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病

滿寶一摸上殷或的手便微微皺眉,她移了好幾下才聽到脈,為了能夠聽得準確些,她還閉上了眼睛。

馬車裏頓時安靜了下來。

滿寶摸了半天,緩緩睜開了眼睛,又仔細地看了看殷或的臉才收回手,“你從小身體不好?”

殷或垂眸沒說話。

滿寶道:“你氣很虛呀,你,一直有吃藥吧?”

因為殷或總是不說話,所以滿寶問他問題時都是緊盯著他的臉問的,見他頓了一下後微微點頭就連忙問道:“你記得自己的藥方嗎,大夫是怎麽說的?”

殷或把手收回,沒有回答,臉上的表情沒多少變化,但滿寶就是感覺到他是不高興了。

滿寶想了想後道:“你病得不輕,是不是常有踹不上氣,情緒一有波動就心悸難受,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白善、白二郎和劉煥一起扭頭看著殷或。

殷或挪了挪身子,避開滿寶的視線。

滿寶繼續問:“是不是還總是睡不著,食欲不振,獨處時總會莫名的起傷感,想哭,有時候還想……死。”

白善、白二郎和劉煥嚇了一跳,更加認真的盯著殷或看了。

殷或也驚訝的看向滿寶,然後在眾人的視線下低下了頭。

白善三個眼睛都快要瞪圓了,這竟然是真的?

白善輕咳一聲,聲音也輕柔了許多,“活著多好呀,為什麽要想不開呢?”

殷或抿了抿嘴,小聲道:“我沒有想不開。”

劉煥則道:“原來你愛哭並不是因為你愛哭,而是因為你有病?”

滿寶將三人趕到一邊,繼續對殷或道:“你這病得治,你要信得過我,明天上學前你去一趟濟世堂,我給你看一看?”

殷或不信,“不過是多愁傷誌,怎麽會是病?”

“這就是病。”

殷或又不說話了。

滿寶便絮絮叨叨起來,“你知道嗎?我剛才摸你的脈,好久才摸到,你是我見過的病人中最體弱的,你是不是早產呀,從小身體就不好?”

殷或擡頭看她,沒說話。

一旁的劉煥連連點頭道:“沒錯,沒錯,他就是早產,身子從小就不好。”

劉煥為什麽知道?

當然是因為殷或有六個姐姐啊,別人只要把殷或惹哭,他六個姐姐開頭就是這一句呀。

滿寶道:“人的五臟是一個系統,是循環,就如同五行一樣,是息息相關的,所以強可舉弱,也可壓弱,但你五臟皆弱,這就很危險了。”

殷或捏住自己的衣角沒說話。

“你身上有兩個病,情郁是一個,體弱是一個,你要想治情郁就得先治體弱,要想治體弱,情郁也要治好。”

滿寶道:“不然你身體不好,心情便抑郁,心情抑郁,身體就難好。”

“等一等,”劉煥舉手道:“那你到底是要先治情郁,還是先治體弱?”

滿寶橫了他一眼,全然沒了溫柔,“一起治!”

殷或垂眸道:“治不好的。”

“誰說治不好的?”滿寶精神一振,誘惑道:“我就很有信心治好你……”

“你比譚太醫還厲害?“

滿寶眨眨眼,“給你看病的是譚太醫呀?”

殷或卻不想再說話了,馬車也慢慢停了下來,大吉跳下車,放下車凳道:“少爺,滿小姐,到了。”

滿寶撩開簾子往外一看,殷或也往外看了一眼,就看到了他們家的大門。

他一楞,他們還真把他送回家了。

白善他們跳下馬車,見殷或還楞在車上便道:“你不回家?”

殷或反應過來,垂眸爬下馬車,後面緊跟著的殷家下人和劉家下人默默地停下了馬車,再默默地跑上來。

殷家的下人仔細的看了看自家少爺,沒發現他身上有什麽傷,最主要的是他沒哭,便都松了一口氣,看來是沒被欺負。

殷或將書籃交給下人,對滿寶幾人點了點頭後道:“我會和我姐姐們說的,這就是個誤會。”

滿寶道:“明天我在濟世堂裏等你啊。”

殷或沒回應,只是沈默了一下,然後轉頭就走了。

殷家的下人簇擁著殷或進門,劉煥向前走了兩步,看向滿寶,“他真有病?”

滿寶點頭,“而且是很嚴重的病。”

這種病她沒見過,只是聽莫老師說過,很不好治呀,看來晚上回去得找莫老師商量商量。幸虧她剛才給人把脈,已經把脈案記在了心裏。

劉煥驚訝,“竟然是生病……”

白善和白二郎也很驚奇,“竟然還有會哭的病?”

滿寶道:“這世上稀奇古怪的病多了去了,這是其中一種而已。”

她第一次聽莫老師提起時也驚呆了,這世上還有心情抑郁,然後就控制不住自己,了無生意的病。

但殷或最難的病還不在這裏,而是在他的體弱上,他是真的體弱,看著似乎沒什麽大病,但這樣的病最危險,因為他很容易生病,小到一些風寒感冒咳嗽發燒,大到臟器衰竭,他都有可能得。

“對了,他多大了,我剛忘了問他的年紀。”

“十六,”劉煥道:“比我還大一歲呢。”

“不是吧,他都十六了?”白二郎一臉的驚訝,“看著比我還小,我還以為他才十二三呢。”

“國子學恩蔭和大考都要滿十四歲才能進,你以為都像你們一樣沐皇恩呀?其實兩年前他就該恩蔭進學了,只是臨到入學他大病了一場,沒進去成;去年他又要入學,結果聽說又遇上倒春寒病了,於是又沒進成。”

劉煥道:“本來今年他身體也不好的,不過他堅持要進學,他們家的人攔不住就讓他進了,但他一進學便咳嗽起來,聽說他姐姐們為此把他們班的學生都關照了一遍,讓他們在學裏多多照顧他。”

劉煥說到這裏頓了一下,小聲道:“所以大家都覺著他好嬌氣,私下裏都不愛和他玩兒。和他說話,他聲音小,他們聲音大一點兒他就受驚,眼睛動不動就紅……”

劉煥小聲嘀咕道:“誰也沒想到他是有這樣的病……”

滿寶盯著殷家的大門若有所思。

白善拉了她一下道:“走吧,回家。”

滿寶點頭,爬上馬車。

劉煥也要跟著爬上去,白善便回頭看他,問道:“你不回家?”

劉煥不在意的道:“我家就在前頭不遠處,我就坐你們的馬車回去好了,調頭轉個彎就到,很順路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