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十八章 中秋

四人匯合,便順著人流往前走,走了一會兒,終於可以就近欣賞兩邊掛著的花燈,以及路邊緩慢轉動的各種燈車。

這是比益州城更繁華的京城,不僅白善三個年紀小的,就是白大郎都被這些熱鬧吸引去了目光。

雜技、花燈、各種沒見過的稀奇玩具和玩法,很多都是第一次見到。

本以為只在這一條街上會看不到許多東西,誰知道只是遊這一條街他們就用去了一個多時辰。

等他們終於又回轉回來時,手上都提了好幾盞花燈,都是他們猜謎贏來的,只有白大郎實在喜歡一盞宮燈,於是沒忍住花錢買了。

對此,滿寶、白善和白二郎心底是很鄙視的,這花燈又不能留到明年,也就是看個新鮮而已。

贏了拿回家掛兩天多半就要扔了,花這麼多錢去買燈,多不劃算呀。

滿寶沒察覺到自己的花錢觀念越來越向老周頭靠攏,白善和白二郎更是沒察覺到他們的觀念與滿寶幾乎一致。

唯一清醒的估計就是大吉了,可他能說什麼呢?

他竟然覺得這樣的想法還不錯。

主子們節省些,總比亂花錢要好吧?

一行人提著一堆花燈回到家裏,各自在屋檐下給自己的花燈找到了好位置掛上。

白善和滿寶的花燈最多,這兩位也不知道什麼毛病,就喜歡猜謎,一路上還送了不少人呢,能夠被他們帶回家的基本上都是他們覺得喜歡的花燈。

這會兒把自己的屋檐掛滿了,滿寶便跑到院子裏,找了根樹杈,比劃了一下後覺得位置還不錯,就請最高的大吉幫忙掛上。

大吉當然也是伸手掛不上的,於是找了一張高凳子來掛上去。

白善一見,也圍著樹找起好位置來,白二郎看了眼自己僅有的三盞花燈,伸手便從屋檐上取下,也要大吉給他掛上去。

白大郎:……

他左右看了看,然後著重低頭看了眼手裏的宮燈,到底沒舍得就這麼掛在樹上,於是揮揮手便轉身走了。

他還是回他自個的院裏去吧,不知道為何,看見他們三個,他總是會忍不住心塞。

莊先生笑瞇瞇的站在廊下看他們胡鬧,等他們掛完了花燈,這才止了熱鬧道:“時間不早了,雖說明兒不需要上學去,但也不要睡得太晚呀。”

三人應下,紛紛行禮後去洗漱睡覺去。

因為睡得晚,又玩得瘋,經歷又這麼多,三個孩子便齊齊起晚了。

滿寶直到周立君推門進來才從美夢中醒來,她揉著眼睛看了一眼窗戶,窗戶是關著的,但陽光是關不住的。

周立君隔著屏風聽到了動靜便道:“小姑,你還沒起呢?”

滿寶伸了懶腰應了一聲,問道:“你昨晚沒回來,是住在鋪子裏嗎?”

“是啊,昨晚上好多人,”周立君很高興,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嘰嘰喳喳的道:“你不知道,外城好熱鬧,人擠著人,有天還沒黑便來店裏包了桌子一家吃團圓飯的,也有天黑以後坐在二樓一邊賞燈一邊吃飯喝酒的,更有逛到一半肚子餓了進來吃飯的,我們都已經提前準備了許多食材,因為怕過節好多東西要漲價,可以保存的菜蔬我們都還多準備了點兒呢,誰知道昨晚竟然全用光了。”

滿寶披了衣服出來,問道:“那一定很累吧?”

“要是能賺錢,我是不介意天天都這麼累的。”

“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已經快午時了。”

滿寶驚叫一聲,“我竟然睡了這麼晚?”

周立君笑瞇瞇的問,“小姑,你沒感覺到你的肚子在叫嗎?”

滿寶就摸著肚子安靜下來,仔細的聽了聽後搖頭,“沒在叫。”

她轉而問,“你怎麼這時候回來了,午時不是最忙的時候嗎?”

“六叔把食材全用光了,早上就賣了一頓早食,五叔看我們忙了一整夜都累得很,此時街上人也沒那麼多,便說中午這頓不用賣了,到晚食再說,他這會兒出去買食材去了。”周立君道:“我要不是想著把昨天和今天一早的賬目理出來,也早就回來了。”

滿寶見她打著哈欠,眼底有些青黑,便揮手道:“那你快睡吧,我起來了,屋裏安靜下來,你好睡。”

周立君點了點頭,但其實並不在意小姑在這裏,因為她實在是太困了,一躺到床上就睡著了。

滿寶輕手輕腳的換好衣服出門洗漱,白善這也才起來。

倆人洗漱好以後,容姨就給了他們一碗熱粥,道:“先吃了墊一下肚子吧,再過不久就要吃午食了。”

倆人點頭,也不上桌吃,幹脆捧著碗坐在了臺階上,一邊輕輕的刮著肉粥吃,一邊讓中秋的陽光灑在他們的腿上。

倆人又覺得犯困起來。

慢悠悠的將粥吃完,他們也懶得動彈,就安逸的坐在臺階上發呆,誰也不說話。

不遠處屋裏的白二郎捂著肚子出來,聞了聞空氣中飄散的香味,再一看他們手裏捧著的空碗,便癟了癟嘴問,“你們吃早食怎麼也不叫我?”

滿寶神思歸屬,將視線移過去看了白二郎一眼後道:“我以為你會更喜歡睡覺。”

白善點頭,“畢竟我們這會兒就又想睡覺了,以己度人,我們覺得你也是的。”

白二郎:“……”

滿寶見他一臉無語的瞪著他們,就道:“快吃午食了,你想吃東西還不快去洗漱嗎?”

白善道:“剛才我們洗漱的時候先生拿著書去園子裏看了,說是眼不見心不煩,你再不洗漱,一會兒先生就回來了,看到你這會兒才洗漱,說不定又煩了。”

滿寶:“小心先生罰你抄書。”

白二郎轉身就回屋拿盆,雖然他很不想接受他們的威脅,但他還真害怕,因為他還有一本半的《禮記》沒完成呢。

白二郎大嘆一口氣。

等他洗漱好,容姨也不偏不倚的給他端來了一碗肉粥。

白二幹脆也捧著肉粥坐在他們身邊,一邊吃一邊道:“我還要抄《禮記》呢,學裏布置的作業,滿寶,你能不能幫幫我?”

“先生知道了會罰的。”

“你不說,我不說,白善不說,誰知道?”

滿寶和白善齊齊扭頭去看站在一旁曬太陽的大吉。

大吉對上他們的目光,默默地轉了個身,背對著他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