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章 行醫

滿寶看了鄭大掌櫃一眼,這才背著背簍跟上,白善也瞥了一眼鄭大掌櫃後跟上。

鄭大掌櫃看見他也跟了上去就要把人攔住,結果大吉插了進去,直接跟在倆人身後。

鄭大掌櫃話便噎在了胸中,看著三人隨那太監去了。

太監帶著他們快步往二院去,進了二院才發現後頭還跟著一個大吉。

他的目光略過白善,直接落在了一看就是下人的大吉身上,沈聲道:“你在外面等著。”

大吉看向白善。

白善微微點了點頭,上前和滿寶肩並著肩的往裏去。

太監並不知道可以治病的只有滿寶一個,還以為他們兩個都是一樣的,這才把人領了進去。

進了二院,又拐過一個長長地走廊走進一個院子裏,滿寶便聞到了血腥味。

倆人一進去,就被院中或站或跪著的人嚇了一跳。

挺大的院子裏站了不少人,還不斷的有人快步進出,有的人往裏端進去一盆水,端出來的卻是一盆血水,還不斷的有人拿著盒子遞進屋裏去。

滿寶和白善腳步只頓了一下,便從地上跪著的人中間走過去,直接被帶到了屋裏。

屋裏的血腥味兒更重,滿寶看到一個人躺倒在地,將地上都染紅了一片。

不斷的有人從他身邊走過,卻不曾停下腳步。

她瞳孔一縮,緊走兩步上前,蹲下去摸他的脈搏,見他還有呼吸便去看他的傷口。

太監見他們沒跟上,回頭看見,立即焦急的上前道:“不是這人,病人在裏面呢。”

滿寶已經看到了他身上的傷口,是一道刀傷,從胸口劈下去的,傷口很深,沒人給止血,用不了多久就會死的。

白善在滿寶蹲下去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他身上穿著的官服,心中忍不住一顫,但見滿寶已經在解他的衣服,便也蹲了下去,幫她從背簍裏拿出剪刀,止血的藥粉,包紮的白布,以及可縫合的針線……

太監見倆人沒理他,焦急起來,“兩位小大夫,病人在裏面。”

滿寶擡頭,抿嘴看著他道:“這也是病人,再不止血,他會死的。”

一邊說,一邊動作快速的拿剪刀把傷口上的衣服給剪了,然後快速的去清理傷口。

一旁一直候著的一個同樣穿著官服的人見了,咬了咬牙,也上前兩步跪了下去,幫滿寶。

他顯然比白善熟練多了,和滿寶一人負責一段,動作很快。

太監見叫不動滿寶,正猶豫著是不是要叫人把她拖進去時,一人提著一把劍走了出來,一臉寒霜的看著這一切。

太監嚇得立即跪倒在地。

幫滿寶處理傷口的那小官也嚇了一跳,手都打抖起來,整個人都趴服在了地上。

白善連忙按壓住他松開的傷口,這才抽空擡頭看了那提劍青年一眼,發現不認識,且他身上也沒穿官服,便移開了目光,看了眼滿寶手上的動作,一邊按住傷口止血,一邊將針線遞給她。

滿寶接過,快速的穿針,然後開始縫合……

提劍青年看了一會兒她的動作,用劍尖指了指那跪在地上的小官兒道:“你去治,讓他們兩個入內。”

小官兒大松一口氣,立即去搶滿寶手裏的針,小聲懇求道:“這位……小大夫,這兒還是我來吧。”

滿寶看了他一眼,又擡頭看了一眼提劍青年,看到了他眼中的煞氣,秉持著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原則,她松開了手,將針線給那小官。

然後從背簍裏找出兩包止血的藥粉給他,“這是止血的,縫合以後給他撒上。”

藥粉卻被一旁的太監搶過,“小大夫,這裏頭的病人失血更嚴重呢,這藥還是留給裏面的人吧。”

“這是我們調配好的三七止血粉,濟世堂就有,你們沒有嗎?”

太監頓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向提劍青年,青年微微擡了擡下巴,太監便笑著把藥粉還回去給那小官兒,笑著側身,“小大夫,我們先進去看裏面的病人吧。”

滿寶也不耽誤,拎著她的背簍便進去,看也不看那青年一眼,她看出來了,他手上的劍就是劈地上的人的。

白善跟在她身後進去,路過青年時與他點了點頭。

一進入內室,血腥味兒更重,有三個大夫圍在床前,身側有丫頭跪在地上捧著燈燭照亮,中間的桌子上擺著不少寫滿了字的紙,滿寶掃了一眼,發現是藥方。

領他們進來的太監還沒說話,跟在身後的青年已叫道:“鄭太醫,你要的人孤給你找來了。”

正圍在床前的一個青年回頭,看到滿寶便咽了一下口水,額頭鋪著薄汗。

青年提著劍指他,冷冷地道:“要是救不活小公爺,孤要你們都陪葬。”

滿寶:……果然和紀大夫說的一樣,當太醫好危險。

鄭太醫彎腰應了一聲“是”,看向滿寶,“你就是益州來的周小大夫?”

滿寶楞楞的點頭。

“鄭家的小公子墜馬是你幫著止血的?”

滿寶點頭。

鄭太醫便松了一口氣,將滿寶拉到床前,讓她看床前的人,“你看他,能止住血嗎?”

滿寶看床上昏迷的青年,枕頭上都是血,他在吐血,床前還站著的兩個太醫一直在紮針或止血,但病人的臉色還是越來越蒼白,氣息也越來越微弱,滿寶一看就知道他們沒找到出血口。

滿寶放下背簍,轉身道:“熱水。”

立即有丫頭捧了熱水上來。

滿寶一邊凈手一邊問,“出血口沒找到?”

鄭太醫冒著汗道:“所有的出血點我們都找了,大多都縫合了,我們也給他吃了止血藥。”

在這之前,出血量比這可大多了,不然也不會把床染成這樣。

滿寶就看了一下他的肚子,扣了扣腹後聽音,然後看向三位太醫。

都是學醫的,能被拉來這裏的,自然都有這方面的經驗,一對上滿寶的目光便明白她也找到了,然後一個太醫道:“我們也懷疑是在腹內,但不止具體是何處。”

滿寶道:“開腹吧。”

“不行,”鄭太醫想也不想道:“開腹太危險了,小周大夫,你不是會針灸止血嗎?”

另一個太醫也點頭,他們當然也知道要找到止血點開腹是最好的,但開腹之後呢?

怎麼止血?

而且傷口太大,一個不小心炎癥下來就死人了,這個後果他們承擔不起。

滿寶一邊去摸他的肚子,一邊摸脈,然後去拿針灸行針止血,一邊還道:“我只能暫且看看效果,不過你們看他的腹部,恐怕不開腹不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