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不布公

雖然他們這些富家子弟平日裏也沒少鬥雞賽狗,但真正沈迷其中的很少。

基本上沈迷於其中的都是廢人了,不僅在長輩們眼裏是廢人,在他們這些少年和青年人眼裏更是廢人。

沈迷賭博,這不是為錢,這簡直是毀人一生啊。

大家紛紛倒退兩步,離張敬豪遠了一些。

張敬豪雙目發紅的看著白善,低吼道:“你就是為了買馬的事冤枉報復我!”

“那你敢把你那朋友和那假扮馬商的人叫來對質嗎?”白善便嘴角微微一挑道:“你不敢,因為你得罪不起他。本來嘛,你老老實實地吃我們一個回坑,給大家介紹一批好馬,損些錢財讓你肉疼肉疼也就算了,你偏要把事情攤開了說,既然如此,我不僅讓你肉疼,還讓你心疼。”

白善指著低垂著腦袋的白二郎道:“我師弟是良善,但我白善不是好欺負的。”

一旁的滿寶連連點頭,默默地在心中接道:“還有我!”

張敬豪能承認這樣的事嗎?

那當然是不能,承認了,他以後在國子監裏還要不要混了?

但他能把那馬商找出來對質嗎?

那當然也是不能了,他要是能左右對方,他用得著跑到這裏來和白善扯這麼多話題嗎?

直接把人請到跟前來,照著他的意思說一通不就好了嗎?

大家一看他這個反應,心裏便各自有了思量。

場面一下安靜下來,氣氛凝滯。

白二郎左右看了看,輕咳一聲問道:“然後呢,我們還要打架嗎?”

封宗平便以一種看傻子的目光看著他,“在外打架是犯法的,要是學裏知道了,輕者受罰,重者逐出國子監。”

白二郎嚇了一跳,“後果這麼嚴重?”

他看向白善和滿寶:“那我們還打嗎?”

白善沒好氣的道:“打什麼呀,我們是因為氣不過才想要揍他的,現在都把事情說開了,大家以後也都不會上他的當了,還打什麼?”

他看著張敬豪道:“你好自為之吧,以後你最好躲著我們點兒,不然我說不定還真忍不住揍你一頓。”

說罷他一手拉著一個走了。

封宗平見當事者之一走了,而他也看夠了熱鬧,便揮揮手也走了。

其他人互相看看,見張敬豪臉色鐵青的站在地上,便也嗤笑一聲,三五結伴後各自離開。

殷或跟著白善他們一起走了,等走遠了才好奇的問,“我們就這麼走了?”

“當然不了。”白善揉了揉拳頭道:“說好了要揍他一頓的,怎麼能就這麼走了?”

白二郎:“你剛才不還是不揍了嗎?”

“騙他們的你也信啊,沒聽封宗平說嗎,打架是要被罰的。”

說罷四人回了自己的馬車,讓大吉先把馬車趕出馬場去。

滿寶撩開窗簾看著不遠處熱鬧的馬場,圍在場邊的人興奮的鼓噪起來,不停的有人揮舞著手大喊,“我這裏下註,我這裏下註……”

滿寶放下窗簾道:“這裏不是好地方,以後你們不許來這種地方了。”

白善看向白二郎。

白二郎低低的道:“我知道了。”

馬車出了馬場便停下,滿寶和白善站在車轅上四處看。

經過倆人的商量,他們看中了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那小山坡上遍栽桃樹,這會兒綠葉蔥蔥,桃子估計都栽完了,所以也無人看守。

滿寶便鉆回車裏去,從她的背簍裏取出筆墨紙來,用左手寫了一張紙條出來。

左手寫字一般,但也不醜,滿寶吹了吹後折疊交給大吉,“去找個人給張敬豪送去。”

殷或一直靜靜地坐在一旁,見狀忍不住問,“你冒充的誰?”

“就是那個馬商唄。”

殷或一楞,問道:“你們從哪兒查到的那馬商的手書?”

他讓長壽借用殷家的勢力去查都沒出那馬商的背景,他們去把人的字跡都給搞到了?

滿寶一臉疑惑,“我們沒查到他的手書呀。”

“那你怎麼能假裝他的字跡寫信?”

白善道:“那不是裝的他的字跡,而就是她左手寫出來的字跡。”

“不是馬商的字跡,張敬豪會信嗎?”

“誰知道呢?”滿寶道:“說不定信呢,他來就省了我們不少力氣了,他要是不來就在外面等一等他,到時候在路上攔住打了就是。”

殷或:“……你們不怕他告訴學裏?”

“不怕,他才是最不想學裏知道這件事的人吧?”白善看著滿寶輕笑道:“就算學裏知道了,我們也不會被處分的。”

滿寶就伸出自己的拳頭道:“我可不是你們國子監的人,你們先生罰不到我身上吧?”

殷或看著滿寶的小身板表示懷疑,“你能打得過他?”

“一半一半吧,但我也不怕,他們會拉架的。”滿寶看向白善和白二郎,“對吧?”

倆人一.asxs.頭,白二郎道:“這個我熟,拉偏架嘛,那我們一會兒還要不要套麻袋?”

“套吧,”滿寶道:“雖然我們不懼被他看到,但其實還是不要讓他看到的好。”

殷或就看見他們在馬車裏摸了摸,摸出一個大麻袋來。

殷或:……

大吉找到了一個在馬場裏跑腿的人,給了他十文錢道:“把這封信送給太學的張敬豪公子,他現在人就在馬場裏,應該是在售馬場外。”

那人接了錢道:“張公子嘛,我熟,放心,一準給送到。”

大吉挑了挑眉,等他跑遠以後就回去駕車離開。

他帶著殷家的下人在山坡的一個山坳處找到了一個好位置,將馬車往裏牽一點兒,人在外面一點兒也看不到。

大吉放下車凳扶著主子們下來,幾人手裏拿著麻袋,小手一揮就要上山。

長壽楞楞的,見自家的公子也要上山,連忙要攔住,“少爺,這個熱鬧咱別去湊了吧?”

要是老夫人知道他們家少爺去幹這麼危險的事,就算少爺保他,他恐怕也會被老夫人剝皮的。

殷或道:“我不會打架,就遠遠的看著就好。”

他長這麼大還沒見人套過麻袋,更沒見過人被套麻袋,所以很好奇。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