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章 找上門去

白善把藥筒放好,課間休息的時候去問彭誌儒和盧曉佛,“你們認識張敬豪嗎?”

彭誌儒和盧曉佛楞了一下後搖頭,“沒聽說過,他是我們國子學的學生?”

“不是,是太學那邊的。”

“哦,太學那邊我只聽說過馮晨翔和任可幾個,其余人不太熟,他怎麼了?”

白善搖了搖頭,“沒什麼,只是問問。”、

彭誌儒頓了頓後道:“你要打聽人,最好還是問班裏其余的同窗,他們多是恩蔭進來的,認識的人多。”

白善點了點頭,卻沒有隨便去問人,國子學可比府學的同窗高傲多了,他和他們並不熟,交淺不好言深,他才不去問他們呢。

不過中午休息的時候,白善去吃午食,正好和殷或走在一起,於是他問他,“你知道張敬豪嗎?”

殷或一臉迷茫的搖頭,問道:“他是誰?”

“沒誰,”既然不認識就算了,白善道:“走吧,吃飯去吧。”

殷或便抿了抿嘴角。

白善取了飯菜,順勢就和殷或坐在了一起,一同來吃飯的其他班級的同學都驚呆了。

端著飯的劉煥同學差點把飯給蓋在前面的同窗身上。

他看了又看,看了又看,最後還是沒忍住,端上自己的飯菜便坐到了白善身邊,然後盯著斜對面的殷或看。

殷或擡頭看了他一眼,默默地低下頭吃飯。

劉煥小心的撞了一下白善,小聲道:“哎,你跟他是怎麼回事,這是……和好了?”

白善不在意的道:“我們本來就沒吵架,是他家姐姐誤會了。”

劉煥楞住,“所以你就原諒他姐姐們了?”

白善擡頭道:“沒有,但這和他有什麼關系?”

白善道:“他昨天給我們家送了東西。”所以他大人大量的把他們分開來了。

劉煥呆住,楞楞的道:“當初他姐姐堵我的時候,他也給我送東西了……”

對面的殷或忍不住握緊了手中的筷子。

白善點了點頭,用腳趾頭想也知道結局肯定不好,於是他沒順著問下去,而是轉開話題道:“你知道太學的張敬豪嗎?”

劉煥歪著腦袋想了想,搖頭,“不認識,誰呀?”

白善便點了點頭,“太學的人你認識的多嗎?”

“多吧,像韓浩、郎賀、焦昀幾個都挺有名的,怎麼了?”

“沒怎麼,所以張敬豪沒人聽說過?你幫我打聽打聽。”

“沒問題,”劉煥很爽快,拍完胸膛後又看了眼對面正安靜的吃飯的殷或,輕咳一聲,還是沒忍住湊上去問道:“哎,你愛哭真是因為病,不是因為嬌氣?”

殷或擡起頭來看向他,眼尖有點兒發紅。、

劉煥生怕他哭出來又惹禍上身,於是端了飯菜轉身就跑了。

白善鄙視的看了他一眼,然後低下頭去繼續用飯。

吃完飯,白善便在食堂裏逛起來,找到了和二三好友躲在角落裏吃飯的封宗平。

“封學長,”白善行禮後道:“我想與您打聽個人?”

封宗平笑問,“誰呀?”

“太學的張敬豪。”

“張敬豪?”封宗平想了想,沒什麼印象,他扭頭問雲信玹和易子陽,“你們聽說過嗎?”

雲信玹沒好氣的道:“你都沒聽說,我們更沒聽說過了。”

易子陽道:“太學有一千五百多人呢,誰能記下這麼多學生?”

白善便知道了,點了點頭後道謝。

封宗平忙叫住他問,“你問他幹什麼?”

“沒什麼,就是下午找他有些事兒要談,學長們先吃,我先出去散散步。”

然後散著散著就散到了太學去,白二郎也正在一個食堂裏吃飯,那個食堂距離白善吃飯的食堂不遠。

因為右手包得嚴嚴實實的,而且疼,所以他特意要了勺子,正笨拙的用勺子舀飯吃。

任可和喬韜坐在他旁邊,一邊吃一邊看著他樂,他們班不少同窗都圍著他,有的速度快的已經吃飽了,也不走,就靠在桌子邊取笑他,“我說白誠,你這傷到底是怎麼來的,不會是為了不寫作業,特意自己包了裝受傷的吧?”

“不可能,你沒看見他一大早上來眼睛都是紅的?”

“博士還親自上手試過了,一按下去,那慘叫聲,眼淚都直接飆出來了,根本不可能是假的。”

白二郎憤憤的搗了搗飯,吃了一口,然後道:“你們就笑吧,哼,以後你們誰都跑不掉。”

任可掀起眼皮道:“你還沒告訴我們呢,你到底是為什麼被打,被誰打的?”

“還能被誰?他們家裏的人,除了他大哥,就是他老師、師姐和師兄了,打手心……我覺得不是他大哥打的,就是他老師打的,師兄好!”

白二郎沒好氣的掀起眼皮道:“你喊誰師兄呢……”

白二郎看到了站在桌邊的白善,把話咽了回去,連忙問道:“你怎麼過來了?是不是先生還生氣?”

白善則左右看了看,問道:“張敬豪是哪個?”

白二郎頭皮發麻,“你找他幹什麼?我都說了不跟他相幹了。”

白善瞥了他一眼道:“沒問你。”

一旁的同窗立即遙遙指了一人道:“在那兒。”

白善便順著他的方向看去,起身就要往那邊走,白二郎連忙丟下勺子,拿還好著的左手拉住他,“你幹嘛?”

“我不喜歡殷或的姐姐們,當然不會做和她們一樣的事,所以我去找張敬豪說說話兒,你吃你的飯吧,”白善拍開他的左手,“對了,滿寶也說你昨晚說的對,既然都是要買馬,那和你同窗買還是更好,既能便宜點兒,也方便。兩邊還都得了好,多好的事兒。”

可是看著白善的臉色,白二郎一點兒也不覺得這是好事。

但很顯然,白二郎還沒本事攔得住白善,他只能坐在桌前看著他朝著張敬豪走去。

白二郎想哭。

圍著他的同窗們覺著不太對了,紛紛跟他擠著坐在一條長凳上,小聲問,“怎麼回事,你師兄怎麼去找張敬豪呀?”

“而且看著來者不善的樣子。”

一直在一邊默默吃飯的馮晨翔吃完了,擡頭不經意的道:“怎麼樣,我沒說錯吧,張敬豪不是什麼好人,你們偏不聽,你這身打跟張敬豪有關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