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開誠

既然張敬豪不死扛著了,白善自然也要改變一下策略,總不好讓人覺得他們得理不饒人。且掰開了講也好,他們本來就不是為了馬的事鬧那麼大一出。

白善這麼一說,其他人也好奇起來,有人起哄道:“那白公子倒是說一說,你這是為什麼呢?”

白善便看著張敬豪輕笑道:“張公子,這馬場是你帶著他們來的,人也是你給介紹的,現在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但我可未必信。”

“我這師弟單純,從不會多想,我卻是個疑心病重的,你說那是你的朋友,馬的價格是你自作主張,可我師弟卻說,自看到了那匹馬後,基本上都是那馬商給他介紹,你只是在一旁附和這的確是難得一見的好馬。”

張敬豪立即道:“那人是我臨時雇來的,並不是我的朋友。”

“巧了,我也見過那馬商,還帶我師弟過來看過,確認了就是他,張公子既然是臨時雇來的,不如這會兒再去臨時雇一趟?我給你指個路。”

張敬豪低著頭沒說話。

“白公子,你不是說不是為馬的事嗎?怎麼說了半天還是馬的事?”

“我說的不是馬的事,我說的是賣馬的人的事,”白善道:“那人和這馬場有點兒關系,難怪我師弟說,他們那天進門的時候便有人熱情相迎,不僅幫著停好了馬車,還一路送到打馬球的地方安排好座位,還給大家送了茶水點心。可今天我們單獨來的時候可什麼都沒享受到呀。”

“還有茶水點心?”

“看馬球的位置不是得花錢買嗎?”

白善挑了挑嘴唇道:“何止送了茶水點心,還指點了我師弟他們賭馬球,我聽說那天除了我師弟外,大家都輸了一些錢?”

輸了錢的任可等人連連點頭,“我把一月的零用錢輸了大半出去,才八月初呢,這次來馬場已經決定把剩下的錢也花光了,不過我再不賭了。”

喬韜也點頭,“我比你們還慘,我是把一整個月的零花錢都輸出去了,現在都是借同窗的錢。”

白善目光便泛冷的盯著張敬豪道:“不巧,我師弟那天贏了有小二百兩,興高采烈的回家,正打算下次再來把自己的積蓄拿出去玩兒,把買那一千五兩的千裏馬掙回來呢。”

大家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齊齊扭頭去看白二郎。

白二郎便垂下了腦袋。

有人感嘆:“贏了二百兩啊。”

同時有人道:“真是好算計啊。”

說完彼此對視一眼,一個道:“不是吧,你不會也心動了吧,知道在這裏頭打馬球的都是誰嗎你就敢下註?還想著贏一千五百兩?”

“恐怕不輸個三五千兩,你是見不著回錢的。”

大家都不是傻子,白善不說透,他們或許想不到,但他都點得這麼明白了,大家再想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一時大家看向張敬豪的目光都變了。

張敬豪強壯鎮定道:“白公子,我知道你惱怒我騙白二郎買馬,可你也不用如此猜忌我,我也是太學的學生,怎麼可能引同學賭球?”

“何況這賭球本來就是風雅之事,連陛下都愛看打馬球許彩頭,我們不過是玩個樂子而已,”張敬豪道:“你們看這裏有這許多下註的人……”

“那是別人,”白善打斷他的話,“不論是誰,賭球都是有贏有輸,除非對這球隊極其熟悉的人,不然不可能一連四場都贏球。”

眾人聽了張敬豪的辯解,一時覺得他說的也有理,但又覺得白善說的也沒差,於是搖擺不定起來。

白善道:“至於為什麼,理由不就是現成的嗎?我師弟明明與你交好,還和你同是太學的學生,結果你竟然用一匹馬坑他千余兩,這是為什麼?”

“還能為什麼,為錢唄!”旁邊一人替他回答了。

白善:“你既然可以為了錢拿馬騙人,為什麼不可以為了錢引他入賭?”

白善指著白二郎道:“這傻子可是打算先拿自己的本錢進馬場裏賭球,將買馬的錢掙到了再買馬的,你直接騙了他買馬,等他把馬牽回家,我們又不是傻子,學裏的同學也不是傻子,大家總能看出他被你騙了。”

“就算你事後死不承認,對你的名聲多少也有些影響,多不劃算呀?”白善道:“相反,你拿一匹千裏馬吊著他,讓他源源不斷的從家裏拿錢到馬場賭球,永遠都贏不到那份錢,永遠都買不到那匹所謂的千裏馬。”

“而且以他的性格,恐怕過個一兩月,他早把初衷給忘在了腦後,心裏眼裏只有把輸出去的錢贏回來了。”

張敬豪心臟劇跳,叫道:“白公子,你可不要冤枉我,那日他可是贏了錢的。”

“他要是沒贏錢,我今天也不會來找你了。”白善指著任可和喬韜道:“你問他們,他們可還會再賭球?”

倆人連連搖頭,再也不會了,第一次賭球就輸得那麼慘,多來幾次他們還活不活了?

大家一看,看向張敬豪的目光就變了。

騙白二郎千余兩買馬聽著是可惡,但這事傳出去還真不怎麼惡劣。

最多同學們覺得張敬豪奸詐,卻會覺得他聰明,哪怕是先生知道了也不會責備的,因為六學裏時不時的就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不過不會有人騙買馬,多數是書學的學長臨摹了好的字畫當真品一樣忽悠人買,或是算學的學長拿著算盤坑他們這幫學弟;也有可能國子學的學長拿著塊玉四處晃蕩著騙人……

這種事,只要不過分,六學的博士們都是睜只眼閉只眼的放過,學裏的同學們也都當個笑話看,除了被騙的學生郁悶一陣,其他的沒什麼毛病。

只不過學長們都很有分寸,哪怕是騙學弟們,也會在合理的價格範圍內,有的完全就是圖個樂子,最後還是會把錢花出去,比如請被騙的學弟到狀元樓裏喝一頓好酒……

這樣的事情多了,被騙的學生倒也不覺得多倒黴了。

但這種事都是在學裏進行的,像張敬豪這樣在學外進行,且還騙這麼大的一筆錢的一個也沒有。

但這沒什麼,最恐怖的是他的目的是騙賭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