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五章 緩解

白善:……

圍觀的眾人:……

殷或下意識的扭頭看向滿寶,滿寶直接從車上跳下來,跑到他跟前兒道:“你就是殷或?你長得很乖呀,不像是會跟白善吵架的人,你們是怎麼吵的?”

白善重申道:“我沒與他吵架,我們就是爭辯,這是辯論懂嗎?”

滿寶沒理他,繼續看著殷或問,“你眼睛都紅了,你們剛又吵架了?”

白善:……

殷或看了眼白善後搖頭,“沒有。”

“我就說嘛,”滿寶呼出一口氣道:“白善從不會無故欺負人的。”

這下換到殷或無言了。

滿寶左右看了看,問道:“你能讓你家的下人暫且退到一邊嗎,我不喜歡這樣被下人圍著說話兒。”

殷或沒有多猶豫便扭頭吩咐道:“你們先下去。”

殷家的下人沒退,依舊戒備的看著滿寶和白善他們。

別人不知道,他們還能不知道嗎?

這小娘子今天早上就敢跟他們家的姑奶奶叫板兒,還連著讓他們的人在濟世堂裏吃癟,那能是好相與的嗎?

因為家裏有這麼多彪悍的姑奶奶在,小廝們對女人的戰鬥力從不敢小覷,因此沒動彈。

滿寶就看著他們眨眨眼,然後默默地看著殷或。

殷或臉色漲得通紅,不太高興的對下人道:“下去!”

下人猶豫了一下,退後了幾步。

滿寶就看著殷或嘆氣,“你真可憐。”

殷或:……

滿寶身後的白善和白二郎卻和她一樣對他露出些同情的目光。

滿寶道:“要不我們找個館子坐下來談一談?正如我師弟說的那樣,這事總要解決的,要不然你姐姐總在路上堵我們,或是去我藥鋪裏鬧,對無關的人影響也很大的。”

白善突然擡頭,“她們派人去濟世堂鬧事了?”

殷或一下就攥緊了書籃,連脖子都紅透了。

滿寶不在意的揮手道:“沒事兒,我也沒吃虧。”

白善和白二郎再看向殷或的目光卻有些不善了。

不論是在路上堵他們,或是在學裏找他們麻煩,他們能忍也就忍了,可找到濟世堂去就過分了。

說到底,滿寶只是那裏面一個正在學醫術的小坐堂大夫,在藥鋪裏鬧起來可見對她的影響有多惡劣。

殷或在倆人的目光下低下了頭,眼睛紅通通的。

滿寶看見了,語氣忍不住更柔了些,“這事你不知道吧?你既然不知道,那這事就不與你相關了。”

殷或驚訝的擡頭看向滿寶,這話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可是……姐姐們是為我。”

滿寶比較好奇的是,“今天早上是你讓你姐姐們去堵我們的?”

殷或抿著嘴不說話。

滿寶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不愛說話的人,忍不住道:“要是,你就點頭,要不是,你就搖頭。”

殷或緩緩的搖了搖頭。

滿寶就松了一口氣,問道:“那你提前知道嗎?”

殷或看了滿寶一會兒,微微搖了搖頭。

滿寶就露出大大的笑容,大方的伸手拍他的肩膀道:“那我們就沒仇嘛,何必弄得跟個仇人似的?”

殷或沒防備,差點被滿寶拍趴下。殷家的下人呼啦啦的圍了上來……

大吉上前一步擋在滿寶身側,冷峻的看著他們。

滿寶不可置信的看著殷或,還往他肩膀上拍了兩下,“你那麼單薄?”

白善和白二郎就看到殷或的身子晃了晃,然後楞是站穩了。

倆人:……

殷或咳嗽了幾下,和下人們揮手道:“沒事,你們下去吧。”

殷家的下人看了一會兒小主子,這才又緩緩的往後退了退。

滿寶這才道:“來,我正式介紹一下,我是白善的師姐,我叫周滿,這是我和白善的師弟,也是國子監裏的學生,叫白二郎。”

殷或看著他們楞楞的點頭。

滿寶道:“既然今天的事兒你都不知情,更沒有參與,那就與你無關了,我就好奇的是,你們在課堂上吵什麼了?怎麼還延伸到了外頭?”

殷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善,低下頭道:“沒吵,就是爭辯了幾句。”

滿寶:“……那你姐姐們?”

殷或不安的搓著書籃道:“我,我大姐她們以為我被欺負了,但我說過了沒有,但……”

滿寶看著他現在委屈的樣子,隱隱明白了,嘆息道:“你要是我弟弟,這副樣子回去和我說,我也會覺得你是受了委屈的。”

殷或就捏緊了書籃沒再說話,脖子和臉又都紅起來了。

圍觀的眾人:……看,沒錯,就是這樣,就是這樣,要不是他們說話的聲音不算小,大家都聽得到,這副樣子落在誰眼裏都是白善他們正在欺負小白兔呀。

從小,他們為這個遭了多少打呀!

白善察覺到大家看過來的目光,微微皺眉,上前一步道:“既然你也覺得我們沒有矛盾,那我們兩家就坐下來將此事說開,你們家人來堵我也就算了,再去鬧我師姐可就過分了。”

殷或眼淚便盛了眼淚,鼻子酸酸的點頭。

滿寶看著新生可憐,連忙道:“不要緊的,不要緊的,你要是擔心,你就先回家和你姐姐們談一談,對了,要不我們一起去吃頓飯?你姐姐們知道了就知道我們和好了,也不用你解釋太多。”

殷或頓了一下後搖頭,“我不能在外面久留,得回家去。祖母和姐姐們還在家裏等著我呢。”

四人正說話,早上才見過面的劉煥小牛犢似的提著書籃從學裏飛奔而出,叫道:“我說殷或,你又在給人找麻煩了?”

劉煥一溜煙的跑過來,擋在白善他們跟前道:“你這次要玩什麼?是哭,還是摔倒啊?”

殷或擡頭靜靜地看著他,眼眶紅通通的。

劉煥就怪叫道:“先說清楚啊,我沒欺負你,你回去可不許和你姐姐們亂告狀。”

滿寶這才覺得不對,環視一圈後才發現大家都圍著他們看,臉上都帶著看好戲的笑容,連白善都有兩三個朋友關切的看著這邊,殷或卻是一個朋友都沒有。

滿寶眨眨眼,仔細的看了看殷或的臉色和眼睛,覺得有些手癢癢。

她悄悄的拽了拽白善的衣角,對殷或道:“要不這樣吧,我們送你回去?我特意帶來了好些糕點,我們可以邊走邊在車裏吃。”

白善伸手就拽著沒反應過來的殷或上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