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花貴糧賤

周五郎抱了一個箱子進屋,打開給滿寶看,樂陶陶的道:“四百兩,怎麼樣,厲害吧?”

滿寶摸著一大錠的銀子問,“五哥,我數過了,屋裏的銀子一共是六百二十五兩,比我預想的多呀。”

“不是你們說的,只管往高價開,由著他們壓價嗎?”周五郎道:“我和王府的那個管事你來我往的講了好幾次價,那盆菊花買了二百四十五兩,嫦娥奔月賣了三百八十兩。我可是說了,那花很稀奇,全大晉只有那一盆。”

“我下午再抱出去的那盆古早玫瑰是金黃色的,他們看見的時候眼睛都亮了,我見了就往更高的價上開,最後被壓到了四百兩。”

滿寶咋舌不已,“三盆花比我們家一年產出的糧食還貴重啊。”

白善道:“這種事最好不要傳出去,不然以後種花的人多,種地的人就少了。然而花多了就不值錢了。”

白二郎從點心裏擡頭,含糊道:“誰那麼傻會拿種糧食的地去種花?”

白善瞥了他一眼道:“財帛動人心,一盆花能賣四百兩,以現在的糧價,四百兩能買四萬鬥谷,也就是說一盆花能換四萬鬥谷,你說他們是願意種花還是願意種糧食?”

白二郎:“這怎麼一樣,又不是隨便一盆花都能賣四百兩,像滿寶帶回來的那什麼古早玫瑰,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第一次聽說呢。”

白善:“你知道,但普通老百姓可不知道,他們只知道有人賣花,一盆賣出了四百兩。”

莊先生點了點頭,正要發表贊同的觀點,滿寶已經開口道:“哎呀你們別吵了,珍稀的花賣得貴又不是現在才開始的,古來一直都有。”

“蘭草,牡丹,便宜的一二兩有,貴的上千兩都賣得出去,每年的花會辦得熱熱鬧鬧的,也從來沒見誰家就拿種糧食的地來種花。這世上能出高價買這些花的人能有幾個?不是富商,便是豪紳,要不就是權貴世家,”滿寶道:“這種花的生意還只能做一次兩次,同一種花,你賣第三次,客人們是會找上門來的。”

莊先生便不說話了。

白二郎道:“你之前還賣白牡丹賣了有二十盆呢。”

“那是因為我只賣二十兩,我要是賣出了二百兩往上,你看我會不會往外賣第二盆。”滿寶指著外面廊下的花道:“你看,我買回來的花,就沒有任何一盆是完全一樣的。或是種類不同,或是花色不同,反正就是不同。”

大家往外看去,發現還真是,一時都有些沈默。

“所以什麼種花侵占種糧食地的事兒是不會發生在普通老百姓家中的,只會發生在花農之間。”

莊先生忍不住微微點頭。

周五郎不懂這些,他只關心一點兒,“這麼多銀子你要收在哪兒,收在屋裏安全嗎?”

“安全得很,我之前不就是從屋裏給你拿的錢嗎?”

周五郎一想也是,便抱起箱子道:“行,我給你送屋裏去。”

滿寶就喜滋滋的和周五郎回屋了。

滿寶開了之前的錢箱,從裏頭挑出那零散的二十五兩出來交給周五郎,大方的道:“五哥,這是給你的辛苦費。”

周五郎拿著銀子道:“是不是有點兒多?你買花的錢夠了嗎,你當時買這花花了多少錢?”

“花了挺多,但我也賺了,而且賺了不少。不賺錢的生意我會做嗎?”

周五郎一想也是,畢竟他們定的底價在那兒,於是他心安理得的收了。

“那我先回飯館去了。”

“還回去嗎,不留下來和我們一塊兒吃晚食嗎?”

周五郎道:“傍晚飯館最忙了,我得回去幫他們。”

滿寶便送他出門,問道:“這幾日飯館的生意怎麼樣?”

“淡了一些,但有了老客,收入還行吧,反正現在看著比附近幾家的飯館都好一點兒。”

滿寶點頭,“慢慢來,做的年頭長了就好了。”

周五郎就小聲問,“你覺著我們家能做幾年?”

滿寶對他們翻案還是很有信心的,因此道:“想做幾年做幾年。”

周五郎就嘿嘿笑起來,拍了拍幺妹的肩膀後把自家的騾子車趕出去,和劉貴等人打了一個招呼便離開。

滿寶目送五哥走遠後便蹦蹦跳跳的回自己的房間,她摸了摸箱子裏的銀錠,感受了一下它們的質感和重量後就高興的收到了系統空間裏。

因為第二天是初一,三人休沐,所以滿寶難得賴了一下床。

等太陽都高升了她才爬起來,慢悠悠的吃了早食後晃悠去小花園裏找白善。

白善比她略早一些起床,正背著手站在一棵樹底下搖頭晃腦的背書。

滿寶悄咪咪的從他後頭挪過去,才走到他後面,正要嚇他,白善突然回頭“哇嗚——”的一聲大叫,滿寶也“啊——”的一聲大叫起來,彼此都沒被嚇到。

白善道:“你可真幼稚,都這麼大了還玩這個。”

“你背書不專心。”

“你也不看看太陽從哪兒照過來的,你才到我身後我就看到你的影子了。”

滿寶低頭一看還真是,她左右看了看,問道:“白二呢?”

“還沒起呢。”

“我剛才也沒看到先生。”

“先生說初一翰墨齋裏有詩會,還會有新的詩集售出,所以他去看一看,一大早便出門了。”

滿寶找了塊已經被太陽曬幹露水的草地坐下,問道:“那你今天想去哪兒玩?”

“我也想上街去逛一逛,你上次不是說想找書嗎,正巧我想買本畫集,一會兒我們上街去逛一逛書鋪?”

滿寶連連點頭,“好呀,好呀。”

話音才落,劉貴快步的從外面進來,躬身道:“滿小姐,濟世堂來人了,說是您等的病人到了。”

滿寶懶洋洋的問,“是誰呀?前天被我坑的那個混子?”

“不是,是殷家的小少爺。”

滿寶眼睛一亮,跳起來就跑,“讓他等一等,我這就去拿背簍。”

話還沒說話,人已經跑遠了,白善收了書對大吉道:“去套車吧。”

大吉應下,轉身離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