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皇後看了他一眼,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說到底還是因為他這皇位來得不太名正言順,所以很在意名聲。

他想要登聞鼓來為自己正名,也需要登聞鼓來攔在自己前面。

皇後嘆息一聲道“那杖子若能免了就好了。”

皇帝就哼了一聲道:“除非他們立有大功,不然朕從哪兒給他們免?要是隨便找個借口就給免了,以後這天下還不亂了?”

皇後思索著沒說話。

皇帝見她一臉的愁容,便拉住她的手問,“還在為兩個皇兒的事憂心?”

皇後扯了扯嘴角,卻發現自己笑不出來,眼淚卻忽而落下了,她擦了擦淚後道:“陛下,待過了太後千秋,就讓三郎出京就藩去吧。”

“他王妃才生下長子沒兩年,孩子還小呢,為何要這麼急?”

皇後搖了搖頭道:“也不小了,河間郡王十二就去就藩了,您要是心疼皇孫,就先讓他去封地,把封地上的事務熟悉一下,待布置好了王府再把妻兒接過去也行。”

她道:“他大了,總留在京城像什麼話呢?”

皇帝沈默了好一會兒,見皇後神色堅定,便點了點頭,“好,朕都記下了。”

國子監下學,滿寶跳下馬車,高興的沖走出門來的白善幾人揮手。

白善和走在身旁的同窗們道別,大家熱鬧的揮手和他作別,看著他提著書籃便沖那小少女跑過去,忍不住笑了笑。

白善跑上去笑問,“你今天怎麼來接我們?”

“我給唐夫人寫的帖子有回復了,今兒中午他們家的下人來說,下響她有空,會出來逛一逛,問我們要不要與她一起,所以我過來接你們的。”

滿寶說完看到慢悠悠走過來的殷或,擡手沖他揮了揮後問,“明日要看著換藥了,你是直接來我家,還是去藥鋪?”

殷或笑道:“去你家吧。”

他頓了頓後問,“對了,你家裏的那些花都賣了?我六姐養的花開了,她很喜歡,還剪了一枝給我插在屋裏,我聞著很香。”

“昨天就賣光了。”

殷或有些惋惜,“你的動作倒快,只是告訴了你兩個采買而已。沒有露了行跡吧?”

“放心,我和白善都仔細設計過的,查不到我們身上來的。”

殷或笑著點頭,見白善站在一旁等著,便遲疑了一下問道:“你們這不是回家嗎?”

白善頷首,“要去見一個朋友。”

殷或等了一下,沒聽見他們邀請他,心裏便有些失望,他點了點頭道:“那你們先忙去吧,我先回家了。”

滿寶和白善一頭,等他上了車便回頭看向國子監,抱怨道:“白二怎麼這麼久?”

“估計在和同窗玩呢,再等一會兒他不出來我就進去找他。”白善問她,“你想好一會兒要怎麼應付唐夫人了嗎?她在羅江縣住的時候可是很想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事。”

“想好了,我決定明著告訴她我不能說。”

白善:……

殷或上了馬車,長壽問,“少爺,我們回家嗎?”

“不著急,沿著大街往下走吧。”

長壽等了一下,見他沒說去處,便只能應是,打了馬開始走。

滿寶他們靠在車邊說話,聊了足有一刻鐘白二郎才跟朋友們勾肩搭背的往外走。

一出大門就看到等在車邊的倆人,他立即把手臂收回,然後和朋友們道別,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快樂的問,“高松呢,怎麼是你們在這兒接我?”

白善轉身放下車凳扶滿寶上車,沒好氣的道:“唐夫人約了我們吃飯,滿寶來接我們,你也忒久了,明兒就放假了,怎麼也不急著回家?”

“就是因為明兒就放假了,我才不急著回家的呀。”

白二郎等白善上了馬車,自己也踩著馬凳蹦了上去,興高采烈的問,“我們要去哪裏吃?先生也去嗎?不對,先生年紀太大了,唐夫人肯定不好與他吃飯的……”

大吉將馬凳放了回去,調轉了馬頭開始走。

唐夫人請他們吃的是晚食,大家都這麼熟了,當然不會選狀元樓那麼貴的酒樓,她請他們去了一家香滿樓,據說他家的魚做得特別好吃。

唐夫人選了一個靠窗的大包間,倚靠在窗邊,他們的馬車才到她就看到了,她笑著沖樓下的人揮了揮手,看到他們笑著回應,歡快的跑進了酒樓,這才笑著回道主位上坐下。

店裏的夥計很快引著他們進來。

唐夫人便笑看他們道:“我還以為你們打算與我來一套相見不相識的戲碼呢,誰知道隔了一個來月還是與我寫了帖子。”

心思不純的三人皆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唐夫人揮手道:“行了,你們也不用不好意思了,快坐下吧,說一說你們想吃些什麼?”

滿寶道:“我們不熟,您點就好。”

“行,”唐夫人就對候在一旁的夥計道:“就照著我剛才點好的上菜吧。”

三人:……

唐夫人等夥計出去了,便笑著看向他們,“說吧,你們找我什麼事?”

唐夫人的丫頭笑著上前給三人倒了一杯茶,然後退到了一旁。

滿寶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然後直言問道:“唐夫人,我們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消息不太靈通,所以想問問你,最近京城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呀?”

“出事?”唐夫人歪頭想了想道:“中秋快到了,要開宮宴了?”

三人一起搖頭。

“那是太後千秋將至,王爺及其家眷們都進京了?”

白善:“這些消息我們都知道。”

“是呀,”唐夫人挑著嘴唇道:“這些消息又不是秘密,大街小巷誰都知道,何況你們三個,一個在國子學,一個在太學,一個在魚龍混雜,消息雜亂的藥鋪裏,應該什麼都瞞不住你們才是,所以你們想知道什麼樣的消息?”

白二郎從看到唐夫人開始就脊背發寒,他有些後悔來了,他覺得這個唐夫人和以前見到的那個唐夫人一點兒也不一樣,除了臉還像以外。

於是他扭頭看向白善。

白善沈吟片刻便要開口,滿寶突然趕在他之前開口道:“我們想知道有關於益州王的新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