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十二章 真情假意

陳福林一笑,問道:“那你是原諒我了?你給我個地址,我明天提了月團和美酒去拜訪你。”

莊先生搖了搖頭,“我信你,可敘舊還是算了,最好將來也不要再見面了。”

陳福林:“這是為何?”

莊先生嘆氣,“我一直怕見舊友,陳大人難道就一點兒都不怕嗎?”

陳福林對上莊先生的目光,不由噎住,半響說不出話來。

走出老遠的陳先生和姜先生等人匯合,搖頭笑道:“陳大人寬和,出了名的老好人,而莊先生看著也是心胸寬廣之人,怎麼倆人看著就不對付呢?”

姜先生笑道:“性情不和吧,這就和寫字用筆一樣,有的筆它看著很好,但它就是不合你的手,這不就處不到一塊兒去了嗎?”

陳先生:“……那是莊先生這支筆更合你呢,還是陳大人那支筆更合你?”

姜先生便哈哈大笑道:“哪有你這樣比喻的,小心老莊回頭找你算賬。”

得,陳先生不用他回答也明白了。

而還依舊站在高地上的滿寶三個正盯著遠處說話的莊先生和陳福林討論得熱火朝天,“你說,先生和他到底有什麼恩怨?”

白善眼神好,看得到他們的神情,道:“看臉色不像是吵起來的樣子,不過先生很客氣,也不像是和對方很熟的樣子。”

白二郎:“先生不是小氣的人,我覺著總不可能是上學時候打架遺留下來的問題,一定是結仇了。”

白善都頭疼,“會是什麼仇呢?”

正猜著,三人見莊先生站起來走了,三人立即轉身飛奔下去,“先生,我們要回家了嗎?”

莊先生笑道:“急什麼,我是帶你們來參加詩會的,這會兒評比的結果還沒出來呢,怎麼能先走呢?對了,今兒你們都做了什麼詩?”

白二郎先舉手道:“先生,我沒作詩。”

莊先生了解他,點了點頭道:“不作就不作吧,不過回去以後,你不許再賴床了,每日早起後都要先到園子裏讀兩刻鐘的詩文,然後再用早食去上學。”

白二郎:……

莊先生扭頭看向另外兩個,“你們呢?”

師徒四個說著話回到中庭,正巧大家的詩也寫完,而裁判也快評比出來了,一張張詩文正被打開來給眾人共賞。

章徽拿出他們評定出來的前三名,笑道:“今日詩會收獲還頗豐,我手上有三首好詩與諸位同賞,尤其是白善的這一首……”

莊先生都沒來得及從白善那裏聽到詩呢,聞言扭頭看了他一眼,也不用他再說一遍了,直接上前去看。

“……月下桂香話先考,祖願新竹繞鳳池……”莊先生贊許的點了點頭,和白善道:“你總算摸到了作詩的邊兒了,哈哈哈……”

姜先生正站在不遠處,聽到他的暢笑聲找過來,笑問,“你這弟子不錯呀,這是拿了今天的榜首啊。”

他話音才落,站在上面的裁判已經在找白善了。

滿寶和白二郎立即高興的一左一右的把白善往上推。

接下來就是詩會的老套路了,作為前輩會勉勵一番後輩,然後就將他們得到的彩頭當眾給他們。

作為榜首,白善得到的是莫會園特定的彩頭,說罷,章徽拍了拍掌,便有人擡了一盆花上來,白善定睛一看,正是他們上午剛欣賞完的墨菊。

章徽笑瞇瞇的道:“菊花傲風,這墨菊更是稀罕,墨色又尊貴,白小郎君,望你將來能如這盆墨菊一樣不懼秋寒,在文壇中盡情開放。”

白善:“……是,定不負大人期望。”

他看著被放在桌子的正中間任人觀賞,再扭頭看了一眼眾人艷羨的目光,最後只能默默地收回目光看向滿寶。

滿寶張大了嘴巴,和他大眼瞪小眼,都覺得這一把有點兒虧了。

白二郎也張大了嘴巴,然後就低下頭去憋不住的笑起來。

滿寶忍不住掐了他一把,小聲道:“笑什麼笑,傻子,你也虧了好不好?”

白二郎嘀咕道:“他有好處也是先給你,我才不稀罕呢。”

莊先生也看著那墨菊半響說不出話來,一旁的姜先生一臉的艷羨,“這菊花看著快要開了,老莊,回頭我可要去你那裏賞花。”

莊先生瞥了他一眼,問道:“你喜歡?”

姜先生點頭道:“喜歡呀。”

“那送你了。”

姜先生:“……”

他一臉的懷疑的看著莊先生,“你這是玩笑還是……”

莊先生:“認真的。”

“你不問問你那弟子?”

“他會願意的。”說罷,將正好下臺的白善招手叫過來,道:“姜先生喜歡墨菊。”

白善立即道:“那送給姜先生好啦,一會兒讓下人搬出去送到姜先生車上?”

姜先生見他一點兒勉強勁兒都沒有,這才相信他好似是真的不太喜歡這墨菊,可是,為什麼呢?

他目光來回看著他們師徒幾個,問道:“你們是不喜歡墨色?”

不,他們是不喜歡滿寶的墨菊,花花草草,他們還是很喜歡的,前提是不能是滿寶從外頭買回來的那些。

於是大家一起瞥眼看向滿寶。

滿寶輕咳一聲,點頭道:“不錯,我們都喜歡鮮艷的花色,比如紅色呀,黃色呀,越鮮艷的越好看。”

姜先生:……沒想到莊先生人看著還有些高雅,喜歡的卻是這麼俗的顏色。

既然如此,姜先生就很高興的收下了這份禮物。

他扭頭看見在一旁與人說話,目光卻一直落在這邊的陳福林,幹脆好人做到底,叫上莊先生師徒道:“頭名也決出來了,你這弟子別的不說,今日之後至少在這一片當中是揚名了,再把這詩往外一傳,揚名不過是須臾之間的事,所以我們也沒必要在此多留了,一塊兒出去吃個午食?”

莊先生趁機邀請,“不如去我那兒吧,家裏不僅有廚娘做菜,還有我從老家帶來的桂花酒,今日是中秋,正好飲一杯。”

姜先生忍不住樂,“你不是戒酒了嗎?”

“嗯,看來今日要犯戒了呀。”

倆人相視一眼,都哈哈大笑起來。

不太喜歡喝酒的滿寶、白善和白二郎一臉莫名的看著倆人,完全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