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看病二

滿寶說著話就將殷或按在凳子上,然後繞回到自己的座位,“來,我們先來看脈。”

殷或遲疑了一下,還是將手伸出來給她把脈。

滿寶一邊把脈一邊問,“你現在吃的是什麼藥啊,有藥方嗎?”

殷或擡眸看了她一眼,將藥方背給她聽。

滿寶聽著微微頷首,道:“是很好的補氣血的方子,你吃多久了?”

“這個藥方兩年了。”

滿寶驚訝的擡頭看他,“沒變過嗎?一直吃?”

“也沒有一直吃,每七天會隔兩天,只吃些藥膳養氣。”

可是也不至於兩年都同一個藥方吧?

滿寶很懷疑,“這藥方誰開的?”

“譚太醫,”殷或擡頭看著她道:“我覺著這房子挺好的,除了我生病的時候,我基本都吃它養身體,身體比早兩年好一些了。”

滿寶收回手,讓他把另一只手拿上來,又摸了上去。

殷或見她一臉糾結的模樣,看著很有趣,等了好久,見她又是看他舌苔,又是看他臉色的,便主動道:“你有什麼話便說吧。”

還有什麼事是他承受不來的?

滿寶道:“我覺著你應該換一下藥方,雖然你現在喝的這個藥也好,可連著吃了兩年……不應該呀。”

殷或笑了笑道:“這是養精血的藥。”

滿寶楞了一下後點頭道:“嗯,補了氣血,精血自然也會充沛起來,沒毛病呀。”

才泡好茶的白善卻扭頭看了殷或一眼,然後把茶給倆人送去,他也不避開,直接坐在滿寶倆人身側。

殷或看了他一眼也沒在意,左手端起茶喝了一口,不知道是因為情緒有了震動,還是被熱騰騰的茶氣醺的,眼角有點兒發紅,他道:“養好了精血就可以娶妻生子了。”

滿寶連忙道:“我建議你晚婚。”

“晚婚是多晚?”

“及冠以後再成親吧,”滿寶道:“最好二十一二再成親。”

“這不可能,譚太醫說,我只能活到及冠,就算養得好,二十一二也是極限了,所以家裏準備讓我十八之前成親,一定要在二十前生下一個兒子,”殷或紅著眼睛看倆人,笑了笑道:“我現在已經在說親了,年前會定下親事,明年應該就要成親。”

不說滿寶,就是已經隱隱聽出了話頭的白善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殷或。

滿寶咽了咽口水,抖了抖問:“所以這藥……”

“是為了留後喝的。”

滿寶和白善相視一眼,倆人都有些懵。

半響,滿寶問道:“那,那你呢,你是想跟我治病呢,還是繼續喝譚太醫的藥?”

殷或半響不說話,滿寶有些緊張起來,但也不敢打攪他,只能靜靜地等著他做決定。

白善掀起眼皮看了殷或一眼,道:“孔夫子說,子不語怪力亂神,而天下有無鬼怪誰也不知道,有無下一世更不知道,你願意無知無覺的過完這一生嗎?”

殷或胸膛急劇起伏,放在桌上的手微微顫抖的緊攥在一起,嘴角緊緊地抿著,半響才道:“我,我的藥都是家裏熬好了吃的,要請什麼大夫,吃什麼藥,我並不能說了算。”

滿寶立即道:“沒關系呀,你有錢嗎?”

殷或看了她一眼,微微點頭。

“那就行,你把藥錢給我,我給你買藥熬藥,以後熬好了的藥我讓白善帶到學裏去給你,每天大吉去接白善,還可以再給你帶一份兒,至於家裏的藥,你屋裏有盆栽嗎?有的話就當水澆給它了,不然往窗外松軟一點兒的泥土倒,不會有人發現的。”

殷或聽得一楞一楞的,沒想到現在大夫的服務這麼周全,連這個都給他考慮好了。

白善輕咳一聲道:“最好是倒窗外,倒在盆栽裏,沒兩天就有味道了。”

滿寶一想也是,“當時你和白二吃藥,白二之所以會被發現就是因為他總是選定一盆花倒,你倒是聰明,知道倒到生姜那裏去,我大嫂說你送來的生姜都有一股藥味兒。”

白善:……

殷或問:“藥錢貴嗎?”

滿寶道:“不貴,不貴,你家有人參嗎?”

殷或點頭。

“那就從家裏拿人參,更便宜了,參補氣,你最缺的就是那一口氣。”滿寶提筆給他寫藥方,將人參那一項圈出來,回頭這一個就可以不買了,她道:“你已經有了些底子了,但明明身子弱,卻又蘊含了燥熱,所以得平性,待我再幫你調理調理我們就可以針灸了。”

滿寶道:“等行了兩套針灸後,你就要試著動一動了。”

殷或歪頭,“動一動?”

“沒錯,養了氣,就得讓氣流動起來,那樣才能溫養五臟六腑,讓氣更加順暢,五臟相生,氣能生氣,而你要讓氣流動起來,你就得動。”滿寶仔細的想了想道:“你知道華佗吧?”

殷或:“……神醫。”

滿寶撫掌樂道:“沒錯,就是他,他的五禽戲不錯,不過你身子弱,一次做一整套有些勉強,你就做虎戲和熊戲,到時候你來我們家玩兒,我教你。”

殷或楞楞的點頭。

滿寶給他安排得好好的,並都細細地告訴他,開了藥方後給他看,“你那要不要留存一張藥方?”

殷或看了她半響,慢慢頷首。

滿寶便抄了一份給他。

殷或收了,滿寶繼續與他道:“這是調理體弱的藥,但其實你身上還有一個病情郁。”

滿寶嘮叨著道:“你凡事不要太放在心中,要是有了心事可以和自己的好朋友說一說……”

殷或看了白善一眼後道:“我沒有朋友。”

滿寶順嘴就道:“那沒事,你可以和我說呀,我是大夫,也是你的朋友,我不會把你的事告訴別人的,這是我們最基本的職業道德吧啦吧啦……”

殷或就靜靜地聽著,外頭的小廝等得急了,忍不住湊到門簾前道:“少爺,我們出來很久了,得回去了。”

殷或這才打斷滿寶的話,問道:“找你治病要多少錢?”

滿寶大方的揮手道:“除了要錢,其他的錢都不要。”

想起他說的沒有朋友,她又道:“不過我們家的廚娘要給你熬藥,白善要給你帶藥,下次你來我家玩兒可以給他們帶點兒禮物呀。”

朋友嘛,一來二往的,你收了我的禮,我也幫了你,次數多了也就熟了,熟了自然就成了朋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