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墨菊

莊先生給他們布置了特別多的作業,其中滿寶的最多,因為白善和白二郎還有學裏布置的作業,她卻是沒有的。

滿寶對此有些不滿,和先生據理力爭道:“先生,雖然我沒有學裏布置的作業,但我也是要研究脈案的。”

莊先生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道:“那你就早些起床,晚些睡,你的課程本就放慢了的,再不做作業,你就要被二郎追上了。”

滿寶扭頭看向白二郎,正巧白二郎也扭頭看過來,他得意的沖她一樂。

滿寶便回頭和莊先生道:“先生,我覺得您說的對。”

白二郎:……

白善憋住笑,打開了自己的課本開始琢磨著寫作業。

京城的中秋放假時間比他們在益州時還長些,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京城的官員還要參加宮宴什麼的,反正國子監放了五天假。

從明天十四開始街上就熱鬧起來了,各鋪子都開始把花燈往外搬,外頭賣吃的,玩的人更多了。

可惜,白善他們連門都出不了,全呆在家裏寫作業了。

莊先生說了,中秋那日帶他們參加詩會去。

當然,和在益州城不一樣,在京城,進了詩會,他們是沒資格上座的,最多是旁觀和重在參與。

之前莊先生從沒想過要帶他們去參加這些,畢竟他們要低調不是?

不過這會兒了也沒必要當隱形人了,那就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至於能不能揚名就看幾個孩子的本事了。

對於白善和滿寶,莊先生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他帶過那麼多的學生,見識過這麼多人,像他們這樣聰慧的,也只見過那麼幾個而已。

而除了他們兩個還小外,其余人莫不已赫赫有名。

而詩會也分為很多等級,莊先生能參加的等級還不太高,第二天他把三個弟子打扮一新便領著出去了。

有一場詩會是在一個叫莫會園的地方搬到,裏面是一個三進的園子,全都開放,進去的文人墨客可以四處逛一逛,最後回到中庭作詩。

當然,進去是需要帖子的。

也不知道莊先生從哪兒弄來了兩張帖子,把他們三個弟子全給領進去了。

滿寶緊跟著莊先生,擡頭看了一眼匾額後便擡步進去,等給他們領路的下人走了才好奇的問,“先生,為什麼叫莫會園?”

這名字聽著總覺得怪怪的,尤其是在舉辦文會的時候。

白善和白二郎也覺得怪,於是齊齊的擡頭看向先生。

莊先生:……他哪兒知道是為什麼?

主人家取的名字,還去究根究底嗎?

莊先生只能道:“這園子的主人姓莫,這園子常年租給人辦宴會,文會和詩會,一直叫的這個名字。”

滿寶好奇:“誰家辦宴會不是在自個家裏辦,而是要租園子辦的?”

“許多人家,”莊先生道:“京城地貴,房子更不便宜,許多人家只有足夠居住的房子,家裏要辦宴會時根本騰不出空間來,便只能往外租了。”

白善不解:“一年裏辦的文會和詩會才幾場,那要是租不出去它豈不是空著,不會虧本嗎?”

“不會,像這樣專門建了往外租的園子京城內外還有好些個呢,”莊先生道:“一些四五品的京官,甚至是三品京官,家裏也只二進三進而已,一大家子住在一起,若是小宴還罷,一次去個十來桌的客人,往哪兒擺?且連個能看的景兒都沒有,也太寒磣了,所以才會有人往外租園子。”

“你想想,京中有多少官兒,多少中資之家?今天這個過壽,明天那個周歲,詩會、文會、賞花宴,輪著來租,這園子就沒幾天是空著的。”

滿寶好奇的問:“很賺錢嗎?”

莊先生笑了笑道:“這個卻是不知了,這園子不僅地要錢,建造要錢,這裏頭的裝飾擺設,花草樹木,以及維護都要錢,相比於錢,我想主人家更在意的是來此入宴的人吧。”

也就是人脈了。

白善和滿寶點了點頭,白二郎吸了吸鼻子道:“先生,我聞到了一股好香甜的味道。”

莊先生:“……這是後廚飄過來的香氣。”

滿寶也吸了吸鼻子,小聲高興的道:“我聞出來了,是月團的味道,聽說京城的月團也很好吃呢。”

白善:“畢竟是中秋,月團是必備的吧。”

莊先生點了點頭。

師徒四人往中庭去,才進去,便見中庭的院子裏三三兩兩站了不少人,大家或在賞花,或在說話,好不熱鬧。

“白善?”

白善循聲回過頭去,就看到站在一起的彭誌儒幾個同窗,他微微一笑,上前行禮道:“是你們,你們也都來參加詩會?”

彭誌儒幾個笑道:“是啊,才進來的時候碰見的,沒想到你也來了。”

幾人看向站在一旁的莊先生和滿寶。

莊先生倒是第一次見,但他們都知道白善有一個從小跟到大的老師,因此猜出了他的身份。

滿寶嘛,他們倒是沒少見,卻還沒正式認識過。

白善趁機給他們介紹,大家互相認識以後,彭誌儒笑道:“那邊熱鬧些,園子的主人不知從何處買來一盆特別稀罕的墨菊,如今已大半都開了,大家都在那裏賞花呢,你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白善:“墨菊?”

他扭頭看向滿寶。

莊先生和白二郎也看向滿寶。

滿寶嘴巴微張,驚訝的問道:“黑色的菊花?”

彭誌儒頓了一下後笑道:“也不算黑色,是墨色,嗯,沒那麼黑。”

師徒四個特別好奇的過去看,因為滿寶曾經往家裏搬的花中就有一盆墨菊,不過已經賣不出去了。

但他們似乎記得她賣給了益州王的親戚吧?

等到了地方,師徒四個小心的避開人擠到了最前面,一看到那花盆,那葉子,那花色,莊先生、白善和白二郎就一起偏頭看向滿寶。

滿寶眨巴眨巴眼睛,也仔細的盯著瞧了半天,確認自己真的沒花眼,這真是曾經在她手裏呆過的花。

賣給殷或的菊花是綠色的,那墨色的就是賣給了益州王的親戚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