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十七章 情人眼

滿寶和白二郎很好奇白善家裏到底有多少錢,怎麼京城的房子說買就買?

白善自己也不知道,他又不管賬,祖母和母親從來都是說,你只要安心讀書就好。

於是他便一直安心和莊先生讀書,家裏的事,除非祖母與他說,不然他知道的和滿寶差不多。

不過,三個小夥伴雖然不知道白善家裏具體多有錢,但很有錢就對了。

白二郎覺得至少比他家有錢,因為他爹都沒有說過要買京城的房子。

這樣的威懾,加上堂祖母從小到大給他的威嚴印象,白二郎不敢造次,老老實實地準備去大街上逛一圈就回來。

滿寶和白善也是這麼打算的。

他們覺得內城人少,再熱鬧,又能有多熱鬧呢?

結果到街上一看,三人就被眼前的人山人海給驚住了。

滿寶興奮起來,“這人跟去年在益州端午看的人一樣多呀。”

“不對,比那會兒人還多。”

白善驚嘆到:“內城都這麼多人了,外城得有多少人呀。”

白大郎自得的道:“那肯定更多,幾乎舉步維艱,熱鬧得很。”

白二郎羨慕的不行。

白善不太理解,“這麼多人,那我們到底是看燈還是看人啊?”

要是看人就沒意思了。

白大郎笑道:“這兒是路口,來往的,還有兩邊路上出來的人都擠在這一塊兒了,再往前去一點應該會寬敞很多,走吧,我們到前面去看看。”

大吉和劉貴高松幾個連忙緊緊地護在幾位小主子的身後,生怕他們被人群給沖散了。

白善也怕滿寶給人擠走了,於是伸手拉住她要一起走,結果手才伸出去還沒抓住呢就被白二郎一巴掌拍在手背上。

他扭頭去看白二郎。

白二郎就得意的沖他道:“都長大了,男女授受不清知道嗎?”

白善氣得鼻子都快要歪了。

滿寶已經走出了好幾步,見他們還在後面,而他們之間隔了兩個人,只能站定了等那倆人走過,然後趁著中間還沒人擠過來便伸手一把拉住倆人的袖子,“知道了,快走吧,等出去了再松開。”

白善微微掙脫開,不讓她拉袖子,直接握住她的手,跟著她往外擠去,然後才得意的回頭看白二郎。

白二郎氣,也要去抓滿寶的手,然後被早瞄著的白善一把打了手背。

一旁一直跟著的白大郎忍不住了,伸手擰住白二郎的耳朵就讓他走在他身邊。

白二郎嗷的一聲,忍不住停下腳步要解救他的耳朵,結果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和白善滿寶直接便擠進來好幾個人,他們個頭又還小,一下就看不見了。

大吉緊隨白善和滿寶而去,劉貴遲疑了一下,見高松落在了後面,便只能跟在白大郎和白二郎身邊看著他們。

白大郎一路將白二郎拉到了外面,人少了許多,他這才松了一口氣,松開自家傻弟弟的手,他懷疑的看著他,問道:“你喜歡滿寶?”

白二郎一時沒反應過來,回道:“我還敢討厭她嗎?”

白大郎:“……”

他深吸一口氣問道:“我是說,你想娶滿寶嗎?”

白二郎一下瞪大了眼睛,“這怎麼可能?善寶要娶她的。”

而且他要是娶了她,以後豈不是天天被她欺負,說又說不過,打也打不過,這日子過得特忒憋屈了吧?

只是一想,白二郎便抖了抖身子,戒備的看著他大哥。

白大郎沒好氣的道:“用不著這麼看我,你既無意,你去打擾人家幹什麼,還牽手,你都多大了還去牽人家的手……”

白二郎張了張嘴,憋了半天憋不出一句話來,他就是不想白善那麼快得逞唄。不過他怕他說出來他大哥能揍死他,所以他憋了憋,沒說話。

白大郎以為他是受教了,這才好奇的問,“他們兩家說定了?”

“我怎麼知道,但我覺得先生是同意了的。不過大家還小,沒必要說開而已。”

白大郎點了點頭,“他們是師姐弟,倒也配,就是家世上差了點兒,不過堂祖母要是不介意也就沒什麼了。”

白二郎嘀咕道:“堂祖母才不會介意呢,她可喜歡滿寶了……”

白大郎八卦完,神清氣爽,四處張望著要找一下白善他們,結果一回頭就對上了劉貴那一臉懵的表情。

白大郎也懵了一下,這人啥時候跟著他們的?

他有些不自在的輕咳一聲,畢竟當著他的面剛八卦完人家的主子。

白大郎的臉皮還不夠厚,因此有些薄紅,白二郎卻是無知無覺,他都能當著大吉的面打白善,還不敢當著劉貴的面說白善嗎?

所以一回頭看到劉貴,他就問:“白善他們呢?”

劉貴也回過神來了,指著前面道:“回堂少爺,應該是往前面去了。”

“走,我們找他們去。”

白善一開始還能牽住滿寶的手勉強走一走,到後來被人群一擠,為了不受傷便要放開,大吉生怕他們走散,他護得了這個,看不住那個,幹脆大手一推一拉,將擠在倆人中間的人往旁邊一撥,將倆人給拉到了一塊。

滿寶被人擠著和白善擠在了一起,大吉鐵塔一般立在倆人身後,不如讓擠著他們,他們這才松了一口氣,松開手,一起甩了甩手道:“手都酸了,這兒怎麼這麼多人啊?”

滿寶四處看了看,發現她只能看到一個個黑黑的後腦勺,畢竟她這會兒還有點兒矮。

她有些心塞的收回視線,憂心的道:“這麼多人,萬一有病人要去藥鋪可怎麼去呀?”

白善:“……今兒是中秋,不是急癥誰會去藥鋪呀?”

因為滿寶的緣故,白善知道,便是中秋和除夕,藥鋪裏也會有人留守,預備著有病人發急病找人。

滿寶烏鴉嘴道:“萬一就有急癥呢?”

聽得白善都想去捂她的嘴巴了,一旁聽到他們說話的好幾個人都扭頭過來看倆人。

大吉生怕他們起沖突,連忙伸手輕輕地推了推他們,讓他們更往前去。

等擠出了人群,前面就寬敞多了,至少可以正常的走路了。

滿寶摸了摸已經有些散亂的頭發,嘆氣道:“難怪出門前先生問我要不要帶把梳子。”

白善就伸手胡亂的給她撥了一下頭發,然後睜眼說瞎話道:“好了,整齊了,這樣就很好看了。”

正巧白二郎他們找了過來,聽到這句話便下意識的擡頭看了一眼滿寶亂糟糟的頭發,然後齊齊擡頭望天,就見天上的大圓月亮普照大地。

果然,情人眼裏就是容易出西施,古人誠不欺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