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章 言誌抒情

避開人群,白善悄悄的問滿寶,“你五哥把墨菊賣給誰了?”

滿寶仔細的回憶了一下,半天才回憶出來,“好像是瀘州王,因為殷或說過,瀘州王和益州王的關系不錯,我在藥鋪裏和人打聽過,這個瀘州王聽著好像特別有錢,所以我就讓五哥把花賣給他了,賣給他的就是墨菊。”

白善若有所思的點頭,便忍不住悄悄的和人打聽起來,這莫會園或這次詩會的舉辦者與瀘州王有何關系。

結果盧曉佛取笑他道:“這就是個小詩會,能與瀘州王有什麼關系?”

他道:“瀘州王是藩王,為免忌諱,他是不會在外辦文會和詩會的,最多內眷在自家的園子裏辦個賞花宴之類。而藩王家的賞花宴,我們這些人顯然進不去。”

白善便看向他道:“你不是盧氏後人嗎,怎麼也進不去?”

盧曉佛自嘲的笑道:“旁支而已,能夠恩蔭進國子學已經是父輩余蔭了。”

他瞥了一眼白善,念著比他年長兩歲,他們又境遇相同,便忍不住提醒道:“我們能夠進入國子學就已經是比別人先走了好多步了,你年紀又小,實沒必要如此著急的經營出仕的事。”

白善擡頭看了他一會兒,點了點頭。

盧曉佛一看便知道他沒有聽從他的建議,他也只是笑笑,並不多說。

交淺不好言深,他能提醒一句便已盡到朋友之誼了。

彭誌儒快步走來,和倆人揮手道:“走走走,中庭那邊出了題目,聽說請了好幾位先生來斷詩呢。”

白善便與他們一起過去,滿寶已經找了位置研墨,提了筆在紙上寫下一首詩來,一旁的白二郎正苦惱的咬著筆頭。

白善走過去,先仔細的看了一下掛在亭子外的題目,很俗氣的,以中秋為題。

再低頭去看滿寶做的詩,他點了點頭。

滿寶寫好後把筆遞給他,將她的詩一抽,給他攤開一張白紙道:“你寫吧。”

她將她的詩交給白二郎,讓他交上去,“行了,想不出來就別為難了,快幫我交上去。”

白二郎看了一眼她的落款,只寫了一個周字,便問道:“怎麼不寫全名?”

滿寶就環顧一圈,憂傷的嘆息道:“詩詞不是我的長項,這詩嘛,共賞可以,還是不要丟臉的去爭什麼名次了。”

既然不爭名氣,那自然是沒必要落款全名了。

白二郎便讀了一遍她的詩,嘿嘿樂道:“我知道了,你這詩不過平平,反正也揚不了名,大名不寫也就不寫吧。”

“總比你連寫都寫不出來的強。”

白二郎:……

白善在一旁聽著抿嘴笑了笑,沈默了好一會兒後才落筆。

莊先生與他們解析詩句時說過,好詩從不是空話,文字是一直存在的,光靠詞藻堆砌是出不來好詩的。

真正的好詩是言誌,抒情,與策論一樣,須要言之有物,言之有情方能動人。

在來之前他就想過,中秋能出什麼題目呢?

不是月亮,便是桂樹,或是什麼都包含其中的中秋。

可他一個十三歲的少年有何誌可言,有何情可訴?

自然是有的,只是沒人知道而已,他寫的也不怎麼如自己的意。

可總比以前只知吃和玩兒好太多了。

白善沾了墨,慢慢的落筆……

滿寶把白二郎攆走了,扭頭見白善一直很沈默,便忍不住上前一步看,就見他正寫下第五句。

滿寶讀著讀著,也忍不住沈默下來。

白善將最後一句寫完,扭頭對上滿寶的眼睛,眼中還含著淚,他就笑著點了點頭,將筆放下,然後將墨吹幹,遞給才交了滿寶的詩回來的白二郎,“這是我昨晚睡不著作好的詩,我剛又改了兩個字,覺得比昨天晚上的略好些。”

滿寶點頭道:“是作得很好了。”

才回來的白二郎又被塞了一張紙,忍不住爆發道:“雖然我寫不出來,但你們也不要總是使喚我去交詩吧,很丟人的。”

滿寶瞥了他一眼,將紙抽回來,來回看了一眼後對白善道:“先落款,我覺著你這詩很好,必能評上。”

白二郎就探頭去讀,讀著讀著聲音漸小,雖然他自己作詩的能力不怎麼樣,但賞析的能力還是有的。

他忍不住擡頭去看白善,“這是自己作出來的?”

白善掀起眼皮道:“難道我還能抄別人的?”

“不,我懷疑這是你們兩個商量出來的,一個人怎麼可能寫得這麼好,而且這不也有寫滿寶的嗎?”

滿寶忍不住對他豎起大拇指道:“你可真會想,我倒是想自己作出這樣的好詩來,奈何我還沒有這樣的本事。”

不遠處的彭誌儒寫完了,正要拿上去交,見他們湊在一起說得熱鬧便走過來問,“你們都作好了?”

滿寶道:“我都交上去了,你看,這是白善寫的。”

彭誌儒低頭看詩,驚訝的看了白善一眼,“這是你寫的?”

白善點頭。

彭誌儒便沈默了一下,然後把自己手裏的詩給揉了丟到一旁,笑道:“那我這首詩便不好拿出去獻醜了。”

白善的詩雖比白二郎和滿寶都強一些,但其實莊先生說過,他們都不太擅作詩,所以他還是第一次被滿寶白二郎之外的人誇,臉色忍不住微紅。

彭誌儒見了微微一笑,道:“白兄弟何不現在就交上去?”

白二郎自告奮勇,“我替你去。”

說罷扯了紙就跑了。

盧曉佛也寫好了,走過來問,“寫得有多好?念來與我聽聽,我決定一下,我這首詩是不是也要揉了。”

他們三個雖然是一起考入國子學的,但他的名次尚在白善之後,而且他和彭誌儒後來去看過張貼出來的文章,認真的說,白善的卷子並不比彭誌儒的差,尤其兩點,他的帖經和墨義一點兒錯也沒有,彭誌儒的墨義還錯漏了一句呢。

而策論,他們兩個私下討論過,白善的也是言之有物,不比彭誌儒的差,且他字寫得比彭誌儒的好。

他們倆人當時便猜,白善之所以落在第二名,恐怕是年紀太輕,且他剛進京,還沒把名氣打出去。

而當時彭誌儒已經在京中拜訪了許多人,有了些許名氣了。

盧曉佛一直都知道,他們三個裏,其實白善才是實力最強的,他很好奇他作的這一首詩是什麼樣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