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章 看病一

滿寶背著背簍從二院跑出來時,白善已經坐在馬車上等了。

滿寶撐住車轅一跳就躍了上去,把背簍交給白善拿進去,她喘著氣坐到白善的對面,見他手裏還帶著一本書,就問道:“你不回去拿點兒東西?”

“比如?”

“錢啊什麼的。”

“大吉身上有,你要買東西可以先借大吉要。”

滿寶:“我帶了錢的。”

大吉已經在他們的閑話下將車趕出去,帶上濟世堂的夥計一起往濟世堂去。

滿寶好奇的撩開車簾子和車轅上的夥計說話,“真是殷或來找我看病?”

夥計和滿寶也挺熟的了,側著身子回頭道:“是啊,我們掌櫃的都嚇了一跳呢,這會子請了殷少爺在後堂等著呢,他見小周大夫不在便要走,是大掌櫃把人留下來的,然後讓小的飛跑來請小周大夫回去。”

滿寶高興起來,白善則問道:“他是一個人來的,還是與誰一起來的?”

“他身邊只帶了個小廝。”夥計說到這裏一笑,“這倒是少見,因為往常殷少爺出門身邊都要帶一串下人的,生怕被人欺負,外頭的人見他身邊帶著這麼多人也怕碰到。”

白善和滿寶對視一眼,沒有再問。

到了濟世堂,滿寶先跳下馬車跑進去了,生怕自己難得找來的病人又給跑了。

白善則在後面慢悠悠的拎著背簍下車,把手裏拿的書一並放到了背簍裏,這才提著進濟世堂。

殷或已經有些坐不住了,喝了半杯茶,發現滿寶還沒到,便起身要離開。

鄭大掌櫃連忙留人,殷或卻不想再留,話都不說了,只是對鄭大掌櫃點了點頭便要走。

滿寶從外頭蹦進來,看見殷或便眼睛大亮,喘著氣問:“你是來看病的?”

殷或想說不是,滿寶已經側身道:“我的診房在外面,隨我來。”

說罷轉身便往外走。

殷或頓了頓,只能擡腳跟上。

滿寶邊走邊解釋道:“今天是初一,我每旬都休沐兩日的,和你們國子學休沐的時間一樣,不過我和大掌櫃說過了,你是我的病人,你要是來了就著人去叫我,我家離這裏特別近……”

殷或看了她一眼,覺得她和他姐姐們一樣愛說話,但感覺與姐姐們又全然不同。

白善已經拎著背簍等在診房裏了,他正一樣一樣的把東西拿出來擺著,看見殷或進來便點了點頭。

殷或的下人和大吉一起守在了診房外,兩下人對視一眼,彼此都不太友好。

但屋裏卻是另一番場景,滿寶點了火爐燒水,問殷或,“你喝茶嗎?”

殷或還沒開口說話,她就已經道:“我不太喜歡喝茶,白善也不喜歡,我們都是喝白開水的,你身上有病,要吃藥,所以最好也不要喝茶。”

說完了這個,滿寶還是問,“你要喝茶嗎?”

殷或擡眸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是說我最好不要喝茶嗎?”

“是啊,可萬一你喜歡呢?”

殷或偏頭問,“我要是喜歡,對身體不好也可以?”

滿寶糾結了一下道:“看情況吧,其實有的茶對藥的影響也不是很大的,你要實在想喝我就給你泡。”

殷或就道:“那你給我泡杯茶吧。”

滿寶應下,出去給他找茶葉,留下白善和殷或坐在了一起。

一張診桌,殷或和滿寶是相對而坐,白善則拉了一張小凳子坐在旁邊,滿寶一走,倆人一擡頭就對上了視線。

白善道:“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殷或垂下眼眸,沒有說話。

白善轉身去火爐那裏,將裏面塞得慢慢的木炭拿出一些來,讓火更旺一點兒,殷或目光追隨著他的動作,見他輕輕的撥弄著木炭,整個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些。

白善將爐子裏的火弄好,這才微微回頭看向殷或,問道:“殷或,你有朋友嗎?”

殷或抿了抿嘴角。

白善道:“很少嗎?我朋友也很少,但我能說心裏話的有一二個,每次心裏有想不開的事我都會找他們說。”

殷或問:“你為何與我說這個?”

白善道:“我一開始對你並沒有惡意,在我眼裏,你和班裏其他同窗並沒有什麼區別,前天開始,我才開始討厭你的。”

殷或心緒起伏,白善見他胸膛起伏,眼角又開始泛紅便知道他激動了,只是他不自知而已,依舊冷著一張臉。

白善道:“你姐姐們太跋扈了,我也見過跋扈的人,但頭一次碰到因為這樣小的事兒起恩怨,可前天與你在車裏談過後,我又覺著這事並不是你的錯,因此倒不討厭你了。”

“但我發現,學裏好多人好像都不喜歡你,”白善道:“沒有人知道你身上有病,沒有人知道你並不是自己想哭,只是生病了,身體不允許你有太多的情緒而已,你想要一輩子背著這些誤會嗎?”

殷或突然高聲道:“一輩子又不長。”

白善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殷或眼眶更紅了,他喘了兩口氣,微微平復了一下心情後道:“誤會就讓他們誤會吧,我並不需要朋友。”

“那你來這兒幹什麼?”

殷或蒼白的臉色一下更白了,他“謔”的起身,轉身就要走,滿寶卻正好拿了一個紙包進來道:“我找到一款茶,我聞著還不錯,比較清淡,正適合你,水開了嗎?”

最後一句是問白善的。

白善便伸手看了一下道:“差不多了。”

滿寶滿意,見殷或白著臉站著就把茶葉塞給白善讓他去泡茶,然後憂心忡忡的看著殷或道:“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殷或瞥眼看了一下白善後道:“沒有,我要走了。”

“那怎麼行,我還沒給你把脈呢。”

“你前天不是看過了嗎?”

“但你那時候不肯回答我的問題呀,而且一個人的脈象是會變化的,別說隔了一天,就是隔一個時辰都會不同,所以要重新把脈。”

殷或靜靜地看著滿寶,半響後問道:“你今年多大?”

滿寶一楞後道:“十五了。”

白善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他瞪著眼去看滿寶,知道她想快點兒長大,喜歡說虛歲,而且她生日小,一虛能虛兩歲,但也沒有像她這樣還沒滿十三就直接跳到十三又虛兩歲的。

殷或也懷疑的看著她,“你十五了?只比我小一歲?”

滿寶精神一振,問道:“你這是虛歲還是實歲?”

“實歲。”

滿寶便上下打量他,“看來你身體果然很不好。”

實歲十六呢,看著和白善差不多,甚至因為瘦弱,有那麼一會兒滿寶覺得他比白善還小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