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一章 彈劾

明天便是八月初一,益州王府宴席的正日子,滿寶為了等殷或來看病都沒回家看花賣出去沒,這一回到家她便跑到後院找周五郎。

莊先生見她轉了一圈又要跑出去,就叫住她道:“你五哥把花賣出去了,回來又端了一盆古早玫瑰出去,說益州王府說了,好事要成雙,他們還要一盆。”

“他們有沒有強買?”

莊先生就指了她的房間道:“你五哥已經把銀子擡回來了,你自己去數一數吧。”

滿寶便叫上白善一起去數銀子。

白善不想去,又不是自己的錢,數著有什麼意思?

他道:“中秋我們學裏有活動,不知道博士們是想我們作詩賦還是做其他,所以我得看書去了,你自己去數吧。”

“你還在生氣呀,我不就是誇了殷或兩句嗎?”

才要轉身回書房的莊先生腳步一頓,回頭問道:“怎麼又和殷或扯上關系了?”

滿寶捂住自己的嘴巴,白善嘿嘿一笑,丟下她讓她獨自面對莊先生,自己溜回書房去了。

莊先生倒不禁止白善和殷或交往,畢竟倆人是同窗,若特意避開,那才是結怨。

可他不希望滿寶和殷家走得太近,若只是普通的你想看病,我能治病也就算了,特意誘著人來看病像什麼話?

殷家的情況復雜,誰知道她這麼勾著人來看病,殷家人要怎麼想?

殷家人並沒有想法,因為這會兒他們還什麼都不知道呢,殷或什麼都沒跟家裏說,當時車上又只有他們,沒有殷家的下人在,殷家更不知道了。

殷或才從學裏回來,還沒走到祖母的院子便聽得裏面鬧哄哄的,忍不住腳步一頓,他扭頭問下人,“家裏怎麼這麼熱鬧?”

“姑奶奶她們回來了,正在和老夫人說話呢。”

殷或問:“說什麼這麼熱鬧?”

下人小聲道:“今天朝會上有禦史彈劾老爺,還有家裏的三位姑爺,所以……”

殷或一聽就明白了,他轉身便走,留下話道:“祖母要是問起就說我回自己的院子裏去了,先生布置的課業有些多。”

“可少爺,譚太醫也來了,正在客院裏等著呢,等您見過了老夫人是要去看病的。”

殷或抿了抿嘴,“看不看不都一樣嗎?”

殷家的下人戰戰兢兢,可不敢這麼認為,有一個小丫頭已經快步進屋裏稟報去了,殷或還沒走出幾步,姐姐們便魚貫而出,將殷或拉住道:“小弟,來了這麼不進屋,在外頭吹著風怎麼辦?”

說罷將殷或拉到屋裏去了。

殷或一落座,殷老夫人就不再談什麼彈劾不彈劾的事兒,而是吩咐道:“去,快請譚太醫過來。”

譚太醫年紀還輕,正當壯年,今日只是照例給殷或把脈而已,粗粗一把似乎沒什麼變化,細細一把便能發現這位少爺郁結於心的癥狀越發嚴重了。

譚太醫擡頭看了一眼一屋子的女人,心中嘆了一口氣後說了和以前一樣的話,然後讓殷或多休息,按時服藥就好。

殷或垂眸看了一眼,見譚太醫開的藥方和以前並無二致,便收回了目光。

殷家人去送譚太醫,殷或覺著心裏有些煩躁,起身道:“祖母,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六姐,我回去了。”

“去吧,去吧,來人,給少爺把鬥篷拿來,別吹著風。”

殷或道:“才七月底,天還熱著呢。”

“那就不要鬥篷,把傘拿來,仔細著些,別讓少爺吹了風。”

殷或抿了抿嘴角,轉身便走。

殷老夫人等孫子走了,便對一群孫女道:“好了,不是多大的事兒,被罰些俸祿,寫封辯折,或是掉一二級官兒而已,回家去吧。”

“祖母,這都掉官兒了還不是大事呀?”

“也讓你們漲漲記性,以後別一有些風吹草動就去堵人。”

殷大姐道:“我們也沒想做什麼,既不打人也不罵人,就是想和那位白公子說一說,不許他欺負我們小弟。”

“七郎不是說了嗎,他沒跟人吵架,也沒被欺負,就是自己說話急了點兒。”

“他要是不咄咄逼人,小弟說話會急嗎?”

殷老夫人就扶額問,“那你是要去禦史臺裏和禦史們爭一爭嗎?”

殷大姐幾人立時不說話了。

殷二姐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三妹後笑道:“祖母,我們也沒別的意思,只是覺著這白公子和他那師姐,姓周的那個,也太不把我們殷家放在眼裏了,我們只是去找他們,這一見面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她就吧啦吧啦的說了一大堆,不是全派給我們了,這才惹來了這樣的事。”

“新進京的孩子,能知道什麼?”殷老夫人道:“你們要找人說話不會好好的找?這樣堵在路上像什麼話?還有,昨天去濟世堂胡鬧的人是不是你們叫去的?”

殷大姐要分辨,殷老夫人便輕輕地拍了一下桌子道:“你們這不是胡鬧嗎?濟世堂有位鄭太醫在太醫院裏,你們鬧到濟世堂去,以後我們還怎麼好給七郎請太醫?”

“譚太醫家和我們家幾十年的交情了……”

“可他治不好七郎的病,”殷老夫人突然生氣起來,拍著桌子的手一下加重了力道,她怒道:“我們就不能請一個醫術更好的太醫嗎?”

殷家姐妹頓時不說話了。

“現在的彈劾還是輕的,也就是治家不嚴,昨兒濟世堂的事禦史們也拿不到證據這才放過,要是昨晚上帖子的事兒讓禦史知道了,不僅大姑爺和二姑爺,就是你們爹也要脫一層皮。”

殷家姐妹低下頭,心裏卻有些不以為然。

她們做的這些事恐怕連小禍兒都稱不上,京中那些紈絝子弟,一年四季,在京中縱馬的,在京中打架橫行的,那闖的禍可大太多了,可他們的爹有事了嗎?

她們不過是因為憂心自家弟弟上街堵個人而已。

殷老夫人看她們這樣,也無力再管,揮了揮手道:“我年紀大了,精力不濟,你們既不聽勸,這樣的事也沒必要回來告訴我,自和你們爹說去。”

殷家姐妹哪有那個膽子,紛紛縮著頭不說話。主要是,她們真的沒想到這次會鬧得這麼大,往常也有禦史彈劾,但最多不了了之,可今天丈夫回來說,禦史臺的人似乎很生氣,卯足了勁兒的就是想削他們的官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