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躺著

殷或就笑道:“你身體健康,可以用神,讀書應該不難才對。”

白二郎:“不難才怪了,這世上再沒有比讀書更難的事了。”

滿寶:“你下地撒麥子和插秧時也是這麽說的,這世上再沒有比幹農活兒更難的事了。”

白二郎靠在躺椅上,一搖一搖的閉上了眼睛,當聽不見她的話。

殷或見了笑了笑,也學著他的樣子整個人都靠了下去,躺椅就一搖一搖起來,他扭頭越過滿寶問白善,“才吃飯前你還想問我什麽話?”

白善看了一眼滿寶,見她不反對才問道:“既然國子監的風氣好了,那怎麽京城中的風氣沒好?五品以上官家的子弟不是都可以入學嗎?”

“有名額的,”殷或笑道:“像我父親,他是三品京兆尹,名下有兩個名額入學國子學,可我家只有我一個男孩兒,所以還有一個名額空著,可以留著將來給我外甥,或是族中的子弟。”

殷或歇了一會兒道:“可京中像我父親這樣子嗣少的能有幾個?誰家裏不是子孫繁茂?五品以上的官員,若是父還好,把名額給兒子,兒子多的給嫡子,嫡子多的給長子;可要是祖父輩的,子又生子,能拿到名額的自然是長子嫡孫,可要是嫡長孫不聰明,為了家族的前程,有些老大人便會從孫子中挑選最聰慧的送進去。”

滿寶一聽就明白了,不想他說太多的話,便接下去道:“我知道了,有利益便有相爭,在家裏爭,出來以後自然是家與家爭,族與族爭,所以就亂了。”

殷或微微點頭。

白善道:“所以能入學的子弟很少,大部分還在外面,國子監學的風氣雖好了,但京城的紈絝風氣卻沒好多少?”

殷或點頭。

白善和滿寶對視一眼,不由問道:“那要是當時在街上我們和你姐姐們打起來了,是不是事後她們也能全身而退?”

殷或呆了呆後道:“我姐姐們應該不會和你們打架,應該是會叫下人跟你們打。”

滿寶指著不遠處正坐在廊下打瞌睡的大吉道:“我們大吉可厲害了,可以一個打十個,你們家的下人打不著我們,我們去打你姐姐們,她們也不還手?”

殷或沈默了一下後道:“她們會叫衙役把你們抓起來的。”

滿寶就不太高興的道:“打架就打架,幹嘛還叫衙役?我打架從來不會叫衙役。”只有打不過的時候才會叫。

白善也道:“雖說疏不間親,但我還是覺得你姐姐們有點兒壞。”

殷或道:“所以你們可以把花賣給她們。”

不說滿寶和白善,就是躺在椅子裏裝睡著了的白二郎都震驚的睜開了眼睛,三人一起不可置信的看著殷或。

殷或點了點頭,很有些高興的道:“她們還有錢。”

滿寶糾結道:“這樣坑姐不好吧?”

殷或笑道:“你們不是討厭她們嗎?”

“可是……”那是你姐姐呀。

殷或道:“而且由我拿回去給她們,她們會很高興的。”

他也想看一看她們會怎麽養這些花,明年這些花會長成什麽樣子,然後她們又會怎麽對待這些花。

殷或垂眸想了一下後擡頭笑道:“就這麽定了,你給我六盆花,告訴我價錢,回頭我把錢給你送來。至於益州王的親戚,你要賣給他們恐怕有點兒難,到時候我可以讓長壽幫你打聽一下他們的行蹤,你讓人把花擺在他們能看到的位置就行。”

滿寶楞楞的點頭,半天才回過神來,咽了咽口水問,“這麽坑姐真的沒問題嗎?”

殷或笑著搖頭。

滿寶呼出一口氣,白善問道:“益州王的其他親戚什麽時候入京?”

“好像已經有兩位王爺帶著家眷到京了,其他人的人應該也會趕在中秋前到達,畢竟中秋有宮宴,皇家也是要團圓的。”

滿寶:“咦,有王爺入京了?我們怎麽沒聽到敲鑼清道?”

“低調入京的吧,兩朝中也只有益州王一個王爺如此受寵,京中禮部這邊自然要更重視一些。”

滿寶道:“原來皇族也捧高踩低呀。”

殷或輕咳一聲,靠在躺椅上休息去了。

他挑著嘴唇笑了笑,越是富貴的地方,捧高踩低才更是嚴重啊。

四人靠在椅子上小憩了一下,莊先生回來看到自己的躺椅被占了,便笑著搖了搖頭,也不擾他們,直接背著手回屋休息。

殷或今天特別的放縱,他一直在白家待到夕陽快出來了才走,下午還喝了一碗滿寶叫容姨燉的魚湯,不燥不寒,裏頭添了兩味藥材,補氣益血的,剛好適合他。

白善他們跟著喝了小半碗,然後就嫌棄的放下了,他們覺得有藥味兒,不好喝。

殷或卻喝了兩小碗,這點兒藥味對他來說等同於沒有。

他下午就很少再說話了,似乎又回到了之前,點點頭,搖搖頭,半天都不說一句話,但長壽看得出來,少爺很開心。

不僅長壽看得出來,一直留在娘家不肯走的殷大姐三人也看出來了,弟弟身上不再是死氣沈沈,臉上雖然也沒多少表情,但眼睛就是有神采多了。

殷大姐迎上去的腳步一頓,然後才恢復情狀,笑著迎上去問,“今天去哪兒玩了?你姐夫他們一直在家裏等你過了午時,結果你都沒回來,他們這才家去的。”

殷或笑道:“出去和朋友玩兒了。”

殷大姐正要問是什麽朋友,有幾人,都叫的什麽名字,在哪兒玩的,玩的什麽,殷或卻已經指了後面的東西開口道:“大姐,我今天回來的時候碰見一個花農賣奇花異草,你們不是喜歡花草嗎?我就給你們每人買了一盆回來,一會兒我讓人放到中秋節禮裏給您帶回去。”

他輕笑道:“姐姐們的花都是我親手挑的,可好看了,你們拿回去後可要好好養。”

殷家的姐妹們有些驚喜,因為殷或很少送她們東西,尤其是這些年,因為他出門少,也越發沈默,別說送禮,彼此間連話都少說了。

突然間收到一份禮物大家都很驚喜。

長壽讓人把花盆端上來,大家紛紛圍上去圍觀,“呀,這盆菊花似乎是綠色的……”

“這是什麽花,我怎麽從沒見過?”

“這花色好看,小弟怎麽知道我就喜歡這淺黃色?”

“我喜歡大紅色,這什麽古早玫瑰,這顏色可真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