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 認錯

等殷或走遠了,殷老夫人才瞪了幾個孫女一眼,道:“以後這種話不許再當著七郎的面說,他好容易才交上一個朋友。”

“那也得看這朋友是真心還是假意吧?”殷大姐道。

殷老夫人面無表情的道:“不管是真心還是假意,只要對方不過分,我都願意滿足他。”

“祖母……”

殷老夫人就拍了一下大腿氣道:“你們弟弟還剩幾年的日子?他從沒交過朋友,現在讓他過幾年開心的日子怎麼了?”

殷大姐這才不說話了。

殷老夫人扶著額頭道:“我現在頭有些暈,吃不下東西,也別壞了你們的胃口,你們姐妹自去吃吧。”

殷大姐看了一眼二妹和三妹,連忙問道:“祖母,不等父親回來用飯嗎?”

“你父親被彈劾,已經被削了三個月的俸祿了,陛下很生氣,派了他外差,早上便走了,這一去估計得一二月才回來。”

殷大姐呆住,“父親是京兆尹,怎麼能離京呢?”

“京兆尹暫有成大人代理了,”殷老夫人說到這兒瞪了她們一眼道:“這還不都是你們姐妹三個鬧的!”

殷大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喃喃道:“不可能呀,我們也沒犯什麼大事呀,往年有人騎馬踏了青苗,最多也只是打了幾板子而已……”

而此時,皇帝剛收到驛站送回來的消息,古忠接過後看了一眼皇帝,皇帝微微點頭後便打開,瀏覽了一眼後躬身道:“陛下,殷大人已改道往西去了。”

古忠將紙條攤開給皇帝掃了一眼,皇帝微微頷首,古忠便當場燒了。

皇帝將手中的折子批改完,這才放下筆道:“以守節的腳程,不到半個月就能到,但行軍速度慢,加上點兵,少說也得兩個月。”

皇帝算了算,“兩個月後就是十月了……”

剛過了太後的壽誕。

皇帝垂下眼眸思考,起身道:“走吧,去皇後宮中走一走。”

“是。”

殿外,霞光滿天,天邊橘紅色的一片,淡漠相宜,把雲彩勻稱出各種形狀來,煞是好看。

皇帝忍不住停住腳步擡頭看了好一會兒雲。

滿寶也在家門口仰著脖子看雲,知道馬車在她跟前停住,她才從天上收回視線,看著從車上跳下來的倆人問,“你們怎麼這麼久,我還以為你們畏罪潛逃了呢。”

白善:“他是畏罪潛逃,我為什麼要跟著一起逃?”

“因為你是幫兇!”

白善提著書籃進門,道:“不可能,就是說話忘了時間。”

滿寶便道:“我是相信你們的,但可能先生不是很相信。”

白二郎深吸一口氣道:“我已經和善寶商量過了,我們要來一出苦肉計,我一會兒就進書房裏給先生下跪去。”

“那估計不可能了,”滿寶道:“先生這會兒在院子裏呢,你要跪只能在院子裏跪了。”

白二郎張大了嘴巴,扭頭去看白善。

白善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反正這會兒太陽也不那麼辣了,只有夕陽,除了地膈點兒外也沒別的毛病了。”

滿寶認真的想了想後給他出主意,“一會兒你不要跪在青石板上,你跪在泥地上,雖然會有些小石子,但其實比青石板好跪,青石板太硬了。”

“這麼一想,似乎跪院子是比跪書房好。”白善和滿寶說著話就肩並肩的先往二院去了,只留下白二郎如同被風摧殘的野草一樣東倒西歪的震驚不已。

進了二院,滿寶才想起來一件事,“對了,你大哥也來了,一來就給先生作揖道謝,說多謝先生監督教育你,還說要把這事告訴你爹呢。”

白善就回頭同情的看著他道:“完了,你剛恢復的零用錢又要沒有了。”

白二郎眼淚都要冒出來了。

之前因為他們有小農莊,且收益還不差,白老爺見三個小孩兒那麼兇狠,人都去益州城讀書了還跟他搶生意,加上白善和滿寶都是用自己掙的錢在讀書花用,於是白老爺也學他們兩家,讓白二郎自己負擔自己的花銷,零花錢和生活住宿費什麼的全都沒了。

不過那會兒白二郎並不太在意就是了,因為他賺的也不少,且花的不多。

益州城的消費再高,那也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

但到了京城就不一樣了,這邊吃的且不說,住的直接就比益州城貴了好幾倍。

白老爺也覺得讓小兒子再扛那麼大的壓力不好,加上小兒子能上六學,他睡覺的時候都能笑醒。

大兒子也在京城讀書,總不能讓兩個孩子差太多,不然孩子們知道了心裏也會不舒服的。

於是白老爺大手一揮就恢復了白二郎的食宿費用及零花錢,不過零花錢上比白大郎少一點兒。

白老爺也直接和白二郎說了,一來是他年紀小,需要應酬的場合比他大哥少;二來,他有小農場的收益,他大哥可沒有。

不過雖然比白大郎的少,但那點錢也不少了,尤其白老爺都是一次性給三個月的,那數額更不少了。

白二郎一聽就覺得心發疼。

走到後院看見正坐在院子石桌邊上喝茶的先生和大哥後便一膝蓋跪在了地上,還遵照滿寶的提議跪在了泥地上,他仔細的感受了一下,除了有細小的石子膈著外,的確是比跪青石板軟多了。

莊先生和白大郎一起扭頭看他。

白二郎苦著一張臉道:“先生,大哥,我知道錯了。”

白大郎看了莊先生一眼,沒說話。

莊先生放下茶杯問,“錯哪兒了?”

“我不該去賭球,哪怕那是比賽,我也不該下註賭博。”

莊先生冷哼一聲道:“這會兒不是高雅之事了?”

白二郎深深地垂下了腦袋。

莊先生道:“什麼皇帝喜歡,皇帝還喜歡鬥雞,你也要去鬥雞嗎?知道因為鬥雞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嗎?皇帝他若是也如爾等賭徒一樣沈迷於賭球,鬥雞,這個朝廷還要不要,這個國家還要不要了?”

滿寶忍不住嘀咕了句,“這皇帝也太壞了,怎麼盡幹不好的事?生生把民間的風氣都弄壞了……”

莊先生就瞪了滿寶一眼道:“你閉嘴,雖說朝廷不限民之口,但你也不能這麼說皇帝知道嗎?”

“為什麼,不是說萬民皆可勸誡陛下的嗎?”

“因為你見不著皇帝,你的勸誡會先讓他的爪牙聽見,他可能會聽你的勸誡,但他的爪牙未必高興聽到這些,何況你還不是有功名之人,連個書生都不是,以後這種話在外頭少說。”

滿寶低低的應了一句,“好吧,先生我記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