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威脅

白善將這一切看在眼裏,自覺時機成熟了,於是和滿寶道:“再過兩日就休沐了,到時候我們去馬場看看?”

滿寶點頭,“好呀,對了,叫上殷或一起吧,我正好要給把脈換藥,還要給他針灸呢。”

白善表示沒問題,“你不在藥鋪給他看病沒問題嗎?”

“這有什麼,讓他到濟世堂和我們匯合唄。”滿寶道:“中秋快到了,最近花市很熱鬧,我想慢慢的將我手裏的花也給賣出去,到時候有些忙,所以我們最好上午就去馬場把這事搞定,下午給張敬豪套個麻袋。”

“還需要套麻袋嗎?”白善道:“我們三個還能打不過他一個?反正經此一事他肯定知道是我們揍的他,何必還要遮遮掩掩的?”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也好,遮遮掩掩的,萬一他去報官就不好了。”

白二郎就坐在一旁抄書,聞言擡起頭來問道:“真的要打架嗎?”

白善沒好氣的道:“你以前也沒少跟我們打架,現在怎麼膽子這麼小了?”

白二郎拍下筆道:“我這是為誰,還不是為了你們,不是你們和先生說的要低調,不要惹禍嗎?”

“我問過了,國子學這邊認識他的人沒兩個,連封宗平都不知道張敬豪是誰,顯然他家世不怎麼樣,文才也一般,所以才這麼平平無奇。”白善道:“既然是平平無奇的人,我們跟他打架,也就被算在平平無奇裏,誰會在意?”

滿寶道:“我也查過了,他爹現在還在讀書呢,他祖父是從四品通議大夫,也沒什麼實權,放心吧,打了他沒事的,而且我們會說清楚緣由,晾他也不敢告訴家裏。”

她道:“聽說他們家家教特別嚴。”

白善和白二郎一起看著她,問道:“你怎麼知道這麼多的?”

“和病人們聊天知道的唄,”滿寶挺了挺胸膛道:“你們不知道吧,因為我治好了竇珠兒,最近來找我看病的女病人特別多,這裏面不乏一些大戶人家的幫工,還有女仆,我問她們,只要不是問她們主家的私密,其他家的事她們都很願意告訴我。”

白善和白二郎:“……這麼方便,坐著看病就能知道這麼多了?”

滿寶點頭,深有感觸的道:“是啊,難怪紀大夫一再提醒我,去深宅後院裏看病的時候既要帶著耳朵,也要閉上耳朵,眼睛也要睜一只閉一只,嘴巴更是要緊緊地閉著,不該問的不問,該問的也要斟酌過後才問。”

白善:“……原來你知道啊,那你怎麼不聽話?”

“哎呀,這是在藥鋪裏,又不是在後宅,沒必要那麼講究的啦,”滿寶道:“而且你不知道,她們可喜歡說這些事了,本來她們看病的時候還滿腹憂慮,她們和我說過這些事後就高興起來了,我覺得不用吃藥她們的脈象都健康了不少。”

白善和白二郎:……

白善不理滿寶了,扭頭和白二郎道:“你不是一直不明白他是怎麼引誘你賭錢的嗎?這一次我們就面對面的把這事說清楚。”

時隔多日,白善終於又踏進了太學,這一次他依舊是去食堂裏找張敬豪,和上一次相比,這一次張敬豪身邊圍了不少人。

白善直接邀請他明天一起去逛馬場,他笑道:“上次你給二郎說的那匹馬我們想看一看,要是合適我們就付錢買下了,對了,除了那匹馬外,我和我師姐也想買一匹以作學習用。”

張敬豪看了一圈正圍著他看的同窗,開口就要拒絕,結果他的同桌便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好呀,剛才我們還商量著明天休沐去秋遊呢,這會兒聽著去馬場也不錯,對了,聽說馬場裏有人打馬球,我們還能圍觀呢。”

“對了,我們去哪個馬場?”

“還能是哪個?”有一人陰陽怪氣的道:“當然是敬豪最熟的東郊馬場了。”

張敬豪根本沒有插嘴的機會,白善便跟直接定好了時間,“那明天我們巳時在東郊馬場外等你,張公子,你可不要不來呀,不然我還得派人去你家裏接你。”

張敬豪身邊的一些同學聽著一臉懵懂,等白善走遠了才回過味兒來,扭頭看了一眼臉色不好看的張敬豪,問道:“敬豪,他這話說的怎麼有股威脅的味道在裏面?他不是正有事求你嗎?”

留下膈應張敬豪的同學也慢慢回過味兒來了,瞇著眼睛看向張敬豪,“敬豪,明日你應該會去東郊馬場吧?”

“那當然會去的,”另一人輕笑道:“敬豪可是東郊馬場的常客呢,這會兒身強體壯的怎麼會不去?他要是真不去,白善說不定還真會派人上門去接。”

張敬豪臉色鐵青,一句話都不說,直接起身離開。

不遠處的太學甲十班同學楞楞的看著,然後扭頭齊齊看向正低頭扒飯的白二郎。

任可推了他一把道:“你別吃了,你師兄剛去威脅了張敬豪。”

白二郎輕飄飄的掀起眼皮道:“我知道啊。”

他前天晚上就知道了,一點兒也不意外好不好?

任可一臉迷茫,“為什麼?”

白二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伸出自己還有些痕跡的右手道:“因為這只手吧。”

大家一起看著他的爪子,問道:“可你的手不是你老師打的嗎?”

“是呀,可是先生為什麼會打我呢?還罰我抄兩本《禮記》。”

“是啊,為什麼呢,你也沒告訴我們呀,”喬韜道:“我們怎麼問你你都不說,這會兒還不說嗎?”

白二郎嘆氣,憂傷的搖頭道:“算了,還是別告訴你們了,不然我怕你們也會忍不住去威脅他的。”

因為他仔細的想了想,雖然依舊沒發現張敬豪怎麼引誘他賭錢的,但那天他們去的一撥人中,任可和喬韜他們都是輸錢的,只有他一個人一次都沒輸過。

白二郎推己及人,覺得他要是被人引誘著賭錢還輸錢了,那一定會氣得把人捶扁。

他覺得他到現在都不怎麼生氣,一定是因為他一文錢都沒輸,還白得了二百兩的原因,嗯,一定是因為這個。

而這個理由更不能告訴同窗他們了,不然他一定會被帶著一起揍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