見狀著急,但太子就在室內,他不敢大聲說話,只能小聲催促,“小周大夫,咱快走吧,這有太醫在呢。”

滿寶卻問旁邊守著的小官,“怎麼不給他開藥?”

小官偷偷看了一眼太監,垂眸道:“藥房裏都忙著小公爺的藥呢,一時半刻的抽不出空來。”

滿寶覺得這個人再這麼留在這兒,就算傷口已經縫合了,最後也會死的。

她轉身回內室,和站在屋中間的太子道:“太子,我把外間的這個太醫帶出去了?”

太子回頭看她,冷笑道:“你倒是會多管閑事……”

站在滿寶身側的白善行了一禮道:“殿下,濟世堂的大掌櫃就候在外面,我們會交與他,不會耽誤時間的。”

又道:“周滿乃醫者,醫者仁心,殿下為萬民之首,殿下也該仁心才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