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秘聞

唐夫人便掀起眼皮看了滿寶好一會兒才道:“行吧,不過益州王他近來沒什麼新聞,和往年也沒什麼不同,進了京,每天都進宮給太後請安問好唄。”

唐夫人說到這裏頓了一下,突然靠近滿寶,手肘撐在桌子上盯著滿寶的眼睛問,“你們查問益州王幹什麼,是不是唐縣令讓你們查的?”

滿寶被她突然靠近嚇了一跳,把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一樣。

唐夫人斜眼看向白善和白二郎,白善連連點頭,表示滿寶說的對。

白二郎則跟著滿寶一起搖頭,表示不是唐縣令讓查的。

白善的腦袋就頓了一下,扭頭看了白二郎一眼,只能強逼自己也跟著搖了搖頭,結果白二郎卻隨著他點了點頭。

滿寶瞪著兩個蠢師弟氣得說不出話來。

唐夫人微微一笑,問道:“近來你們有沒有和唐縣令通信呀?”

“偶爾寫上一兩封問好的信,”白善謹慎的回道:“我們進京後,唐縣令和楊縣令都很照顧我們的。”

“看出來了,我家公公都知道你們呢,我聽他吩咐過家裏的管事,讓好好的照顧你們。”說著擡起眼來看向他們。

白善和滿寶面色還好,一臉的疑惑模樣,“是嗎,但我們沒見過唐府的管事呀。”

唐夫人斜眼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額頭上冒出細汗來,連連點頭道:“我也沒見過。”

他覺得他來錯了,他今天就不該為了一口好吃的就跟來的,唐夫人真的是太可怕了,以後這種事讓白善和滿寶來就是了。

白善頓了一下後問道:“唐夫人,益州王沒什麼事,那當今有什麼煩心事嗎?”

唐夫人扭頭看向他。

倆人目光對上,默默地相視了好一會兒,唐夫人便問道:“這話是你自己想問,還是唐縣令想你們問?”

白善沈默了一下後道:“唐縣令會同意我們問的。”

唐夫人的手指就轉了轉茶杯後道:“煩心事啊~~中秋快到了,大家看著都開心得很,就是有點兒可惜。”

唐夫人道:“前幾日東宮裏死了一個侍妾,聽說是自縊,在死前剛流了一個三個月的孩子,太子妃為此還病了呢,到現在都沒好多少。”

白二郎和滿寶都不解,“為什麼要自縊?孩子是怎麼流的?”

白二郎甚至壓低了聲音問:“是不是太子妃害的?”

“不可能!”說話的卻是白善,他在國子學裏雖然聽到的很少,但偶爾也聽過一兩句,他道:“太子一直沒有子嗣,太子妃也很心急,侍妾有了孩子,她應該會高興才對。”

唐夫人頷首,“是啊。”

滿寶就擡頭看了唐夫人好一會兒,問道:“但那侍妾也是被人害了對嗎?”

唐夫人沒回答,只是道:“要說煩心事可能也就這一件了吧,前兩日皇帝還申飭了太子。”

滿寶聯想了一下他們接到的狀紙,忍不住一拍桌子道:“我知道了,是益州王幹的,太子沒兒子,那他地位就不穩,國本不穩,朝綱自然也就不穩。”

唐夫人把嘴裏的茶給噴出來,瞪大了眼睛看滿寶,“你說什麼?朝綱不穩?”

滿寶眨眨眼,心虛的問,“我有說嗎?”

白善伸手擋住臉,好一會兒後擡頭認真的對唐夫人道:“唐夫人,你聽錯了,她沒說。”

唐夫人:……這倆熊孩子,當她耳朵聾啊!

她沒好氣的道:“還有一個小道消息呢,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你們要不要聽?”

滿寶和白善連連點頭,白二郎搖頭。

坐在他身側的白善就伸手按下他的腦袋,讓他跟著點了一下頭。

唐夫人卻並不在意他的意見,已經繼續道:“我悄悄打聽到的,說太子之所以被陛下申飭,是因為他打了三皇子,還把三皇子府給砸了,不過事情是發生在府內,禦史不上書,陛下和皇後又想壓下這事,這事也就沒人敢光明正大的說了。”

滿寶和白善張大了嘴巴,半響後若有所思的沈默起來。

唐夫人則看著他們的臉色若有所思的思索起來。

這一頓飯吃的很不盡興,因為沒人有心情吃,大家草草的結束了飯局,唐夫人給了他們幾張帖子,讓他們有事可以上門來找她。

滿寶則把家裏的地址告訴了她,讓她有空可以來家裏做客,她可以送她幾盆好看的花。

唐夫人知道她愛財,笑問,“是送我,不是賣我?”

“不是賣,不是賣,那幾盆花不像蘭草,不值錢的。”

唐夫人便想到昨日她在某個人家裏見到的一盆從沒聽說過的花,忍不住問,“有一種花叫什麼天星草,不會是你賣的吧?”

滿寶眨眨眼,“唐夫人,你見過了呀。”

唐夫人:“……我覺著那花挺稀奇的,竟然不值錢嗎?為什麼不值錢?”

白善輕咳一聲,指著前面道:“唐夫人,您家的馬車到了。”

唐夫人便看了一眼他,輕笑一聲,不再追問了,揮手道:“行了,我知道了,我不會往外頭說的。”

說罷扶著丫頭的手上了馬車。

唐夫人一上車臉上的笑容便落了下來,一下又一下的揪起帕子。

什麼叫朝綱不穩?

她隱隱猜到了丈夫他們正在查的事,更猜到了他為什麼就是不肯告訴她這些事。

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一不小心會死人的。

唐夫人想到這裏一頓,可也不對呀,既然是性命攸關之事,他連她都不肯告訴,又為什麼會讓三個孩子參與進來?

那三個才多大?

唐夫人皺起眉頭,扭頭問大丫頭,“周滿家裏是幹什麼的來著?”

大丫頭頓了一下後道:“不是說是種地的,還種藥材,所以滿小姐才學了醫術,家裏還和老爺做起了糧種的生意。”

“那白善呢,對了,他是功臣之後,功臣之後……”唐夫人沈吟了一下後道:“回去查一查,他父親是立了什麼功,都在什麼地方當過官兒。”

“是。”

而同樣上了馬車的三人也不安靜,同樣臉色凝重。

有過豐富話本經驗的三人已經想出了好幾種情況。

滿寶伸出一根手指道:“一種情況,太子還沒兒子,三皇子有,他想跟他大哥爭皇帝當,於是聽說太子的侍妾懷孕了,就把她弄流產了,再栽贓給益州王,但太子不信,皇帝信了,於是皇帝就生益州王的氣了,讓我們去告益州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