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可惜了

滿寶吃了晚食,又把下午剩下的作業做完,然後就坐在自家的門檻上撐著下巴發呆,等夜色越來越重,她要等的人還沒來。

坐在她身旁的白善扭頭問大吉,“幾時了?”

大吉道:“戌時過了。”

白善就對滿寶道:“看來是不會來了,我們回去吧。”

話音才落,白二郎捏著一塊點心邊啃邊走出來,“先生讓你們回去呢,說都這會兒了,人既然沒來,那就是沒來了。”

白二郎說完,靠在門框上道:“恭喜你們啊,免了一晚上的牢獄之災。”

白善道:“我們要是被抓你肯定也跑不掉,你跟我們是一夥兒的。”

“那不是,我最多算從犯,主犯是你們。”

滿寶拍拍屁股起身,道:“我會和官差說你才是主犯的。”

白二郎:……

白二郎看向大吉,“看到沒,一會兒進去見先生你要給我作證,他們欺負我。”

大吉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尖。

白善和滿寶看見了,掐腰哈哈大笑起來。

白二郎指著大吉道:“大吉,你也跟著他們學得越來越壞了。”

莊先生正背著手站在院子裏擡頭賞月,聽到三人打打鬧鬧的聲音便收回視線看向他們。

三人一對上先生的目光,立即老實了。

莊先生道:“時間不早了,去洗漱睡覺吧,今晚既然沒人找你們,明日應該也不會有了。”

滿寶道:“先生,你說是不是殷或攔著的?”

莊先生就遙遙點了一下她道:“你呀,調皮,明知道他們家的人不好相與還去招惹他們。”

滿寶道:“就是因為他們家的其他人都不好招惹,這才去找一個好招惹的呀,至少殷或看著還算講道理。”

白善點頭,“先生,我才知道殷或身上有這麼多病。”

“既然知道了,以後就要好好相處,你們能做同窗便是一種緣分,好好珍惜吧。”

滿寶連連點頭。

莊先生看見她便沒好氣,“還不去休息嗎?今兒你看的病人沒反應過來,明天還能沒反應過來嗎?你是個讀書人,哪有這樣拐著彎兒的罵人家神經病的?一點都不斯文。”

滿寶轉身跑了,小聲道:“不拐著彎兒罵,難道直接罵就斯文了嗎?”

白善和白二郎也跑了,留下莊先生一人再院子裏吹胡子瞪眼。

第二天白善和白二郎順利的到達國子監上學,滿寶也順利的進了藥鋪坐診。

看完了復診的病人,滿寶還不樂意走,她撐著下巴在等兩個人,一個是昨天被她忽悠慘的男子上門來算賬;一個是殷或。

可是她一個人都沒等到。

滿寶覺得前者沒來找她,可能是因為還沒反應過來,這會兒還在喝著下火的湯藥呢;但後者沒來找她……

滿寶惋惜的嘆了一口氣,為此還和莊先生請了半天的假,特意在藥鋪裏等到他們下學後。

白善坐上大吉的車後來接她,道:“別等了,才下學他就走了,我和他說話他都沒怎麼理我。”

白善道:“這還是第一個我搭理人,人卻不搭理我的人呢。”

滿寶收了東西道:“那真是恭喜你了,體驗了一回你以前同窗們面對你的感受。”

白善橫了她一眼道:“又不是我不讓他看病的,幹嘛與我生氣?”

滿寶背上背簍,覺著自己遷怒的確不好,於是道歉道:“好吧,是我的錯。”

白善扶著滿寶上車,上了車滿寶才發現白二郎不在,好奇的問:“白二呢?”

“他和他同窗們去玩兒了,明天休沐,他們不急著做課業,打算去街上玩兒。”白善將窗簾掛起來,問道:“你去不去?”

滿寶搖頭,“不去,我要回去翻翻書,再琢磨一下殷或的病。”

白善很好奇,“他的病很嚴重嗎?”

滿寶沈重的點頭。

昨天晚上她和莫老師討論過他的脈案了,莫老師綜合她說的情況後判斷,“他的抑郁癥已經挺嚴重的了,但還能治療,再拖下去,那才是治無可治,但最要緊的還是他體弱的病,我看你寫的脈案,我懷疑他是多器官衰竭,這樣的病就算是在我們這兒也不好治療。”

莫老師道:“而最壞的情況是,多器官衰竭還有可能伴隨基因缺陷等病,可惜你們那裏的檢查手段有限,只能靠望聞問切來看病,不然……”

滿寶問:“什麼是基因缺陷?”

“基因缺陷和基因不穩定是我們這兒最嚴重,也最常見的一種病,它¥#&……”

滿寶靜靜地聽著,眨了眨眼,莫老師也看到了音譯器翻譯出來的文字,沈默了一下後改口道:“反正是一種很嚴重的病,想要治愈,很難。”

在他們這裏是很難,萬例中都不一定能有一例能治好,他估計在滿寶他們那裏,想要治愈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可是,雖然不能治愈,但遏制病情,減輕痛苦卻還是可以的。

莫老師當時就表示他回去後會翻找相關的中醫藥知識,先把身體養起來,同時治療抑郁癥,應該可以讓他的身體有所好轉的。

莫老師道:“再不濟,總能讓他活到七八十歲吧。”

滿寶當時聽到的時候頓了一下,然後道:“活到七八十歲?那還沒治好嗎?”

“怎麼會治好呢?在人的青年時候死去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滿寶都驚呆了,問道:“你,你們七八十歲才是青年啊,那你們多少歲成年呀?”

“五十吧。”

來自於能活到五十便算高壽的遠古時代人類滿寶:……

莫老師當時看了一眼屏幕後笑道:“你在我們看來還是幼年狀態呢。”

滿寶問:“你們到底能活多久呀?”

莫老師道:“現在的平均壽命是二百二十八歲。”

他頓了頓後道:“正是因為智慧生物的壽命越來越久,我們的科技才能進步得這麼快,我和你也才能這麼交流。現在聯盟中很多人的夢想是長生。”

所以才那麼多人想尋求基因的突破,當然,這話他是不會對滿寶說的。

滿寶也自有自己的思量,從這些信息中得出來的思量。

這會兒她想起昨天莫老師給殷或下的定論,以他的那個比例來算,殷或治療後當然是不可能活到七八十的,他們這裏二十成年,所以……

滿寶嘆氣,“他長得那麼白,那麼乖,不看病可惜了。”

白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