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籌劃

三人將劉煥送到劉家門口,看著他在臺階前和他們笑容燦爛的揮手告別,這才回家。

因為路上耽擱了這兩趟,回到家時天邊都出現夕陽了,容姨已經差不多做好晚食了。

周五郎在家裏。

滿寶問道:“五哥你怎麼回來了?”

“你昨天不是讓我去打聽益州王府的采買嗎?”

滿寶這才想起這事,連連點頭道:“是啊,是啊,找到了嗎?”

“找到了,托人介紹的,我說了手上有兩盆珍稀的花,已經把話遞過去了,明天我要帶花去給他們看一看,你們價格定好了嗎?”

“定好了,菊花二百兩一盆,嫦娥奔月貴點兒,三百兩一盆。”

“你這哪是貴點兒啊,是貴一半了,”周五郎問,“這價格真能賣出去嗎?”

白善笑道:“這兩盆花都很難得,周五哥只管往價高的喊,最後讓他們把價格砍下來,總之不能少於這個價都行。”

兩個讀書很厲害的人都這麼說,周五郎也有信心了些,點頭道:“行,那明天我拿去試試看,對了,我剛回來聽劉貴說,你們今天早上在大街上跟人吵架了?”

滿寶和白善便一起低下了頭,白二郎左右看看,踮起腳尖想溜,周五郎一把拉住他的後衣領,“先告訴我怎麼回事,你們跟誰吵架了?”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裏。

三人,尤其是滿寶心裏憂傷的嘆了一口氣,將今天早上發生的事詳細的說了一遍。

周五郎都驚呆了,問道:“那是大官家的閨女?”

滿寶點頭。

周五郎皺眉,很嫌棄的道:“都是大官了,他們家都不給孩子讀書和講道理的嗎?大街上堵人,就算沒讀過書的也知道不能幹呀。”

滿寶連連點頭,小聲應和道:“我也覺得她們很無禮,所以才忍不住回嘴的。”

“回的好,”周五郎道:“只要不是你們主動去招惹人就好,對了,他們家官兒有多大?”

滿寶:“她們爹是京兆尹。”

周五郎問:“京兆尹是什麼官兒?”

滿寶道:“就是管著整個京城的官兒。”

周五郎沈默了一下後問,“管著京城的不是皇帝老爺子嗎?”

“不是,皇帝老爺子管的是整個大晉,京城也和別的州縣一樣要給一個官兒管著。”

周五郎問:“街上那些衙役官差啥的……”

“也都是他管的,”滿寶道:“仔細論起來,應該是他管的手下的手下。”

周五郎便咽了咽口水道:“要不,你們還是去給人認個錯吧。”

“五哥,你剛才可不是這麼說的,你什麼時候也學得跟四哥似的了?”

“這不是像四哥,這叫好漢不吃眼前虧知道嗎?我這不是怕你們走大街上被衙役帶走嗎?”

白善安撫他道:“周五哥你放心吧,他們家還沒這個膽子,這是天子腳下,而且我們也不是一點兒依靠也沒有,我和白二是國子監的學生,我們要是被抓了,一定會驚動我們祭酒的。”

白善頓了頓後道:“我們祭酒的官兒比京兆尹大,而且還有魏大人呢。”

滿寶點頭,“是呀,我們認識魏大人,前兩天還來往了信件呢,他不會讓我們受冤枉的。”

他們認識的魏大人此時正在值房裏看下頭程送上來的彈劾折子呢。

看著,看著他覺著不對了,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

看到老唐大人從外面進來,便起身道:“你來得正好,我有事問你。”

老唐大人看了眼沙漏道:“你下衙了吧,都值守三天了還不累?”

累是累,但事情也不能不辦。

魏大人把老唐大人拉到一邊,將折子給他看,“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看著有些像是周滿他們?”

老唐大人翻了翻,點頭道:“你沒看錯,就是周滿他們。”

今天魏大人一整天都在宮裏當值所以不知道,老唐大人卻是在外面的,而且他還是彈劾百官的禦史中丞,底下管著的禦史就是專門找官員們的錯處的。

巧的是,這封折子還是他的手下寫的。

老唐大人左右看了看,見附近沒人,這才低聲的將外頭發生的事簡單的和魏大人說了一遍,道:“這都已經是舊消息了,我進宮的時候,外頭有人說周滿和白善白二郎,還有劉尚書家的小孫子一塊兒把殷或給劫持了。”

魏大人眉眼一跳,“劫持了?”

老唐大人點了點頭,“不過劫持上了馬車後,車是一路朝著殷家去的,到了殷家門口殷或就下車了,毫發無損。”

魏大人就舒了一口氣,然後瞪著老唐大人道:“你個老東西,嚇我與你有什麼好處?”

“這是外頭的流言,可不是我胡亂編的。”

魏大人便沈吟道:“既然他們已經和好了,那這樣的折子還是不要呈上去了,不然朝會上拿出來討論,那三個孩子就出現在人前了。”

老唐大人卻是另一種想法,他道:“欲蓋彌彰,說的就是你這種行為,今天的事兒鬧得不小,我們禦史臺一點反應也沒有,你是想告訴世人什麼?”

“是我和殷禮勾結?還是那三人身份特殊?”老唐大人道:“有些東西你越藏就越容易被發現,所以還不如不等人查便往外漏,明明白白的告訴他們,事情便還掌控在我等手中。”

“你打算漏多少?”

“我扣下了一封專寫白善是功臣白啟之子的折子,其他的照常發上去,該彈劾彈劾,該罵就罵,放心吧,白善和白二郎是因為功臣之後恩蔭進的國子監,周滿是他們的師姐,知道了這些,誰還真的去在乎他們父母族人是誰?殷禮不比他們香?”

論斷案,論把握人心,魏大人的確比不上老唐大人,於是他遲疑了一下便點頭。

老唐大人壓低了聲音道:“時也命也,這也是他們的運氣,趁著他們的身份還未完全暴露,先積累些聲望,到時事發了有名聲相護,總比一身白衣被丟在前頭擋劍要好吧?”

魏大人頓了一下後點頭,扭頭看了老唐大人好一會兒後微微點頭。

老唐大人臉上笑瞇瞇的,心中卻暗罵,要不是你沖動先漏了白善他們的底兒,他用得著給他兒子費心勞力的籌劃這些事嗎?

不過是三個孩子,總不可能真看著他們去送命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