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坦白

三人跳下馬車,見場內這麼多人,三人有些迷茫,“這麼多人,怎麼找?”

一語閉,不遠處便有人大喊道:“白兄,白二郎,這邊,這邊——”

三人連忙循聲看去,這才發現不遠處正站著一群人,七八個人將臉色不太好的張敬豪圍在中間,正興奮的和他們招手。

三人一看,樂起來了,立即迎上去,“失禮,失禮,我們臨出門前有點兒事耽誤了,所以來晚了,張公子沒有等久吧?”

張敬豪還沒回答,他身旁的同窗已經樂呵呵的道:“我們也才到,並沒有久等。”

他看了張敬豪一眼,似笑非笑的道:“今天休沐,張兄估計是昨晚睡晚了,我們去他家裏接他時他都還沒起呢,所以還怕你們提前來久等了,結果就是這麼巧,大家是同時到的。”

白善驚訝,“你們還去家裏接人了?”

張敬豪身旁的人笑道:“那是當然,我們和張兄玩了這麼長時間,趁著休沐有時間,自然是要上門拜訪一二的。”

笑話,他們請張敬豪吃了那麼幾天的飯菜,結果到頭來卻是被人給騙了,他們要是不探一探究竟,那也太坑了。

自從白善第二次上食堂裏找張敬豪說了那番話後,本來有些惱怒張敬豪瞧不起自己的人一下就琢磨過來了。

尤其是在打聽了一下,知道張敬豪帶白二郎出去玩了一趟回來後白二郎的右手就被包上了。

他們不傻,猜出肯定是張敬豪做了什麼惹怒白善,他這才繞了這麼大的圈給張敬豪挖了一個坑。

雖然他們似乎也被白善給坑了,但他們還真不怎麼生氣,怒火不知道為什麼全朝著張敬豪身上去了。於是,他們就更想知道張敬豪和這馬場有什麼貓膩了。

然後大家一商量,便一大早的結伴去張家接人了。

張敬豪昨天便悄悄的找過白二郎,想要議和,結果白二郎裝傻聽不懂,拒絕了他的白旗,所以今天一大早張敬豪便在頭疼猶豫,他到底是來還是不來呢?

來,勢必沒好事等著他。

不來,白善真鬧到了他家裏,他祖父能把他抽死。

而就在他猶豫的時候,這些人替他做出了決定,齊刷刷的跑來接他一起走了。

張敬豪沈默著站在眾人之間,一句話都沒說。

白善左右看了看後道:“張公子,你給我師弟介紹的千裏馬在哪兒,不如我們先去看千裏馬吧。”

正說著話,幾輛馬車又緩慢的在他們普遍停下,任可和喬韜幾個先從車上蹦下來,後面一輛特別眼熟的馬車也被掀開,殷或扶著長壽的手下車。

大家看見他們特別驚訝。

不,應該是看見殷或特別驚訝,任可他們也是來過馬場的,再來沒什麼稀奇的,殷少爺卻是怎麼來了?

殷或卻是直接朝他們走過來,走到白二郎身邊後笑問,“怎麼,不是要看馬嗎?馬呢?”

大家一起扭頭去看張敬豪。

張敬豪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特別想回到過去,把當時選定白二郎的自己拉出來打一頓。

他當時到底為什麼會覺得白二郎無根無基好欺負,又有錢,還傻的?

張敬豪環視一圈,看到了白二郎同班的同學,還有好幾個他自個班上的同窗,以及太學裏的其他同學;往前走一段,他們竟然還碰見了國子學的好幾個同學,其中就有很有名氣的封宗平。

封宗平加上殷或,張敬豪越發沈默了。

他領著一群人向馬場走去,走著走著他突然就停下腳步,轉身面向白二郎深深行了一禮,“白誠,實在是抱歉,上次的事是我騙了你。”

大家驚訝的看向張敬豪,不知道他怎麼突然就認慫了。

張敬豪起身,見白二郎沒反應,便又深深的揖了一禮,腰都快要彎到膝蓋上了,可以說道歉的誠意很足了,他也很滿臉羞愧的道:“其實要賣給你的那匹馬不是什麼馬商的,而是我的一個朋友的,他有些缺錢用,他那馬也不差,可送到馬場卻被壓價壓得很狠,正巧你想買馬,所以我才想著假借他是馬商轉賣給你,是,我們開價是狠了點兒,這是我們的不是,還請兩位白同學見諒。”

眾人見狀微微有些惋惜,這會子熱鬧看不著了。

張敬豪騙人是不對,但他都這樣道歉了,白二郎目前也沒損失,大家想著他應該會順勢原諒,誰知道他卻扭頭看了白善一眼後避到了一邊。

白善給了他一個贊許的目光,然後上前一步,站在了張敬豪身前,問道:“張公子,你那朋友呢,可否請出來讓我們見一見?”

張敬豪一臉的愧疚,“此事是我的主意,坑騙白同學的錢是我不對,我願意在狀元樓裏擺一桌給幾位賠禮道歉,但我那朋友對此事一無所知,我卻是羞於請他過來的,還請白公子見諒。”

“可我師弟說,當時開價是他親口開的。”

一旁的人忍不住問,“這到底開了多少錢呀?”

白善還沒說,張敬豪便一臉羞愧的道:“一千五百兩。”

眾人:……他們總算是知道白善為什麼那麼生氣了,這是當自家的錢是天上掉的嗎?

一千五百兩,平時他們家裏買的馬也就百兩左右,神駿一點兒的,四五百兩也頂天了,他們又不是要上戰場當大將軍,更不是皇親貴族,哪兒用得著上千兩的馬?

眾人回過味兒來了,難怪會給人便宜三百兩呢,恐怕那馬……

有人輕咳一聲,問道:“那馬到底實價幾何?”

張敬豪沒回答,只是一臉羞愧的模樣。

白善便圍著他走了兩圈,見他都是一臉羞愧,身子還微微弓著,他便笑著拍了拍掌道:“壯士斷腕,我這會兒倒要高看張公子幾下了。”

“白公子,我是誠心悔過……”

“可我並不是為這事找你的麻煩,”白善道:“要為了那一千多兩的銀子還不至於,我們白家雖只是地主小紳,但一二千兩還是拿得出來的,吃一塹長一智,大不了我們氣不過在學外套你個麻袋打一頓就是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