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十九章 烏鴉嘴

白二郎纏著滿寶和白善,要他們幫忙寫一下作業。

當然了,他現在已經聰明了許多,已經不會讓白善和滿寶模仿他的字跡寫作業了。

雖然學裏的先生沒有他們家的莊先生那麼厲害,一眼就能看出字不是他的字。

可也不知道是白善和滿寶技藝不熟練,還是故意的,模仿他的字跡時,中間總有幾個字特別不像他的。

好幾次他都差點被學裏的先生發現。

所以現在白二郎都是讓他們先把作業做出來,然後他再抄。

白善和滿寶卻不是那麼好請動的,白二郎翻舊賬都快要翻到小時候他們聯手把他坑到樹上的事了,滿寶這才道:“我就幫你做一題。”

白善也才松口,“我最多也只做一題。”

白二郎就滿足了,“好,我一會兒就把題目給你們。”

反正他也只剩下兩道大題了,哈哈哈哈……

白二郎誌得意滿,主動幫他們把碗收到廚房,“等著,我給你們拿題目去。”

白二郎給了他們一人一張紙,倆人一看那題目便知道是他這次作業中最難,且量最大的。

倆人瞥了他一眼後道:“換一題,這可是策論,讓我們做,也不怕回頭你們先生抽你。”

“沒有了,就這兩題,要不你們倆換著來吧,”白二郎得意的道:“你們答應了的事可不能反悔。至於先生那裏我才不怕呢,你們只要不寫得太好就行,符合一下我的學識,回頭我又抄又背的,一點兒也不怕。”

反正他才進學一個來月,班裏又這麼多人,學裏的先生又不是莊先生,他才不怕他們發現呢。

白善和滿寶一聽他會背下來,這才不勉為其難的收了題目。

這個題目對他們來說不是很難,只是看了一眼題目,他們便在心裏琢磨出頭緒來了。

有了頭緒,接下來不過是破題寫文而已。

滿寶把紙折了折塞袖子裏,揮手道:“下午就給你寫,晚上我們還出去玩嗎?”

“去呀,”白二郎立即興奮起來,道:“我覺得今天晚上沒那麼熱鬧了,我們去外城吧。”

白善和滿寶也眼睛亮晶晶的,他們也想去外城看一看,於是齊刷刷的看向廊下站著的大吉,眼巴巴的。

才轉身回來的大吉又轉過身去了。

三人:……

莊先生從園子裏逛回來,手中還拿著一本書,正好看到此景,便問道:“你們又捉弄大吉了?”

“沒有!”

三人否認道:“我們就是商量著晚上去哪兒玩。”

莊先生瞥了他們一眼道:“昨天晚上還沒玩夠?”

滿寶就嘆氣道:“先生,時間緊迫,再不玩,我怕我們以後更沒得玩了。”

白善連連點頭,“畢竟我們背後可是有個大仇人在的。”

白二郎看著他們咽了咽口水,瑟瑟發抖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你們有些烏鴉嘴,不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吧?”

一語才落,滿寶的腦海裏一直沈寂的科科突然道:“他說得對。”

與此同時,二院的幾人同時聽到了大門傳來的“砰砰”的大力敲門聲。

三人立即責備的看向彼此。

白二郎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樣的等著白善和滿寶,“你們看吧。”

白善和滿寶則是不服氣的瞪著他,“是你烏鴉嘴!”

莊先生有些心塞,忍不住拿手中的書拍了一下離得最近的白二郎,怒道:“還楞著幹什麼,快去看看出什麼事了。”

他們說話的功夫,前院的下人已經開了門,然後領著一個人小跑著進來,“滿小姐,是濟世堂來人了。”

來的是和滿寶有些熟的小全,他一臉焦急,跑上來道:“小周大夫,大掌櫃的讓來請你。”

滿寶呆呆的問道:“是有病人了?”

“是,車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莊先生眼睛一瞇,問道:“不知是什麼病癥,怎麼來請滿寶?她還是個孩子呢。”

小全道:“是大出血,不好止血,小周大夫有一手止血的好手段,所以大掌櫃讓小的來請小周大夫。”

莊先生問:“病人是誰?”

小全道:“小的不知啊,小的只負責來請小周大夫,小周大夫,救人如救火,我們快走吧。”

滿寶知道莊先生在擔心什麼,但還是沒忍住對莊先生點了點頭,然後跑回房間拿她的背簍。

白善忍不住上前一步,“先生。”

莊先生對他點了點頭。

白善松了一口氣,對跑出來的滿寶道:“我和你一塊兒去。”

白二郎見了也要跟上,卻被莊先生一把抓住後衣領,“你老實呆家裏,昨日你做作業的時候不是說還有兩題沒做嗎?拿出來,下午為師給你指點指點。”

白二郎:……

大吉緊跟在白善身後。

小全看著他們兩個有些猶豫,滿寶瞥了他一眼道:“快點兒啊,不是十萬火急嗎?”

小全便一跺腳,請三個人一起上馬車,然後便親自趕馬車離開,一路上快馬加鞭,馬車跑得飛快,路上行人被他一路吆喝著躲開。

大吉往外看了一眼後道:“不是去濟世堂的路。”

車子一路向裏,幾乎快到了內城接近皇城的部分才停下,研究過京城路線的大吉眉頭一跳,憂心的看了一眼少爺和滿小姐。

倆人的目光對上大吉的目光,滿寶微微點頭,表示沒事。

馬車才停下,小全便拿下車凳請他們下車,鄭大掌櫃竟然在門外候著,一看到滿寶便迎上來,“滿寶,你是不是可以徒手止血?”

“那只是暫時的,更多的是針灸止血。”

“那就好,有一貴人打馬球受傷了,進去以後你找鄭太醫,什麼都別問,也別亂說話,有什麼事都找鄭太醫說知道嗎?”

白善攔住滿寶往裏的步子,扭頭問鄭大掌櫃,“是誰讓您來請我們的?”

“哎呀,如今我能找到的可止血的人物也只有滿寶了,自然是我來請的。”

白善還有話要問,一個面白無須的中年男子已經快步從裏面出來,尖聲問道:“鄭大掌櫃,你說的大夫呢?”

鄭大掌櫃便指了滿寶道:“這位就是小周大夫,滿寶,你和這位大家去吧。”

中年男子看了滿寶一眼,微微皺眉,但這會兒也不好說什麼,轉身道:“隨我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