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泄露

東西順利的送進了滿寶他們家,長壽避開同來的下人,將那盒人參交給滿寶,躬身道:“這是少爺讓小的送給小姐的。”

滿寶打開看了看,驚嘆道:“好參呀。”

那是當然,他們家別的不多,補氣血的東西一定是最多,最好的。

長壽行禮道:“周小姐,我家少爺的病就拜托您了。”

滿寶連連點頭,保證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盡力的。”

滿寶說要盡力便盡力,特意找了白善白二郎道:“你們在學裏要經常帶他玩呀,書上說了,傾訴是緩解情郁的方法之一,給他交幾個朋友。”

白二郎道:“我在太學,離國子學遠著呢,可幫不找他,不過下學後我能帶他玩兒。對了,他不是京城人嗎?正好讓他帶著我們玩兒。”

白善掀起眼皮道:“你別想了,只怕他對京城還沒你熟呢。”

“不是吧,他可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

“那有什麼用,他又不能出門,”白善道:“你沒聽劉煥說嗎,他以前還會出來參加親朋間的宴席,這兩三年連宴席都不去了,只呆在劉府裏不出去,要不是他去了國子監上學,大家恐怕都認不得他了。”

白二郎:“真可憐,幸虧我沒病。”

白二郎說到這兒頓了一下,摸了摸心口道:“昨晚上我也失眠了,滿寶,我不會也得了情郁吧?”

滿寶沒好氣的道:“你失眠?你昨晚睡得跟死豬一樣,怎麼叫都叫不醒,這世上誰都看得情郁,就你不可能。”

“你怎麼知道我睡得跟死豬一樣?”

白善擡頭道:“你昨晚說夢話了,還特別大聲,把我們都吵醒了,我和滿寶都敲了你的窗戶,結果你睡得跟死豬一樣。”

白二郎:“……我說什麼夢話了?”

“聽不清,只聽見你喊什麼,你輸了,我贏了之類的話,你昨天玩什麼去了?”

“我看人打馬球去了,”白二郎說起這個就興奮起來,手舞足蹈的道:“你不知道打馬球有多帥,那馬就跟自己的腿一樣,追著球就跑,桿一揮,球就飛起來,有的人厲害,拿著桿就能在空中接球,好厲害,好厲害的。”

白善問:“你下場了?”

“沒有,”白二郎耷拉下腦袋道:“我騎術不太好。”

白善就樂,“你看,我讓你認真學騎術吧,結果現在滿寶的騎術都趕上你了,就你那騎術還想打馬球呢,馬球不打你就差不多了。”

白二郎就嘆了一口氣,不過又很快振作起來,他道:“我都問過了,我們這批新入學的學子也要安排上騎術課了,不過國子監裏沒有馬給我們租,只能出去外面租,或是出去外面買,每次要上騎術課都得自己騎著馬去,國子監只會替我們監管一日。”

白善點頭,顯然這個情況他早知道了。

他道:“家裏有馬。”

“不行,家裏的馬都是耐力夠,速度不夠快的,我是要學打馬球的,得要好馬,”白二郎道:“我已經和人商量好了,我要買一匹千裏馬。”

白善想了想,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只是,“家裏的馬廄要養不下這麼多牲畜了。”

“賣出去一些唄,”白二郎道:“之前來京帶這麼多輛車是因為我們的東西多,現在這麼多車擺在家裏也是浪費,不如賣出去。”

滿寶立即道:“那我也買一匹小馬駒,我要自己養著長大。”

白善點了點頭,“那我讓劉貴先把馬廄清理清理,然後我們再去買馬。”

倆人立即歡快的點頭。

白善問,“你們想養什麼樣的馬,先說了讓劉貴幫著找一找,打聽打聽。”

“不用了,”白二郎立即道:“我已經找到了來路。”

滿寶和白善一起擡頭看向他。

白二郎得意道:“我已經看過了,真正的千裏馬,價值千金呢。”

滿寶筷子上夾著的饅頭一下就掉了,一直靜靜吃飯的莊先生也擡起頭來看向白二郎。

白善:“……千金?一萬兩?”

“什麼一萬兩呀,那就是個說法兒,表示我這匹馬很貴懂不懂!”

滿寶和白善同時松了一口氣,莊先生也垂下眼眸繼續吃飯去。

滿寶問,“那到底是多少錢?”

“一千二百兩!”

滿寶這下幹脆把筷子放下了,她問,“你這還真是千裏馬呀,這麼貴?”

“當然了,本來是要一千五百兩的,不過我們是熟人,他給我便宜了三百兩。”

白善問:“熟人?誰?”

“就是我們太學的張敬豪啊,他認識一個馬商,手上有好多沒被挑選過的馬,你們要是買,我覺著你們也應該去那兒買,都是同窗,還能有些優惠,馬也好,總比在馬市上找要好。”

滿寶扭頭問白善,“你認識他嗎?”

白善蹙著眉搖頭,“沒聽說過,不過我明日可以去問問同窗。”

白二郎不高興的問,“怎麼,你們還不信我呀。”

莊先生啪的一下放下筷子,用帕子擦了擦嘴巴後道:“寢不語,食不言,你們規矩越來越稀松了,既然不餓,那就都不要吃了,到書房來。”

說罷起身往書房去了。

三人縮了縮脖子,白二郎忍不住小聲嘀咕道:“我們不是常在飯桌上說話嗎?先生以前也從不訓斥我們的。”

白善和滿寶瞥了他一眼,那是因為你惹先生生氣了。

莊先生等三個弟子在底下站成一排,這才掀起眼皮問,“先從滿寶和白善說起吧,你們昨天是怎麼和人殷少爺說的?怎麼藥還送到家裏來煎了?”

滿寶便一五一十的說了。

莊先生遙遙點了點倆人道:“你們呀,你們呀,早與你們叮囑過,到了京城只管安心學習,其他的事兒少管兒,悄悄你們自入京後做的事兒,哪一件讓我安心的?”

說完了倆人,又去瞪白二郎,“你也是,難得有一天休沐,竟然跑去看馬球,他們倆湊的熱鬧還不夠大,你要來添一把火是嗎?”

白二郎垂下頭顱,小聲道:“先生,我就是買匹馬。”

“你一個普通學生,買那麼貴的馬幹什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