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不甘

“第二種情況,”白善也伸出一根手指道:“太子還是沒兒子,三皇子還是想和他大哥爭皇帝當,益州王知道這件事,於是在知道太子的侍妾有孕後就透露給了三皇子,於是三皇子派人把侍妾弄流產了。益州王再把這件事告訴太子,太子知道了很生氣,於是跟三皇子打起來了,皇帝知道了更生氣,然後就讓我們去告益州王。”

“還有,還有,”白二郎著急道:“孩子就是益州王弄掉的,然後栽贓給了三皇子,太子比較笨,沒查出來,但皇帝查出來,於是他就生了兩個人的氣,既罰了太子,又要我們去告益州王。”

滿寶氣得一拍桌子,“那不都是他們家的混賬事嗎,為什麼要讓我們去當出頭鳥?”

白二郎縮了縮腦袋,小聲道:“話不能這麼說吧,皇帝無家事,這也是國事,滿寶,你要小聲點兒。”

白善也很不開心,“既然是國事,那我們就得更鄭重一點兒了,涉及爭位,你看那些正史,野史,還有那些話本上寫的,哪一次爭位不是血流成河?”

他道:“不論我們願不願意,我們都已經被卷入,再抱怨,再討厭也沒辦法了。”

白善說著,眼中閃爍著光芒,緊抿著嘴角表示出很不愉悅的情緒,“前面是山,我們翻過去就是,是河那就蹚過去。”

滿寶問:“那萬一是火,是刀子呢?”

白善瞥了她一眼道:“我們還能後退不成?不照樣得咬咬牙走過去,出點血,受點傷,走過去就好了。”

後退的確是不能後退的,滿寶情緒有些低落,眼中不由含著薄淚問:“那,那要是走不過去呢?”

白善垂下眼眸,不讓他們看見他眼中的淚,“那就死了。”

連白二郎都沈默了下來,兩個少爺一個少女默默地坐著,車內安靜一片。

白二郎小聲的道:“我,我不太想死……”

誰又想死呢?

滿寶擦了擦眼角的淚水,抿了抿嘴角後道:“不行,我們就是要死,那也不能就這麼死了,我得把我們的事兒都寫下來,將來我們要是死了,我們的事兒就能像現在的書一樣流傳於後世了。”

白二郎也擦了擦淚,連連點頭道:“對,讓後人罵益州王,”他壓低了聲音道:“也罵皇帝。”

白善擡起紅紅的眼睛看了一下倆人道:“這最多是野史,正史是不會寫入的,野史只會作為人茶余飯後的談資,誰還會真的當真?”

滿寶:“不管,我就要寫。”

“行吧,你寫吧。”白善道:“寫完了給我看看。”

“不給。”既然寫給她死後的後代世人看的,那她就要把科科也寫進去,怎麼可以給白善看呢?

滿寶瞥了他一眼道:“要是我們沒死,你卻看著了怎麼辦?”

白善精神一振,懷疑的看著她,“你不會想寫我們的壞話吧?”

白二郎也戒備的看向滿寶。

滿寶道:“才不會,我是一個公正的人,只會照實寫,不會刻意褒揚誰,貶低誰的。”

白善表示很懷疑,“我覺得你應該多看一看近代的史書都是怎麼寫的,少看些《尚書》《春秋》什麼的。”

滿寶哼了一聲道:“先生說了,以前史家記史不懼帝王,如今都很隱晦了,常人讀之常不解,我才不要這樣,我的書不僅要給讀書人看,也要給普通人看,哼,我們要是死了,我讓他們遺臭萬年。”

白二郎表示很憂心,“哪有那麼容易,寫出來別人也未必相信是真的,不相信哪可能遺臭萬年?而且你這書寫得好不好還不一定呢。”

滿寶道:“別的不敢說,我的文章是一定比你們的好的。”

白善瞥了她一眼道:“你不如想一想這書你要怎麼流傳吧,寫出來,印不出來,流傳不開,你的故事就只能爛在土裏了。”

滿寶就沈思起來,“那待我有錢了,我還得開個書局什麼的,就專門印我的書,到時候便宜點兒,虧本也要賣出去。”

白善和白二郎忍不住提醒她,“……你能活到有錢建書局的時候嗎?”

話題又被拉回到沈重的範圍內,滿寶:“……不知道。”

大吉見車內又安靜了下來,忍不住搖了搖頭,加快了速度回家去。

而他們後面不遠不近的跟著一輛馬車,正是剛從另一條大街裏轉出來的殷家的馬車。

長壽從後面看到了熟悉的白家馬車,連忙和少爺道:“少爺,您看,前面是白家的馬車。”

殷或撩起簾子往前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後道:“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家吧。”

“是。”

滿寶他們回到家的時候,莊先生已經在書房等著他們了,看見他們回來便招了招手問,“怎麼樣,從唐夫人那裏問到了什麼?”

現在他們已經不會再瞞著莊先生什麼事了,反正先生都知道了,再瞞著也沒意思。

除了點兒他們的小心思,這種大事他們是不敢瞞著,也不會隱瞞了。

莊先生聽到沈思許久,他在心內權衡了好一會兒,發現也無能做的事。

他嘆息一聲,問道:“你們打算怎麼辦?”

白善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先生,既然陛下不願再久等,那我們可以想辦法揚名了吧?”

莊先生點頭,“揚名吧,你們越有名氣,活下去的機會才越大。”

雖然在一切勢力面前,這點機會微乎其微,但也是機會不是?

同樣是微寒出身的莊先生太知道那種想要不顧一切抓住一絲機會的感覺了。

他伸手摸了摸三個孩子的腦袋,激勵他們道:“你們一直很聰明,為師相信你們一定能做到的。”

白二郎擡起頭來,眼睛亮晶晶的問:“先生,包括我嗎?”

正激動不已的白善和滿寶瞬間就平靜了下來。

莊先生卻看著白二郎笑了笑後道:“當然包括你了,二郎也很不錯的。”

白二郎自得的笑起來,還瞥了一眼白善和滿寶。

莊先生溫聲道:“好了,你們也累了一天了,歇息去吧,為師給你們布置了些作業,明天再告訴你們。”

三個弟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