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十一章 陳福林

莊先生沖三個弟子揮了揮手,又扶著白二郎的手坐回了椅子上,他對姜先生等人笑道:“今日姜先生帶來的茶也太好了些,沒想到才喝了幾杯就醉了。”

姜先生偏頭看了一眼陳福林,見他垂著眼眸沈默的樣子,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樂道:“姜某平生還是第一次見有醉茶的,來來來,莊兄再喝一杯解解醉。”

姜先生遞過去,莊先生還真的接過去喝了一口,贊道:“好茶。”

眾人:……所以這到底是真醉茶還是假醉茶?

不過這會兒大家看著神色平淡的莊先生,再看一旁緊盯著莊先生的陳福林,大家也琢磨出味道來了,這兩位同鄉兼同窗的關系貌似不怎麼樣啊。

陳福林等他們說完了話便和莊先生笑道:“許多年不曾見過莊兄了,不如我們約個時間敘敘舊如何?”

莊先生就笑道:“我看擇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日吧。”

陳福林一楞,笑道:“如此也太趕忙了,不如改日我在狀元樓設宴,請莊兄去喝一杯水酒,我記得莊兄以前很愛喝酒的。”

莊先生悵然道:“是啊,喝酒誤事,所以莊某人已經戒掉了。”

三個弟子一起擡頭看他們先生,心道:才怪,明明還是那麼愛喝,果然先生的嘴,騙人的鬼。

陳福林也不信,上次在狀元樓撞見他,他不就喝醉了嗎?

姜先生笑問:“所以你現在不醉酒,卻醉茶了嗎?”

莊先生一本正經的點頭,“是啊。”

前段時間剛和他喝過酒的陳先生:……

陳福林頓了頓,不死心的道:“不知道莊兄入京後住在何處,不如我明日上門拜訪敘舊?”

“陋室寒微,恐怕怠慢了陳大人,不敢請大人進內。”莊先生隨手一指,也不管那兒是哪兒,笑道:“陳大人與我有話說,不如今日就借一借東道主的便利。”

姜先生撫掌笑道:“這個隨性好,陳大人和莊先生既然是同窗舊友,那也不要如此多禮嘛,就照莊先生說的,擇日不如撞日,嗯,我看也不用去別處,這兒就很好,我們給你們騰個地方就是。”

說罷吆喝上眾人,“走,我們過去中庭那邊看看今年中秋都出了什麼好詩句了。”

眾人早回過味兒來了,看著倆人的架勢,舊情恐沒有,舊怨倒是有可能。

大家客氣的笑了笑,紛紛隨著姜先生離開。

彭誌儒和盧曉佛遲疑了一下,看了一眼白善後也跟著姜先生走了。正打算跟上的陳先生回頭看見白善他們三個動也不動,忍不住叫上他們,“讓你們先生說話,來,你們剛從中庭那邊過來吧,帶我們過去看看?”

三人一起扭頭看向他們先生,莊先生對他們微微點頭,三人又齊齊看了陳福林一眼,覺得他年紀看著也就比他們先生年輕一點兒,就算打起來他們先生一時間也不會太吃虧,便轉身一起離開了。

不過他們拒絕過去中庭,他們找了塊稍高一點兒的地方靠著,悄咪咪的看著那邊,萬一真打起來了,他們好以最快的速度去支援。

見他們都走了,莊先生便伸手道:“陳大人,請坐吧。”

陳福林苦笑一聲道:“洵美,你必要與我如此生分嗎?”

莊先生擡眸淡淡的看著他。

陳福林微微移開目光,不對著他的眼睛,臉上還是一樣的真誠表情,“你,你怎麼會來京城?”

“人年紀大了便容易回想舊事,想著,想著,便想再走一走曾經走過的地方,所以就來了。”

陳福林點頭,嘆息道:“是啊,我也常想起以前在益州求學的日子,我比你年長一歲,可很多時候還需要你來照顧我。這次打算在京城停留多久?”

莊先生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淺笑道:“不定,可能三五月,可能三五年也不一定。”

陳福林一下便攥緊了拳頭,片刻後他又放松下來,笑問:“剛才那三個年輕人是你的弟子?這是進京求學,打算等明年國子監大考的?”

莊先生笑而不語。

“我之前聽人說起過,你在綿州開學堂收徒,沒想到能教出這麼好的弟子來,我看他們年紀都還小,明年大考你有多大的把握能考上?”

莊先生喝了茶後放下茶杯,笑道:“他們不用考了,此時就已在國子監內。”

他笑道:“一個在國子學,一個在太學,比當年我們府學舉薦的待遇要好很多,我記得,當年我們若有幸被府學選中舉薦,也只能進四門學吧?”

“對了,陳大人不就是四門學裏出來的嗎?”

陳福林咽了咽口水,看了莊先生的眼睛一眼後移開,笑道:“那也是洵美相讓,要不然我也不能趕在最後一年入國子監。”

莊先生挑了挑嘴唇沒說話。

陳福林輕聲道:“洵美,你離京以後,我曾托同窗們找過你,想要舉薦你去通州做縣丞,你也知道,當年我叔父在通州任刺史,你去了那裏,以你之能,再加上我叔父的助力,過不了多久就能升任縣令,可惜當時你離開京城後就沒了音信,聽說你回鄉把弟妹和侄子帶走了,唉……你這是何苦呢?”

莊先生看著他這張和善的臉,突然就膩味起來了,“陳大人想說什麼便明說吧。”

陳福林搖了搖頭,“洵美,你對我誤會太深了,我知道,當年的事解釋太多你也不信我,但你要相信,你我情誼,當時的事真的不是我初衷,上次在狀元樓裏碰見你,我以為是你,又怕不是你,還派下人去找你……”

“我知道,”莊先生淺笑道:“我知道有人有車跟著我。”

陳福林一下就噎住了。

見莊先生冷淡的看著他,陳福林便舉起手發誓道:“洵美,我發誓,我並無惡意,我們都這把年紀了,半截身子入土,我還有什麼可瞞你的呢?我發誓,不論是二十多年前,還是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都沒想過要害你。”

莊先生看了他半響,點頭道:“好,我信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