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 查

殷老夫人摸了摸殷或的手,確認不冰冷後便又囑咐了他幾句話,這才道:“天快黑了,我也不留你了,你回院裏吃晚食吧,休息一會兒再吃藥。”

殷或應下,起身正要走,想起了什麼又停住問,“大姐二姐三姐這幾日沒有來嗎?”

“來了,”殷老夫人懶懶的道:“不過你回來得晚,沒有碰見而已。”

殷或點了點頭,轉身便走了。

殷老夫人看見了,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目送孫子走遠了。

他哪怕多問一句,或是多說一句,哪怕是不好聽的話也好呀。

殷或回了自己的房間,特別熟練的把藥給倒到後窗去了,最近幾次他倒藥已經一滴都不會掉在窗上了,特別的穩當。

長壽看見少爺用帕子擦了擦手,便開了門讓人將藥碗端出去。

等屋裏再次沒人了,殷或才問道:“張敬豪的事兒查到了嗎?”

“查清楚了,張公子是張通議之孫,是恩蔭進的太學,奴才查過,他舅舅家在蒲州,離京城遠著呢,倒是他跟一個馬商過從甚密,東郊那片馬場便有那馬商的錢在。”

殷或以前從不會過問這樣的事,但殷家在這兒,他老爹是京兆尹,這種事根本不用他出面,長壽出去問一問,許多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不該知道的,給出一些錢,說些好聽的話,也就都知道了。

之所以過了這麼幾日長壽才回稟,那是因為他第一次給殷或查這樣的事,想要查得更細一些,也更確定一些。

雖然殷或沒說他為什麼要查張敬豪,但長壽又不傻,這幾日少爺也就和白家的兩位公子和周小姐有來往,這種事問一問就知道了。

所以長壽細細的回稟道:“小的查了一下,那馬商背後也不知道靠著誰,這兩年在京城東郊開了馬場後時常開場賭球,有時是京中的公子小姐們下場打球,他們自己賭個彩頭鬧著玩兒,私底下則自己開盤下註,他做莊家收錢。”

“先前張敬豪帶著一群國子監的公子們去馬場,好多人都下註了。”

殷或好奇的問,“都輸了?”

長壽笑道:“哪兒能呢,要是都輸了,以後誰還玩這個呢?說起來也怪,其他人也跟著下了三四場,輸贏都有,大多是輸多贏少,只有白二少爺運氣最好,每一把都贏了,四場下來,聽說贏了有二百兩。”

便是素來不缺錢花的殷或都楞了好一會兒,歪著頭好奇的問,“這麼賺錢?”

“反正當時大家都說白二少爺運氣好,大家都羨慕得不行,白二少爺的興致起來了,還說要花錢在馬場裏養一匹馬,到時候專門給人打球出場,或是賽馬出場,若是贏了,他這個馬的主人也能坐莊分錢。”

長壽道:“後來張公子就帶了白二少爺去看馬,白二少爺看中了一匹馬,開價一千五百兩,說是能給他便宜三百兩。”

殷或:“……他相信了?”

長壽低頭笑,“是,不過回去以後也不知道白二少爺是怎麼和家裏說的,他們家的老師打了他一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千裏馬的事。”

“是也不是,”殷或這幾天都和他們在一起,隱約知道了,莊先生打他主要還是因為賭錢的事。

殷或嗤笑一聲,問道:“張通議不知道張敬豪的事嗎?”

“張通議家的家教甚嚴,聽說張公子進了太學以後每月的月銀才從十兩提到了二十兩。”

殷或便明白了,他點了點桌子道:“這事我知道了,不必再往下查了。”

他很好奇,“張敬豪騙人的手段很高明嗎?”

怎麼連他這個不常與人交往的人都能聽出他是騙子,白二郎卻不能?

長壽想了想後道:“還是有挺多人和張公子一起賭球買馬的,公子之所以覺得不高明,應該是因為這是小的查清楚了說的,並不曾與他交往過。”

殷或點了點頭,決定第二天把這些查到的事告訴白善和白二郎。

而此時白善正在和滿寶規劃著坑張敬豪的事。

通過白善幾天的努力,現在張敬豪身邊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他舅舅有一好友是馬商,特別的看他的面子,和他買馬能比市價便宜很多。

今年新入學的六學學生不少,加上白善他們這群功臣之後,需要買馬上課的人不少。

於是,以前認識張敬豪的找上門來,不認識張敬豪的也通過別的同窗找上門來,今天這個請吃飯,明天那個請喝酒。

就一個意思,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兄弟,給介紹一匹好馬,便宜便宜唄。

有的人家裏不差錢,他們不需要便宜,他們需要的是從心底放心的馬種。

這買馬有時候就跟買被石頭包裹著的玉一樣,也是很看運氣的。

尤其是他們這些年紀不大的,大多買的是年紀不大的馬駒,買了來還得慢慢教養的。並不是長得好看的馬就能跑得快,跑得穩,所以才有相馬師這個行業。

他們年紀小,知識有限,且也不是幹這個的,所以不敢自稱伯樂,要發現千裏馬,除了相馬師,便是依靠馬商了。

他們不奢求便宜,只要馬商不坑他們就行。

張敬豪素來愛熱鬧,以前不是去赴這個宴會,就是自己開宴會請人,但這次他一點兒也不開心,臉上的笑容簡直是強顏歡笑。

都是六學的學生,哪怕是恩蔭進學的也沒有傻子,張敬豪的臉色他們自然看在眼裏。

於是大多數人都有一種錯覺——張敬豪看不起自己。

有此覺悟的人一部分不再找張敬豪,你看不起我,我還看不起你呢,大不了大家不做朋友唄。

於是各自散去。

還有一部人則是生了怨忿,雖然也走了,卻不斷的往外說起張敬豪,替他揚了一下名。

最後一部分人則是起了犟性,你看不起我,我非得在你跟前膈應,我還要看一看你認識的那馬商有多厲害……

張敬豪自然察覺到了學裏同學們對他的改變,但他完全沒有辦法,不知道該如何擺脫這種困境,這時候他反而希望白二郎能夠主動喊破當時那馬商給他喊的馬價是一千五百兩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